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过海南的日子-卖车

出来晃荡久了,早已忘记何年何月。我一直想找二手市场把自行车卖掉,因为从五指山下来我已实在没有勇气再去挑战我的双腿了;可这部陪伴我一路的老五羊到连小区的保安都看不上。很是郁闷地找收破烂的,人家还没等我开价就落荒而逃。什么叫落日黄花,今天算是见识了。反倒此时旁边一个看热闹的游客相中我的车,在告诉他我把这辆破五羊从海口骑到三亚,他的嘴半天没有合上。这位大爷也是来这里度假的,不过他要呆上一个月。看来他比较识货,我说80,他砍我40,我说70,他说45,我说60,他说50。我说好。车车就这样成交了;摸最后摸伴我那么多天的车车,没有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欢送它换老板。它的使命在我这里已经完成了,估计过段日子这位老大爷可以再50块钱转出去也不一定,就让它继续发挥光和热吧。

Advertisements

飘过海南的日子-五指山

早起,昨晚隔壁的卡拉OK让我精神不振,吃过早饭,上山的时候已经快9点。上山的路真的如老李所说,是以前猎人踏出来的。爬了五指山才真正体会到爬山的感觉,踩着树根在郁郁葱葱的热带雨林中手脚并用的向上攀爬。路上碰到一群磨房的驴友,呵呵,也许称之为驴者大多都知道磨房吧。聊天才知他们是山野版的,而他们也不单单是上五指山的最高峰二指;他们要完成整个五指山的穿越,还为此专门请了两个向导一同前行。更绝的是,他们爬完五指山还要继续去穿越尖峰岭。呵呵,每个人爬山的理由都不一样,你可以认同或者不认同,没有人会强迫你去做或者不做,跟随自己的信念就好了。

翻过悬壁上的楼梯,穿过悬崖,一路晃悠到五指山的一指;终于有一种拨开云雾的感觉。远处的群山在白云深处忽隐忽现,近处白云在自己的脚下悠然飘过。深呼吸,深呼吸,空气多么新鲜,世界多么美好….我想这里每个登上顶峰的人都会感受到那份美丽的喜悦吧。往前看,不远处就是二指了,休整片刻继续上路,上到二指才发现二指已经完全被云彩遮住,虽然看不到什么风景,但是还是觉得很释然。此刻我站在海南岛的最高峰大声呐喊:我登顶啦~,我登顶啦~。快乐有时候来的就是这么简单。

下山沿路返回,回到一指的时候碰到一位60多岁的大爷,他在很悠然的休憩。他问我离二指还要走多远,我告诉他大约半个多小时。我没有意识到这个时候已经1点多了,我也没有意识到半个多小时是我的速度,我更加没有意识到这位大爷是一个人上来的。但是所有这些我都忽略掉了,离开大爷继续下山。老人常说上山容易下山难,以前我总是对下山不以为然。因为我觉得下山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但是用在这里就错了,因为下山的路不是台阶路,不会给你任何机会很有节奏的一蹦一蹦。既然上山是手脚并用爬上来的,下山也一样,并且它对膝盖的冲击会更加强烈了。一路很艰辛的走下来已经6点钟光景。

老李已经在山下等候多时,回到旅馆就狼吞虎咽起来。说实话,老板娘做的饭菜不怎么样,但是确实因为肚子饿了,这顿饭吃得很香。吃饭间聊起那位大爷,才知道那位大爷住在水满乡邮政招待所。也许被老李的一番话吓到了。我们一点多下山,走到山下都已快六点;那位老大爷现在估计被困在山上也不一定。想到这里觉得有点后怕,放下碗筷匆匆赶到邮政招待所询问那位老大爷是否已经回来,告知没有。招待所的工作人员也开始心急起来,马上打电话给林场。如果真的困在山上,就得上山去找他了。我很担心那位大爷,当时应该劝他一块下山的,如果要上山的找的话,我也要去帮忙。不久电话传来,老大爷已经安全下山,正在山脚下的酒店吃饭。林场的工作人员稍后会送他下山。呼,长嘘一口气,大爷没事总算了却我一个心愿。

