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房 – 林科所-小路漫漫

很久很久以前,磨房某位高人回帖:位于南区万科附近的林科所有一段很美的林间小路。一直眼巴巴的想着去,YY一下走地鸡与对面遥相呼应的金钟水库。

image

整个行程不惊不险,沿着山脊一路前行。小风嗖嗖,树影飘飘,石板台阶蜿蜒,并不曲折。一圈下来4.5KM, 行程1.5小时,最高处153M。非常之轻松惬意路线,适合傍晚时分的小小健身运动。

IMG_0413

嗯嗯,远远的可以看到金钟水库,并且还有小路下山直奔水库。看着水库正在修建的环湖小道,以后又将是一个骑行的好去处。

IMG_0412

路线很成熟,完全不需要GPS,这里附上路径,仅供参考。行路间,询问阿伯此路是否可以到大尖山?阿伯笑道 ,走走就有路了…..

IMG_0414

路边许多山茶花,黄白相间,常开不谢;我纳闷,这会有蜜蜂吗?有空的话就多爬爬山吧,^_^

Advertisements

磨房 – 五桂山国民行山线

某日在中医院做肩部按摩,借以缓解一下越发僵硬酸痛的脖子,不想被按摩的医生打击到谷底。什么针灸,理疗,拔火罐,最后总归一句话,老这么保持一个姿势,肌肉终究会僵硬劳损的,按摩多少次都没有用。在他给我按摩大臂下肌肉的时候,我有一种被深深刺痛的感觉,这种感觉遍布全身,直插心肺。我知道,这几乎是我们这一代人不可避免的死结,嗯嗯,该出去运动运动了。

我一直在想,中山有没有像深圳的梧桐山,广州的火炉山一样有这样一条平易近人的国民行山线。想起从梧桐山村一直走到莲塘小梧桐,从火炉山走到凤凰山;能够在烦扰的城市中有这么一片静山绿水,真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呵呵,没有想到今天误打误撞,被我找到这样一条五星级的国民行山线。

我喜欢梧桐山的泰山涧,喜欢火炉山下山走向酸奶店那段芦苇小径,喜欢古影阿婆六的清幽竹林;这些漂亮的特点在五桂山上无不漂亮表现。从三鹿庄出发,沿着山脊道一直上升到白云顶,这段路沿着山脊走,说实话,其实很闷。从白云顶下到半山腰的环山道,才是精华路线的开始。沿着半山道往西北方向行走,长江水库就全在你的视野里面了,沿途有许多小的补水点,其中还有一个五星级的瀑布补水点(煮茶吹水的绝佳地);一路小花小草,还有树荫遮蔽,不时飞出只野鸡,是一段非常惬意放松的天然氧吧路。快接近“企人石”的地方,还会有一段国家电网的石板路(国家电网真是有钱),石板路往上通往企人石,从企人石继续走就从双合山村后小道返回五桂山;石板路往下走,经过两个电塔就可以下到长江水库,看到传说中的水杉林(一个绝佳的婚纱外景地),接而可以从石塘水库出逍遥谷。(此出口线比较长)。

此线具备如下优点:

1. 整体线路不长,如果从白云顶半山腰的环山道算起,到企人石的石板路;大约在4KM左右,加上一头一尾上山下山,整个行程在8KM左右,非常适合男女老少周末放松运动。

2. 整个环山道一路都没有什么岔路,不易迷路,非常容易识别;整个高度在150~200米之间,一路平平稳稳,没有什么大的起伏;小朋友走都是很轻松的。

3. 上山口在三鹿庄,下山口在双合山村;同在五桂山公路上,两点距离较近;如果走逍遥谷,出口就很远。

4. 整个环山道,鸟语花香,整个迎面都是长江水库,中间还有水源,完全一派山野乐趣,比起走光秃秃的山脊要赏心悦目很多。

回来翻查了Google地图,觉得从三鹿庄北面的沙井头上白云顶山可能会好一些,如果再能从五桂山市场上到环山道,一圈以后再从五桂山市场出就perfect了。省去了走山脊上白云顶那段,同时免去了中途搭车返回出发地的烦恼(中山的公交系统还不够发达);让早九晚五成为可能。

