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码保护:Life – 柳州的日与夜

这是一篇受密码保护的文章,您需要提供访问密码:

Advertisements

Life–2016-05-02

很久没有动笔写Blog,今天把岳父岳母送走,心里反倒觉得轻松很多。周末带着Ethan逛公园享受着独一无二的宁静与惬意。嗯,两个人的动物园…..其实写Blog的初衷是给L看的,结果发现L更关心她的美剧,如此写着写着变成了各种攻略,文章中带着各种小幽默,好吧,我又自以为是了。其实这样写着反倒失去了下笔的冲动,因为心情不好的时候很难去挤笑脸。所以写Blog反倒成为我的一种负担,毕竟月有阴晴圆缺,内心的纠结需要一种释放,又不想把Blog当成垃圾筒。

唉,最近很多不顺利,这里就一笔带过,以后以此开篇,想写啥就写啥,唯独带个密码。真有人想看,请加微信捞密码之,前提是你要给我一个隆重的理由… 另外攻略照旧,虽然我知道若干年后,这些所谓的攻略都会是一片尘埃,呵呵,就这样。

下篇攻略预告:买二手车篇

BTW: 在新加坡开车,真的很爽。。。

Life:活在当下- 一个无神论吊丝的告白

这是一个有趣的谈话,实际上关于上帝的话题已经在不同的场合聊过许多次,而这一次对于我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效果。正是这些可爱的同事茶余饭后的谈资,我终于明白我其实是一个很纯的无神论吊丝。好吧,有趣的午餐谈话涉及一个信仰耶稣的新加坡人O,一个拜观音的马来西亚人L,两个南传佛教(Theravada Buddhism)的缅甸人T和Z,外加一个啥也不care的吊丝我。O起了头谈起Good Friday的起源,T接着话题寻求着耶稣到底是不是人,Z和我又扯到了穆斯林兄弟,最后O总结陈词穆斯林和基督信仰的是同一个上帝,他们那么喜欢死磕是因为圣经上说的。那么问题来了,佛教徒也能殊途同归么?

 

哈哈,最后O问起了经典的问题:你死了以后想去天堂么?T的回答最有意思,我不要去天堂,让我俗不可耐的好好活着吧。

 

在这个Moment, 我终于理清了我的逻辑:我不信仰任何宗教,或者说我并不把我的寄托放在任何人身上。我不相信有天堂,或者说我根本不关心我死后会怎么样。按照物理学的观点,我们的无数脑神经元即所谓的灵魂会随着身体的衰竭而消失。落叶归根,从哪里来就滚回哪里去,不带走一片云彩。那么退一步,所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灵魂失去了依托,去了天堂又怎么样呢。这就是我要表达的,今天的我有很明确的生活目标,知道什么需要做,什么不可以做。我生活在这个社会里,和周围所有的人每时每刻发生着直接或间接的联系,遵循着能被这个社会所容纳的生活准则和价值尺度。周围的一切就是我灵魂的依托,而它又随着时间而不断变化,从我哇哇坠地,幼儿园,小学,中学,大学,工作,为人父……它的界定超越了家族,国界和法律的定义,它的范畴仅仅局限于我所能触及的事物和人。这是我三观成长的过程,副产品是我和周围人的所有社会关系。作为动物性,我需要抱团取暖,以前饿肚子是生理上的,现在饭饱喝足是心理上的;作为人性,我们需要彼此尊重,享受不干扰别人,也不被别人干扰的自由。归根到底,脱离了这个世界,我的心就空了。

 

与其说生命是一种修行,不如说生命是一个过程的体验。我的生命在于每一个交集,我的朋友,我的同事,我的兄弟姐妹,我的父亲母亲;我要用我全部的力气感受每一个时刻,无论五味杂陈;因为这是我所拥有的独一无二的而仅仅一次生命的体验。

 

我曾经很怀念旧时同窗,如今我才明白,我所要做的就是认认真真的活在当下,不用追思过去,也不必寄托未来。每一天,都是最好的自己…..

DSC_6170

Life — 国内驾照期满换证

一不小心,我的驾照就要到期了(小型车手动C1);新加坡的驾照考下来就是终身有效(新加坡人),而我们天朝的驾照却要无端端的来个6年一次年审;更头痛的是我人不在国内,这岂不是要华丽丽地飞回国?如果是亲自去车管所办理,还得挑一个工作日!