飘过海南的日子-目标五指山

又是一天自然醒,寄存了行李,退了房。在汽车总站解决了早餐与午饭,买了一堆欣园面包上路了。今天目标是五指山,汽车沿着中线一路前行;上坡下坡,环山而过。我很幸庆自己没有走中线,虽然从地图上看东线比中线还远了50KM。但是如果让我坚持走中线,估计这光景还在某个角落中哼哧哼哧努力仰望三亚的地平线呢。

五指山市原名通什;因为五指山的名气干脆改了名字。从这里做去水满乡的中巴(经南允),期间碰到一班经毛阳去水满乡的中巴,破破烂烂的样子。好在碰到一对母子,告知可以坐经南允的中巴去水满乡,干净也便宜。也在后来得知这对母子就住在五指山山脚下,开了一家杂货铺专门服务那些上山的人。

到了水满乡已经是四五点钟的光景,仰头一望就看到远处的五指山在夕阳下阵阵白云飘过,无限妩媚。水满乡的邮政招待所已经满员,旁边的水满苑宾馆又其贵无比。碰到姓李的老哥,毛遂自荐他的家庭旅馆。晚上和同住的驴友一起喝茶。老李和他老婆都是苗族,不禁起聊起他们的快乐往事;据说老李当年一个人在山里住了16年当猎人,伴随他的除了猎枪就是一部收音机;据说他半年下一次山,留满长长的头发与胡须,甚至被人称为疯子。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唱山歌迎娶了现在的妻子,有两个儿子,有一个家庭旅馆,经营一些野山茶叶与灵芝。他似乎对人生看得很深邃,相信万物有灵。从他身上我看到他的乐观与积极向上,他是一个生意人,也是一个不错的人。

飘过海南的日子-世界变化快

伴着昨天的腰酸背痛,很满足地睡到自然醒。拉开窗帘,一片幽蓝幽蓝的海水,倘佯着阳光,海天相接。三亚这个城市,我已再熟悉不过。从三亚湾到大东海,再到亚龙湾;从第一市场到旺豪超市,再到春园海鲜市场。骑车出来,虽然还不时泛着阵阵两脚的酸痛,但我已能感受三亚的明媚阳光与热带气息了。

感叹世界变化快。欣园面包房已经成为连锁,还第一市场与河西路交界的抱罗粉与我骑车几天吃的是一模一样;大东海现在已经被俄罗斯人占领了,满街的俄文,连卖水果的小贩也能一口俄语朗朗上口;春园海鲜市场已经被完全承包,仿佛对面的明润也人气十足。汽车总站对面的万客隆已经倒闭,取而代之的是南国佳园;与南国佳园遥相呼应的是旺豪超市;现在已经有8路公共汽车从机场直接到大东海,全程只需要5块钱;海亚餐厅的文昌鸡已经难吃的一塌糊涂,但每天还是人满为患;……这里的一切唯一不变的或许是这蔚蓝无际的大海与每一个到这里的快乐心情。

我喜欢三亚湾,因为它有一望无际的辽阔与郁郁葱葱的椰子林,夕阳西下,躺在吊床上悠然的吹着海风,无限惬意。我也喜欢大东海,它有比三亚湾优质的海水,还有环绕海滩的椰林长廊酒吧。坐在椅子上,慢慢小饮一杯啤酒,时间就在手指尖悄悄溜过。我还喜欢亚龙湾,只为它的清幽与宁静;在这里的细白海滩美美的睡上一觉,再展开双臂迎接大海的怀抱,与夕阳的余辉一起慢慢落下。

对海鲜的崇拜从来没有让我悔改过,晚餐依然大吃特吃海鲜;一点都没有受到当年海鲜中毒的影响。呵呵,一路 走来,海鲜无数,虽然有点担心自己的肠胃,但是还好,安全过关。

飘过海南的日子-骑到三亚吃午饭!