下次探路就像着这个目标出发,同时准备红绳,标记沿线。嗯嗯,现在,人人都可以行山~

磨房 – 黄姚-方寸之间

晚上23:30分,我踏上了去黄姚的大巴。广州还没有直达的大巴,最快的行程就是先到贺州,再由贺州入黄姚。黄姚,我看到的一则广告这样说到:中国最美的50个古乡镇之一。而我喜欢它,或许更多是因为它的名字。就好象我曾问L君,他喜欢什么车?他告诉我,他喜欢宝马,因为名字很好听。他其实对汽车一点都不懂,估计也没有兴趣去了解;他只喜欢他的感受。很多东西,很多时候,没有人能给出什么理由,也许喜欢或者讨厌只是那么一瞬间的事情。黄姚,这个地图上的名字,今天我将有更深刻的机会去感受它了。

一夜在混沌中渡过,我不得不说做夜班大巴一点都不好玩。到了贺州天才懒懒的露出一丝晨光,做了最早的一班车去钟山,再从钟山坐最早一班车到昭平的大爽,再在大爽路口截了一辆小面的。我才发现面的的厉害,我们6人,外加面的4人,居然塞得满当当的出发了。路上说什么我已模糊印象,只记得最经典的一句话:今天你们真运气,车里做的是黄姚镇的镇长。。。。。那是不可能的。一派柳式搞笑风格,我不忍窃笑,昨晚的劳累一扫而空。

到黄姚已经中午光景了,很遗憾,逃票没有成功。老楼、老牌坊、老祠堂;废弃的土墙、弯曲的小道、磨砺发光的青石砖;这就是黄姚。一座兴盛于明清的小村庄,斑驳的墙影不难看出当年的浮华。我想起一句话,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黄姚也如夕阳一样在慢慢老去,许多房屋已经年久失修,村里除了过客匆匆的旅行团与我们孤单的身影,很难看到年轻人的痕迹。有的只是门前休憩的老妪,青石板上嬉戏的顽童。我很感叹当地人的泰然自若,他们静静的生活在这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我在他们的眼里,也许都只是过眼云烟把。

黄姚已经老了,它留下来的只是那沧桑的房子,为游人如织的社会提供一丝素材。我看到街道的另一边一排排新建的楼屋,当一切美好的物质生活击败这所谓的腐朽,不知道将来的黄姚还能留下什么。我看到许多废弃的房屋,若干年后也如这旁边的一缕断墙,留下来的也成为历史。当灵魂离开躯体,它将如何依附;当房屋失去主人,它又将如何承受。世界本没有桃花源,黄姚不过是每个人心中的一份纯洁的期待。当理想背叛现实,不要说现实太无情,只怪理想太美丽。我如何扣动手中的相机,去表达黄姚的前世今生;愿望也许在现实面前本来就脆弱无力的。我默默注视,就把这份美丽长留心间吧。

黄姚有一间泊客驿站,老板是一个深圳人;携妻带子在这方土地开了一间小小的驿站。我想起明朝那些事中对驿站的描述,就好象如今的招待所,给每一个停留在这里的人一份天地。而他的驿站赋予了更进一步的含义:把你的家延续。我喜欢这位腼腆的老板,不单单因为他与我的同龄,还因为他与我有某种思绪的默契。老板写blog,我没有细看;但从驿站的布置,看得出他是一个无比热爱生活的人。他的小女儿2岁了,可爱得让人怜惜。这里没有灯红酒绿,没有彻夜欢歌;有的只是黄姚那种婉约的宁静,淡淡的音乐萦绕方寸之间。我享受这样的生活,享受老板做生意的耿直与腼腆。

晚上9点光景的黄姚如此安静,连流浪的狗狗都乖乖的趴在角落;主大街上的盏盏灯笼清风摆舞,映衬在青石板上透出淡淡的安宁。这里没有阳朔的喧闹,没有丽江的商业,有的只是一种静静的,淡淡的悠然,一个适合发呆的地方。等我回过神来,悄悄的,它已经走了。

磨房 – 情迷四方山

请允许我引用磨房的标题,正是因为这篇召集贴,牢牢锁住了我向往四方山的心;但幸运橄榄枝并没有向我招手,等我回过神来,已经人员爆满。直到有一天,一个叫桃源茶馆的ID掀起了另外一场四方山风暴。我,如愿以偿,吹起号角,准备出发。

四方山在哪里,直到回来到广州的那一刻我也没有搞清楚具体位置。只知道,车走广园,再杀向新欣公路到增城,至于如何拐进去的,我只能说:七拐八拐。但是走过这一次以后,我想如果把我丢在山脚下,我可以很清晰记得上山的小路。

从来没有野外露营,从来没有负重登山;今天算是完全体验。走之前,我一直在死盯着天气预报,寒冷我不怕,但是我怕下雨,担心我那浅薄的帐篷,厌恶那种全身湿漉漉的感觉;其实说到底,我怕感冒。没有经验,不代表没有勇气;既然别人如我一般选择了这样一条路,我想我也会义无反顾的走下去。老天真的很眷恋我,周五风雨大作,冷空气强烈影响南国的天空。但到了周六,一切都变了,晴空万里,除了略微飘来的寒意。