于是这个世界上出现了一个叫代办的东西,好处就是一站式服务:照相,复印,体检,换证填表。但是不管有没有代办,你都需要本人亲身出现一次(体检),并且现在的换证服务还没有快到当天就可以拿到新证的;所以最快捷的方式就是选择新证邮寄(3至7个工作日)。这里有两个选项:

1. 驾照还未过期(就差几个月了),你办理时不需要交旧驾照(依然可以驾车),等EMS邮寄到家后,取新驾照,归还旧驾照给邮递员。

2. 驾照已过期(过期不超过一年),你办理时上交旧驾照(已经过期了,你拿着也没有用),等着EMS直接邮寄新驾照给你。

总而言之,飞回国是一定要的(本人体检),当天是肯定拿不到的;如果想周末办理,请移步代办点(车管所周末是不上班的)

*******************************************************************************************
办理流程:

1. 本地照相馆照相,拿到照片回执与白底彩色照片。(成本30 RMB)
2. 本地授权医院体检:体检中心会有《机动车驾驶人身体条件证明》表让你领,当然你也可以从车管所网站上下载打印一份。填表,贴照片(记得带照片),验视力(可以戴眼镜/隐形),验色盲,然后找医生盖一个章 (成本 40 RMB)
3. 带上所需材料去代办点或车管所办理 (工本费 10RMB + 代办费)

代办点的好处就是方便:照相,复印,体检都在同一个地方;周末也上班(请电话确认);整个办理时间在1个小时内搞定

*******************************************************************************************
准备材料:
— 身份证(原件+正反面复印件一份)
— 驾驶证(原件+正反面复印件一份)
— 居住证(仅针对外地户口需要,原件+正反面复印件一份)
— 《机动车驾驶人身体条件证明》(盖章原件)
— 照片(2张48mm x 35mm,2张32mm x 22mm +照片回执)
— 《机动车驾驶证申请表》(原件),选择期满换证

*******************************************************************************************
驾照转入:

首先驾照转入与户口没有必然联系,完全以你的工作方便为主。比如你的户口在上海,而你工作在北京,你自然可以把驾照转入到北京的车管所(方便交罚单)。办理流程与材料与期满换证一致,在填写《机动车驾驶证申请表》,选择驾照转入即可。

驾照转入不可以选择EMS邮寄,办理好之后需要带上身份证与原驾照去领取(可以代领)

*******************************************************************************************
Tips:
1. 驾照过期后的一年内都是可以换证的(不需要重新考试)
2. 有兴趣,可以自己到认证中心网站做照相回执:www.rzzx.com.cn (亲测可用)
3. 深圳体育馆内有一个代办点,咨询电话:0755-83355688

Life — 只要一句话就够了

积攒了一个礼拜的思绪,到这时候一起来释放,算不算懒人的一种表现呢….

某日的中午请H去吃担担面,这个可爱的印尼基督教对担担面情有独钟,嘴巴除了总叼只烟,手里还打包着担担面当晚餐。哈,来自印尼的H居然是基督徒,好吧,他的老板Y也来自印尼,居然也是一基督徒。基督徒是干嘛的?答案是可以喝酒的。公司的冰箱里躺着一瓶不知道谁送来的葡萄酒,那晚我和Y都有打开喝掉的冲动,无论Y如何挥舞着瑞士军刀,我如何打气加油,那该死的木塞子连动都懒得动一下,留我俩发红的眼睛,Y悻悻的去沙漠喂骆驼去了,而我则每天都盘算着如何趁Y还没有回来之前把这瓶酒干掉….

说回基督徒,H和Y居然成了印尼这极少数的土生基督徒之一,在我公司居然还占了两。于是开始打趣起来,穆斯林可能娶4媳妇呢,你能娶不?我是基督徒….可你在印尼呀,在印尼的基督徒还是只能娶一个..那你能娶穆斯林不?行,不过也得讲点技巧,你把你媳妇带到新加坡来,或随便哪个国家,找民政局领个证就可以了…那别国的结婚证,印尼认不?认,咋不认呢,但要是中文就有点悬了….那你想在印尼娶一穆斯林呢?那不成,你就得改认阿拉做上帝了……

呵呵,H总是这样,走路摇摇摆摆的,喜欢嘴里叼根烟….后来我问H,你老婆在那?在印尼…你女儿呢?也在印尼…哦,你是一个坏爸爸….我可想她们了,每个月飞一次雅加达…那又怎样,你还是一个坏爸爸…他被逗乐,然后突然一本正经的说到:This is the life, isn’t it?….从他那虔诚的眼神我看出来他无限的伤感与无奈。我也慢慢明白,这个世界,不管你是中国人,印度人,孟加拉人或是印尼人….在这个世界不分种族,不分国家地存在着太多太多的苦难与无奈。你无法选择你的出生国家,无法选择你的父母,无法选择你的家庭身世,更无法选择洪水,地震与残酷的战争的来临,你唯一可以选择的其实是你自己,你未来的路,你未来的人生……这就是生活不是吗?你所应该做的是坚持不懈的走下去,去走完这独一无二属于你自己的一生….