早上起来照例挣扎一番,我想这番挣扎是没有用的。因为我会200%肯定地继续我的旅程,漏气也好,体力透支也好,风吹日晒也好,不管我的选择有多少,现在,此时此刻,就只有一条:坚定的走下去。照例退房,绑好自行车,满大街找米粉吃;吃饱推着漏气的自行车沿路找修车店。这次出行,比上次痛苦多了,光是几次爆胎(还单单爆后轮)就已经让我昏厥数次。但是每次爆胎都很有幸运,每次都在我到达预订目的地时才发现。或许,我已经骑了轱辘好远却浑然不知;或许,快到达目的地的兴奋已经让我把其他所有的感觉都抛得一干二净。现在摸摸屁股,还觉得好痛,用W君的话说:屁股现在该开花了吧。

终于让我找到修车店,终于把这该死的内胎换新。要知道,这内胎我在出发前已经换过;现在方觉海口那位修车师傅不厚道,因为他给我换的10元钱的胎,这边师傅说是垃圾;于此同时,这边师傅给我换的胎也是10块钱。由此证明,老五羊并非那么不靠谱,其实不靠谱的是那给我换劣质内胎的黑心师傅。罢了,罢了。换了一个好胎,终于不再担惊受怕,开心上路了。

到了高速口,又看到警察查车。谁让我做贼心虚呢,远远绕过,再来个掩耳盗铃,一个猛冲上了高速。一路拼命飞奔,生怕警察叔叔又把我赶下来。陵水到三亚的高速路只剩下60KM了,感谢一下自己,前两天连续两天100多公里的奔袭,今天可是舒服一点到三亚了。出发前喝了一个椰子,就一口气马不停蹄的往三亚赶。期间唱歌数次,每次都来去匆匆。要知道,昨天我唱歌的时候太嚣张,唱完歌,还哼着小曲东照照,西照照;最后把警察照过来了,郁闷吐血。

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海南岛会成为骑行者的天堂了。路况好就不说了,沿线风景无敌。沿着东线走,左边就是椰林海滩,时不时可以看到惊涛拍浪,右边就是热带风光,小河弯弯,白鹭飞翔。经过稻田处,有种水稻的,种西瓜的,种椰子的,还有不知名的经济作物,成片成林;那种美已经无法形容了。特别看到燕子,不是一只两只,是成群结队,如麻雀一样满稻田都是;或是看到白鹭,一只、两只,悠然在稻田里面嬉戏,全然不顾我的存在;至于麻雀,他们会在芦苇上站成一排,随风飘荡,当我靠近时,他们又哗啦跑开。呵呵,这就是海南,美丽的海南充满新奇。

当我经过英州出口的时候,我对着蓝天白云大声喊到:到三亚吃午饭!嘶声裂肺,感动天地。呵呵,我感觉那个时刻,就好象老毛当年挥手一指:打过长江!而我,只想能够再接再厉,到三亚吃顿美美的午饭。真的,那就是我想说的话,也是我全部的想法。我不过想到三亚吃碗热饭,填饱这凄凉的肚子,仅此而已。说实话,最后几公里,累得一塌糊涂,因为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还有多远(那该死的路牌指示下一出口有15公里)。在我穿过最后一个1070米隧道的时候,隧道的末端渐渐明晰,并且远远看到高速公路即将结束的路牌。那个时候我觉得我全身都充满了力量,自行车轻得如小鸟可以让我随心所欲。我揭底斯里地对着天空大喊:我到啦~,我到啦~,我到三亚啦~~~~。没人可以听到,只有我,我满足的笑容,还有蓝天、白云、椰风、树影….