在我到达集合点的时候,我看看表,时间正好离Deadline还有一分钟。虽然没迟到,但是所有人却已早到,所以光荣的财务工作交给我了。唉,真后悔在快餐店多扒了两口米饭,要早到一点就不是我了嘛。从来都没有当过财务,后来才发现自己压根就不是干财务的料。很简单的加减乘除,反倒被我搞得很复杂,还被全车人鄙视得一塌糊涂。以致最后在下车各奔东西的那一刻,我使劲的拍打座位,大声宣称:这辈子、下辈子永远都不要当财务!唉,又笑倒一片,生活其实应该简单一点。

自己都没有想到可以背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上山,60L的包被我塞得满当当。没有办法,勇气比不上经验。对于没有经验的我,恨不得把被子都带上了,只为了不要让自己半夜冻醒。一路负重攀爬,到达营地的时候太阳已经斜掉半个影子。水源就在附近的崖边,打水烧饭,美美的鸡汤,鲜嫩的肉丸,喝上一口老白干,今晚一定睡的很香。

我总是不明白为什么领队在两天的行山中老拿我的帐篷开唰,大声扬言帐篷开的洞可以轻易的钻进老虎。呵呵,老虎就没有,帐篷也没有想象的那么差。酒足饭饱的晚上,伴着周边男女混帐的调侃迷迷糊糊入睡了。不知道为什么,树林出奇的安静,所有的一切活着的生物都在这一刻休养生息。野外露营,泥土地面自然没有床那么舒坦,睡袋也没有被子那么伸缩自如,但是当你拉开帐篷仰望星空,明亮的北斗七星透过树梢投下它华丽的影子,这一刻,我已经觉得很满足了。这个世界不缺少天才,缺少的是发现天才的伯乐;四方山也不缺少美,缺少的是发现美的眼睛。当你的眼里充满美丽,这点苦难在美丽面前又算什么呢?

早上的太阳暖暖的翻进树林,星星点点的落在帐篷身上。我探出头来,长长呼口白气,新的一天开始了。我想我昨天一定很背,因为几次猜拳都输掉了;输掉的结果干什么呢?洗碗~还是在早上口呼白气的空气中洗碗!甚至昨晚在睡袋里,我都梦见自己一个人寒风嗖嗖的去洗碗~凄凉呀。 收拾妥当,整装出发,越过拔云寺,一路前行;在我大口大口喘气在密林深处不知所踪的时候。一片灿烂的阳光迎面扑来,等我晃清眼神,山顶一望无际的开阔尽收眼底。今天的天气非常之好,行走在莫过膝盖的草丛一路向顶峰进发,那种感觉就好象大海中的一叶帆舟,随心所欲,一往无前。从顶峰开始,下山的路就在这漫山的草坡山脊上前行,微风迎面飘来,置身于天地之间,我有一种畅快淋漓的感觉:每一次出行都是收获~

回到家的那一刻,安静的坐下;pp好痛,膝盖好痛,全身都好痛;但是我很开心。我告诉Mouse,她说我很疯狂,又去爬山了。我想,其实我只是喜欢,没有所谓快慢,没有所谓远近,就这样喜欢一个人在路上的感觉。

磨房 – 雾中的古影与梦中的红牛

3月8日,妇女节;好清爽的日子,刚考完试,在磨房上转悠。哪里来的登山节?不管哪里来的,有人放飞机,有人补位;我就是补位的那一个,糊里糊涂参加了一把山野百里。

天气真的很晃晃悠悠,昨晚还是风雨交加,今天早上探出头来,呵呵,雨停了。虽然依然是灰蒙蒙的天,不过我已经无所畏惧了。古人有言: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最近常常有一种恍惚的感觉,在长长的地铁扶梯上,在公共汽车上,在。。。。我木木的没有一丝感觉,可以坐过站,可以走错路;我似乎对一切都麻木了,妖蛇鬼怪,还有什么令我畏惧呢?拍拍PP起床,赶到体育中心小东门,居然来早了。

一切从良口的隐村开始,从吕田的古田村结束。一长串的路标,我一个都没有记住,唯一记住的,就是今天这段美丽田园风光—影古线。在蒙蒙细雨中我们出发了,就如磨房的风格,我们来自五湖四海,彼此不需要太多的牵挂,有的只是共同的兴趣,同在路上彼此有份照应,如此而已,也仅此而已。