周六的清晨,阳光轻轻拂过我的面庞;我对自己笑笑,一路小跑冲进超市采购这个周末的食物清单。中毒于某只网站的独门菜单。结果做出来的辣子鸡真的是盐味十足,后悔该离日本近点,这样我也可以享受一下碘盐抗辐射的神奇。突然想起碘盐是国家垄断的….当年的官盐在历朝历代都是油水肥肥的行业…当然也大多成了借机造反的导火索….盐是一定要吃的,如果买不起,就是往死里逼…反正如何都是死,不如就反了..与其自己被革掉,还不如去革别人的命。人在某种冲动刺激下,眼睛是真的会红的。

下午去暴走Kalang,新加坡政府经常干大票,一举把Marina Bay前的海拦腰隔断,现在的Kalang就俨然一个漂亮的内陆湖了。当初的脚步只延伸到新加坡的摩天轮下,今天才发现原来是与Kalang水系连为一体的。所以呀,你要做地铁到Kalang下,沿着河边小道一路前行,你可以一直走到Marina Bay的大榴莲,如果手气好点,还可以去Sand去赌两把,把路费与汽水钱赚回来。

整条路线没什么好说的,公园就是公园,不是动物园,也不是植物园,更不是喜马拉雅;但这里的公园鸟语花香是有的,小松鼠这些小动物也是有的,至于小河,小湖也都是有的,真的其他地方找不到的,或许就是湖面上泛舟的龙舟队与皮划艇训练了。至于走久了,你会慢慢发现这里与东海岸或是Chinese Garden等诸公园真的没有太大的区别。这里,那里,更多的是周末三五好友打牌聊天放松的地方。嗯,找一个微风拂面星期六,拿上一本许久没看的小人书,找一块隐蔽的草地上安静的看上一会,再伴着摇摆的树叶看远处的夕阳从水的那一面悄悄的落下去,这,何尝又不是一种享受呢?

晚上又看了一遍海角七号,日本战败,原住民,60年前的信,热爱音乐的阿伯,会说日语的酒店清洁员还有那个吐舌头,深情A men的女儿,这些所有的元素都拍进了这部细腻的台湾电影中。在看到阿嘉把信送给了海角七号,那位60年后才收到信的阿婆,还有友子对他说回日本的那番话…..画面定格在阿嘉坐在枯树下吹海风的那一幕。什么美丽的信,什么做了错事不敢见外婆,什么马拉桑…. 留下来或者我和你走…只要一句话就够了…无论如何,一定一定都要在一起!

Life – 轻轻的星期六

写个日志居然还挣扎那么久,看来生活真是平淡的一塌糊涂。在这呆久了,感觉人和人隔着好大的一堵墙,时间越久,就越感觉像是被阉割掉的公鸡,再也没有反抗的力气,最后只留下两颗眼珠无力而麻木。麻木和恐惧一样,都会传染….

早上9点半很不情愿的爬起身,因为答应X和XX的午饭。无论如何,我还是热爱生活的,至少,我把做饭当成是一种生活的享受,也喜欢分享,期待着和有趣的人在餐桌前谈论着有趣的事情。可惜,今天的午饭吃得干瘪而无力,大家都在恍惚着,躲藏着,恨不得蒙头吃饭,干净得不留下一句话。嗯,也只有电视机那暗自呻吟的裹脚婆婆的伤心事…我和X,还有XX,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的附和着,时间过得真慢……

我还是激动今天的菜谱,所有的所有,都是第一次。第一次的酱牛肉,第一次的盐灼虾,第一次的糖醋排骨;照着菜谱有样学样,在厨房里翻云覆雨,忙前忙后。忘记了超市的大包小包,忘记了没有早餐的咕噜肠胃,甚至忘记了X和XX的午饭时间的准时到达….依然是激动的,至少今天的饭菜非常适合我的肠胃,米饭还能再香点吗?

昨晚受邀去R君家蹭饭,五花肉,麻婆豆腐,还有最后特意给我留下的香肠,无尽唏嘘;这人和人的差别咋那么大捏….R君有一个4岁的女儿,活泼可爱;而R君与我相似的境遇,居然有点相见恨晚的感觉。他们是真诚的一对,至少我也应该真诚的面对他们。

今晚的月光很圆,纯洁而明亮;在灯光球场下挥舞汗水,我知道明天又要腰酸背痛了。喝下一瓶啤酒,除了破口大骂这啤酒闷贵了外,还想起了两件事:如果你有一个很好的Idea,别人的第一句话会问:你有多少片屏幕可以让我打呢?这和相对论有点道理,把事物放大好多倍,你自然会知道未来到底是什么一个模样….还有一件,在我唏嘘8年的时间可以做什么的时候,C君说到,让我分开12个小时我都会受不了,如此看来,你即使分开也可以活得很潇洒…我的心有点痛,因为直接被刺到内心的最深处……无言以对…….我有点麻木….事已至此,又应该怎么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