很满足的在路口喝椰汁休整,很满足的在三亚湾温馨海滩找到家庭旅馆,很满足的掏出钞票。今天就奢侈一把吧,推开窗门,海上的夕阳美美的照进来。这一刻,我想起了海子的诗:我有一座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这一刻,一切都满足了。

飘过海南的日子-日月湾山水

好累的一天,昨天的100多KM旅程已经让我双腿发麻。突然发现,这个世界上叫累是最没意思的事情,我要出发了!出门的时候在路边吃上了一碗嘉吉鸭;算是对琼海不枉此行了。或许因为早上吃了米饭的缘故,上了高速我就一路狂奔将近40公里到山根镇才停下来。谁知道下来以后才发现,车又没有气了。在路边吃了一个粽子,要了一瓶健力宝补充体力,问老板娘哪有修车了。老板娘真是淳朴,亲自跑出去找修车的。只是修自行车的没有找到,修摩托车的就找到一个。修摩托车的小伙子也很有意思,看起来很年轻,也就20出头的样子,孩子居然都9个月了,超级可爱。我忍不住拿起相机狂拍,这个小家伙还狂上相,看到镜头摇头晃脑,嘻嘻哈哈。

小伙子三下五除二就把我的胎补好了,sigh,又烂了一个洞。我开始严重怀疑海南的高速公路是不是专门在路边撒玻璃渣的。嗯,休息片刻继续上路,一路都胆战心惊担心会不会半路爆胎。好在一路都平平安安,很快穿过万宁,在一个叫日月湾的出口停住了脚步。或许被路边椰林海滩吸引了,还是蓝天白云,再或者因为日月湾这个美丽的名字?其实我想说,骑到这里我是真的骑不动了。

不过这里成全了我一段美丽的回忆,日月湾这块海滩非常的爽。今天有些风,吹得海浪一拍接一拍。长长的沙滩一直延伸到视线的尽头,我坐在椰树下,把两脚摊开,就这样静静的感受东太平洋的一望无际。突然觉得有点累,索性躺在沙滩上晒太阳,很舒服很舒服的感觉。也许觉得太累了吧,这时候觉得特别轻松自在。

给自己限定半个小时的时光转眼即逝;很不情愿的爬起来,走到不远处的渡假村发现有椰子卖。一口正宗的北方口音问道:哥们,要些啥?这椰子咋卖?6块一个;行,来一个。我想我现在看到椰子就和恶狼看到羔羊一样,6块钱一个,就是10块,打断我的腿都要买。猛然间发现一群人聚在那里,问之乃一旅行团,一位伯伯可能玩得太兴奋;把脑袋摔了一下,没想这一下居然头裂开了,流了好多血;现在在安静的等救护车。看伯伯的状态还好,静静坐在椅子上;我想起包里还带有云南白药,索性都给了他们。一位姐姐很感谢我,要对我意思意思,我轻轻告诉她,你们用吧,没事。呵呵,授人于方便,开心。

开心上路,一路风光无数。芦苇随风摇摆,夕阳无限好。幸好我是顺风,否则都不知道逆风骑车的感觉会有多痛苦。因为喝的那个椰子个头好大,找了一处角落唱歌,完了还一个劲的狂拍照。拍着拍着,一辆警车停到我身边,马上很规矩的认错。感叹海南的交警真是nice,危险啊,不好呀,说了一通。还特别帮忙将我的车抬出护栏。要知道,我们两个都很懒,那个大包都没有解下来就活生生的抬过护栏,太暴力了。

想想离目的地已经很近了,下高速就下吧。谁知道乡间土路灰常难走,不多远就是一道河,总不能趟过去吧。正好旁边有一老伯伯在赶黄牛,于是很开心的去问路。老伯伯噼里啪啦开始狂说,总之就是鸡同鸭讲,最后他指了指高速公路。这个我明白了,再走回高速啦。看来这里没有谁把高速公路当回事,继续折回高速上路。我这才明白,那位警察叔叔那么热情一定要帮我把车弄过护栏,是因为我弄回去的时候非常之痛苦。

又一路伴着夕阳狂奔到了陵水县,很让人抓狂的是发现全县停水。搞得我每到一家旅馆都问一下有没有热水,几番折腾终于找到一家;这时候真是祸不单行啊,车又没气了;看看自己周遭都在冒黑烟。嗯,好吧,老子忍了,住。想想明天三亚只剩下60公里了,期待中。