一路前行,话语不多;只有呼哧呼哧的走路。今天天气很眷恋我们,有的只是毛毛细雨,也正因为这毛毛细雨,反倒山间雾气蒙蒙,颇有一番烟雨漓江的味道。江就没有了,但一路大大小小的水库与溪流,还有极富色彩的悠悠竹林,很有十面埋伏的味道;一路吱吱呀呀,别有一番风味。

穿过一道桃花林,步入李林深处,有点可惜,桃花已过了时节,李子也开始长出小小的果实。我喜欢这种嵌着各式各样石块的石板路,路两边是绿油油的酸咪咪和不知名的小草与小花,再远一点就是一排排的李子林了。

经过几个签到点,有人告知,走到哪哪就有红牛喝~听之一怔,兴奋有佳,一个人穿过一道山间小路,在漫漫迷雾中跌入一个小村庄,声声吠声飘然而至;呵呵,居然误打误撞走到前面了,也成为了传说中的头驴~~

在我哼哧哼哧跟着几个猛驴走到第三签到点的时候,远远的,终于看到传说中的红牛在不远处向我们招手~可是很郁闷的是,因为我脱离大部队,其实我没想脱离,是他们走迷路了;我手上又没有签到证;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别人大口喝红牛,而我只能干吐舌头,大咽口水。

漫漫等着大部队的半个多小时,实在忍受不了别人在大块朵颐吃鸡翅膀与狂喝红牛;而我只能闷闷的啃压缩饼干。吐血之后,继续一个人的旅程。后面的这段旅程,我已经黔驴技穷了,对于自然的美丽,我实在没有什么言语再去修饰。想起桃花源记,这一刻,我的心是美丽的,被周围的美丽所包围,被弥漫雾气所陶醉。

到终点了,没有红牛的终点,也没有彩旗飘飘。拧拧汗湿的衣襟,抖抖尘土,玩够了就回家吧。

磨房 – 行进于火帽之间–广州山水

6点起床,很兴奋;因为自从上次爬了火凤线以后,我想我的心愿就是火帽了。所谓火帽线就是从火炉山开始,沿途经过猪仔山、凤凰山、第一机耕路、古剑岭、白山村、帽峰山等一系列山群。按照某位同学的话,这次是一次到位了。但是8个小时高强度的爬上爬下,真的很累~头驴实在太猛,全程基本没有太大的休息,几次都是落在最后,每次都陷于绝望之中:因为撤退只有自己一个人,在那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所以只有硬着头皮跟上….在最后登顶的那一刻,我用尽了全部的力气,我想我是不会再走第二次了。因为这样的路线,没有高强度体能是很难按时走下来的;毕竟有一个死时间(最后一班公车是18:00)限制,赶不上就痛苦了,所以大家都拼命往前冲,仿佛都已经失去周围美景欣赏的勇气,因为稍有不慎就被甩开好远了。再加上我第一次走,不懂路线,只有放下一切拼命赶,连喝水都在行进中解决。我想我是不会喜欢这种爬山方式的,毕竟并不为了去证明什么,也不为了得到什么;如果真的有所原因,就是这美丽的风景吧。但如果连停下脚步欣赏风景的机会都剥夺了,我宁可不要这样的锻炼。嗯,让我好好想一想,记录这份路程;也许将来有机会的话,兴致大发再走一次也不一定吧;呵呵。

很多车可以到火炉山,对于我最方便的就是138到天河东,转78一直到终点站。早上7点钟光景,实际只需要半个小时就可以从天河东到火炉山终点站了。

岑村火炉山门口→急升坡

从火炉山上山不久在小石路右边就遇到了很黄很暴力的急升坡。这个坡是全程最高的一个坡,但也在开头;所以最容易掉以轻心猛冲,这时候千万不要这样做,太猛后面就爬不动了。

火炉山顶→火炉山北坡酸奶店

到了急升坡,向左继续上山,向右就下山了。上到山顶凉亭(未到凉亭)右边一条小路引向山的另一面,一个和急升坡类似的急降坡,悠着点;慢慢来。到了山底向右土路就回家,向左的草丛往北坡酸奶店;这段风景好,下雨后说不定还能听到蛙声。

广汕公路→猪仔山

沿着酸奶店公路下山,穿过广汕公路(桥下掉头车道),左手边有一个红旗4S店:

