飘过斯里兰卡的日子 —Sinhala & Tamil 新年

明天是Sinhala & Tamiler的新年,今天下午开始大家都碌碌续续往home town赶了。问过一个本地人,问他新年有什么活动?告知,他要回老家,和家人在一起,以前我在委内瑞拉的时候,过圣诞节就如新年一样,他们也要和家人在一起。真的,不管是中国的春节,还是欧美的圣诞,或是斯里兰卡的新年,传递都只有一个信息:我要回家,我要和家人在一起。
真是羡慕死他们了,晚上在街头上走已经没有多少人了,超市是少有的爆满,大家都趁着这个好日子疯狂购物,就好像我们一样,过年,不管吃的了吃不了,买把,好容易过一年了,大家都要放轻松一下。
街上的Tutu也少了,但还是有;Taxi司机告诉我,他们即使过年也要工作,这年头,养家糊口并不容易。我突然想起一句话:在辞旧迎新之际,让我们想奋战在铁路、公路、生产、生活一线的….致以最大的敬意与祝福;^_^,这里我真心祝福他们:新年快乐。
毕竟这里老是有Tamiler tiger捣乱,所以气氛并不像国内那么热闹,军人们严阵以待;路上几次被拦下,先问Where from,再问去哪里;好在我们都是一副黄皮肤,看起来很中国,自然轻松过关。我再补充上一句:happy new year,他们都会很高兴的挥手致意
Advertisements

飘过斯里兰卡的日子–Colombo 量马路

昨晚做梦的时候,我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就是今天用一天的时间用脚丈量一把colombo;
 
早上又是一顿撑得不行的自助早餐后,我开始启程了。这里发生了一个小插曲:吃完早餐后,本想在周围走走,舒缓一下圆圆的肚子,于是就在旁边的beach晃荡一下,遇到几个Sri Lanka军人,非常之友好,老是morning sir的smile。
 
我也高兴的回应。走着走着,一个自称在Hilton Hotel工作的人向我搭讪;先是狂赞我perfect的英语,然后告诉我这里有一个Elephant dance表演,还说就在附近;我也就傻傻地跟着过去,继续打听之,听他越说越不靠谱,发觉不对劲了。
 
于是问是否要门票,Y的,还真的要。我当时还真没有钱(因为只想出来消化一下肚子),他就说等我回去取。这就更不靠谱了,前面说还有5分钟就开始了,现在居然可以等我回去取钱。Y的,很明显拉。
 
回去找Concierge的工作人员一问,可以很肯定的说,根本就没有什么elephant dance,然后工作人员告诫我这个家伙不怀好心,想带我在colombo辖逛一圈,诈俺的money。我心领神会,在后来路上连续碰到好些这样的家伙,无非都是相同的招式,从后面假装有事的经过,然后假装不经意的看到你,再打招呼,问你来自那里,告诉你这里有大象起舞云云。
 
一点新意都没有,这样就出来走江湖,哪能和咱国人比,小把戏一下就穿帮拉。更加搞笑的是,当我打点好行装出发后,先前那个家伙居然又过来搭讪,还没有认出我(我还是先前的衣服)后来实在看不下去了,揭穿之,他只好很无趣的离开了。所以这里总结一下经验,主动跑上来搭讪的都得小心一点,当然在我看地图走路时,主动会有好心人给我指路,坏人不是永远都无处不在的。
 
高高兴兴的沿着海边一路走,海风拂面,海浪乎乎地拍打海面,非常之舒服。期间还给一位兵哥哥照了几张很帅的照片,pass了一段情人之路(因为很多一对一对打伞席地而做的)。从Galle face开始,沿着Galle路一路向前,期间pass过Kolupitiya火车站,照了几张乌鸦,其实我不喜欢这个笨鸟,长得丑就算了,老斯居然尊之敬之,搞得整个城市到处都是乌鸦,这里要点点点。
 