右边入山公路有一个491站牌

沿着入山公路一直走,走到一处可以见到蓝色厂房的地方就快到猪仔山入山口了。

再往里走一些,就看到一个房子,房子旁边就是上猪仔山的小路

猪仔山一段仍然是爬呀爬;上到猪仔山顶后向右沿着山脊前行;一路走一路可以看到绑着红带的路标,一直走到凤凰山顶。

凤凰山顶→绝望坡→涌泉山庄

凤凰山顶下山,走几级楼梯就看到一段土路继续沿着山脊往下,当然其中也要翻几个山坡,一直走到一个叫绝望坡的地方。因为大多数人走完火凤就下山了,所以都把最后一个坡叫绝望坡;但是火帽线才刚开始。翻过绝望坡,向左沿着山路下山,期间会经过一个有游泳池的涌泉山庄;是不是看到这个泳池都有跳下去的冲动呢?呵呵。走到碎石公路上,向右就继续火帽线,向左就是筲箕窝水库下山FB的地方了。

第一机耕路(偶有溪水补水)→古剑岭(有水井补水)

沿着碎石路一直走(灰比较大),左边有水渠,沿着水渠一路走;顺着水渠转左就到了第一机耕

沿着机耕路继续前行,到达一个路口向右就是古剑岭方向;

沿着这条碎石路一直走,快到村庄的时候向右(离村庄还有300米左右),跨过一个小桥(4米),走到一户房屋前(有水井);继续前行,穿过一道网(人造),沿着山间小路上古剑岭,翻过古剑岭下山就到了水泥马路。沿着马路穿过一个桥洞(华南快速路)

往前走就上了马路,到了马路向左就到了白山村前的一个小卖部。

白山村(可补水和食物)→水泥石子路(阿波罗公路)→羊火燎(优质泉水补水)

走过小卖部,穿过马路就到白山村的入口

沿着公路一直走;期间会遇到一个公路分叉口;向左(左边的山上有塔)

经过乐百氏灌装水工厂后继续往前;走到砂石路面,在一个岔路口向右。

不久就到了羊火燎矿泉水补水点;补充完水以后继续沿路向上前行,最终来到一个砖瓦房前。

房前有一条小路,从旁边小路向左穿山。

帽峰山阶梯(魔鬼阶梯)→半山亭

翻过山后,就到了帽峰山的地头了;向下山方向走一段盘山公路;右手边就看到阶梯

在已经折腾将近6个小时的双腿后,你可以想象爬这段楼梯到底海拔404米的半山亭有多么痛苦。

帽峰山丛林→单刀松顶(可补水和食物)→下山阶梯→公路→沙田车站

到了半山亭,已经没有撤退的希望了;不过好在到单刀松顶已经不远了。继续沿着半山亭上山(经过一块禁止进入的警告牌),沿着丛林一直前行到达山顶;走一段下山阶梯,其中穿越一段垂直松林,继续阶梯走到一处土路与阶梯混合路口;沿着土路一直下去又会走到一段废弃阶梯(电力工程);沿着阶梯下山,一直朝公路方向走,经过一座水库,最终到达沙田车站。全程完。

末:

从沙田坐车到太和镇,就有很多车回广州啦

磨房 — 梧桐山

磨坊报了名,在被窝里面好歹挣扎了一下就爬起来了。
也难怪公司把我们都训练得什么样子了,好容易到了周末也会按时的起床。本来在网上看好车站地图,谁知道到了金光华广场还是迷了路。后来才知道金光华那一站只有回来的时候才走,去的时候走深南大道!我要点点点
一路晃晃点点的到了山脚,本来约好10:30出发,我直到10:50才到。梧桐山从来没有去过,不过整个211BUS的人都去梧桐山悠闲,想着不能参加磨坊,随着人群晃荡也不错。谁知道到了集合点,大家还在等着,不由得内心赞一把组织者,心里也过意不去,赶忙买了一个西瓜赔不是。^_^,从此走上一条好长背西瓜之路~
溯溪嘛,顾名思义就是要沿着山谷往上爬,要穿越茂密的森林,要翻阅凹凸不平的山谷,还要在河谷里面攀爬。人多的好处就是一路走一路玩,彼此之间不需要认识,甚至磨坊的ID也不需要知道。总有人带路,总有人殿后,总有人在你需要帮助的时候伸出手。累并快乐着,这种境界好久没有体会了。
下山走的是一路平川,因为至少有台阶了,也就一路平川了。腐败的时候让我想起在湖北工作的日子,大家总是围在一起,总是上一个菜就风卷残云,总是点农家小炒肉,总是连盘底都不剩。呵呵,很开心,大家聊的时候居然有一个兄弟和我一个公司,我没有告诉他我也是。这个世界总是很小的,不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