从Galle 路一直走到Magic City,如网上所了解到的,里面的东西品种不多,生意也是一般般拉。斯国也算纺织业大国拉,所以里面的Levis、Lee等牌子的牛仔裤蛮便宜的;也有没有牌子的,只是我不会选,否则可以买上一些。到Magic city,作为休息中转站,吃了一顿KFC果腹,一个叫veggie hamburger,只是味道有点怪…. 休息好后就继续上路。
从Magic city转向House of fashion。在Duplication road与Visaka road的交界处找到了House of fashion。发现这里真的是老斯的购物天堂,挤的人山人海,断码的levis 501居然才1000多rupee,折合RMB才100块钱,人们抢的不行了。好在我大脑足够的清醒,再加上懒得去排队,晃荡一下就出来了,不过这里确定是我shopping的地方拉。从House of fashion出来直接奔往National museum。期间经过一个University of Colombo,好小,Department of nuclear招牌居然就在门口旁边的小平房里,不过还蛮有意思的,拍到很多好玩的照片。
再一路奔上去就到National Museum,告知不开,原来在重新粉刷;这个不开就去National history museum,这个最不爽了。本地人去45 Rupee,我去300 Rupee,然后想照相还得再plus 160 Rupee。忍了,都到门口了,还是去把。进去以后大呼上当,怎么样就不说了,总之是100个后悔。
穿过了National museum就到Town hall市政厅。看门的security对我相当之友好,虽然今天是周末,大部分部门不上班。Town hall长得象white house。里面就好像我们80年代的那种办公室,房顶一个吊扇,房内一个很破旧的桌子就那么简单拉,继续走过去就到Odel,另外一个shopping mall,环境要比House of fashion好一些,东西自然也贵一点,买了2件T-Shirt,这天的旅程就结束了。
从上午10点走到下午5点,好累,又想起了磨房12个小时通宵50KM的经历了。今天,11路果然很自豪。

飘过斯里兰卡的日子 — 空调冷气逼人

今天的天气很好,可惜宾馆的冷气逼人;实在太累了,居然宁愿被冻着不愿意爬起来盖被子。就这样睡眼惺忪的熬到天亮,一看表才5点钟。后来再一想这里与中国2.5小时的时差,我不过是正常自然醒而已。Sigh,再折腾折腾晃荡到了9点钟(其实已经11:30)了,但是还是困,因为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已经是北京时间凌晨3点了,昨天晚上….
飞机很快到了colombo,下降的时候我的偏头痛又复发了,并且得出结论,发病与altitude无关,只是与下降相连。或是也不是,大脑太累了,需要好好休息一下。出了机场才感觉热带特有的闷热,全身粘乎乎的,机场再简陋不过了,冷冷清清,难道因为前几天tiger袭击的缘故?一路都看到荷枪实弹的士兵,后来路上也是几步一哨;这个tiger的游击战术果然不是盖的,把斯里兰卡政府军搞得那么辛苦,他们不会和老毛学的把?路上也被几个哨岗查了一下,接我小强道上一声:hello,(麻将),人家端着AK向我笑笑,挥挥手示意通过。
 
到达酒店已经是当地时间11点了,这个号称5 star级别的Ceylon Continental Hotel比三亚的仙人掌简直不是一个档次的。房间的装饰算是很普通很普通那种了,洗漱间居然没有牙刷,拖鞋也没有。嗯嗯,好像我在委内瑞拉的时候就木有拖鞋了。看来人家就没有房间穿拖鞋的概念(地板太干净拉),要么就嫌你的脚太不干净拉。^_^,我有好习惯洗漱用品总是带齐,2年前买的拖鞋也总是伴随我左右。
 
实在太累,简单洗漱一下,很快就进入梦乡,直到冻醒…..
试了一把酒店的自助早餐,红茶的味道很好(斯里兰卡是红茶主要产地);水果也很新鲜,可惜见不到榴莲(估计全世界都嫌它味道太独特),也看不到苹果、梨子啥的,热带的菠萝与木瓜吃得不行了。然后面包拉,现煎的鸡蛋拉,实在吃不动了。自助早餐大厅针对India Ocean,虽然隔着玻璃都可以听到阵阵海浪拍击海岸的声音,惬意极了。这里其实还不错,就是不能上网,确切的说可以上网,但是非常的expensive,大约6USD/h。
晚上去小强那里开餐,呵呵,又是我下厨。Venezuela的手艺还没有忘光光,除了拿手的西红柿炒鸡蛋,还炖了一份上好的骨头玉米汤,因为这里是热带,开饭后吃得满头大汗,岂是一个爽子了得。呵呵,好像凡是到了海外,一个关心的都是吃饭问题,民已食为天;自从在自助早餐尝了一把curry chicken,我再也不打吃一把当地饭菜的注意了。回到宾馆又是很晚了,洗洗睡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