飘过海南的日子-琼海

今天注定是充满传奇的一天;早上7点按时起床,昨晚受了一点风寒,觉得胸口有点闷。不过一点不影响我的高涨热情,因为今天有一个重头戏,就是骑自行车上高速公路。发现海南有这个好,啥路都没有收费站;所以高速公路见到牛车啥的也就不奇怪了。出发的时候发现后轮没什么气了,一点不详的预感。一路向南,来到东部高速入口时突然傻眼了;两辆警察叔叔的车一字排开。在我想着掩耳盗铃溜过去的时候,一阵喇叭狂咻。主动认错,灰溜溜的下了高速。所谓祸不单行,此时发现后轮没有气了;问周围路人,告知最近的修车地有10里路,再次狂晕。只好沿着市区的路折回。这个世界总是充满惊喜,很幸运地找到修车师傅,接着很不幸的告诉我此胎爆得很严重,要换胎。换就换啦,心想不要让我在鸟不拉屎的地方爆胎就行。

换好胎继续闯高速是不可能了,因为我又特地兜回去看警察叔叔走了没有;怎么看都没看出那警车有挪窝的迹象。心里又不甘心放弃,在瞄了几眼地图后,我决定走榆林东线223国道。从18公里处开始数数,一路数着过来,有树林,划过蓝天的飞机,有嗖嗖的海风,有山羊,有水牛,有小鸟;我甚至可怜被车挂到的猫头鹰。整个榆林东线路况都非常好,车也很少(大部分都走东线高速去了),因此很能感受那种蓝天下举目四望,一眼望不到边的辽阔。我想起非诚勿扰电影中汽车在北海道的山间环绕,其实在这里也有这样的美丽与震撼。一路在找新鲜椰汁喝,但是一路都找不到,找不到椰汁就拿甘蔗补充水分。当我在云龙镇吃了大碗米粉,我才发现路还有好远;自己体力已经透支的厉害,并且感到呼吸困难。但是现在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剑在弦上岂能不发。继续吭哧吭哧数公里牌,因为骑到后面,唯一能让我兴奋起来的就是我走的路越来越多。但是这点兴奋很快就被这条路的杀手锏打的烟消云散了。以前骑车,我感受过崎岖不平的路面,感受过上坡下坡的无奈,感受过修路尘土飞扬的郁闷。但是到这里,我感受了一把新玩意;就是经常遭遇连环坡。所谓连环坡就是在你费劲九牛二虎之力觉得爬过这个坡的时候,它不过是另外一个大坡的前兆;而更加吐血的是后面这个大坡延伸得很长,以至于你没有爬上这个坡前你感觉不到后面大坡的存在,自己还觉得爬上第一个坡很有成就感呢。在我推着车走了将近一公里才把一个连环坡搞定的时候,我有一种想要抓狂的感觉。

骑呀骑呀,太阳就这样从你的东头,慢慢爬到了西头。一路上我都不敢轻易休息,因为我担心时间不够,还担心一休息我就不想再起来了。但是越到后面,速度也越慢。依然是那句话,我能做的就只有坚持了。继续数数吧,嘿咻嘿咻数到86的时候,我的眼前一亮,前面有东线高速的指示牌!在黄竹奔上了高速。上高速的感觉很High,真的很High。我这时才明白群体冲动性是什么概念,当看着汽车在你身边嗖嗖的飞驰而过;我似乎都有一种飞出去的冲动;原来灌铅的脚有如神助般地飞奔向前。一路飞奔22公里,没有喝水,没有停顿,什么都没有,两只脚不停的踩呀踩呀;以至于我的后轮什么时候爆胎的我都不知道。唯一知道的是太阳在慢慢落下去,由黄变红,再慢慢隐去。在一点都看不见的时候,我开始觉得有点害怕了,如果天完全黑下来,开车的人的视野会灰常收限制;更何况,谁会想到那么晚了,还有人在高速上飞奔,还骑着自行车飞奔那么烧包。于是在太阳散尽最后一丝余辉的时候,我终于赶到了琼海。哪知道一下高速,发现后轮又爆了。不过这个时候我已经不想理会他了,我的眼里只有水。

在路边的小摊直接干掉2个椰子,我很是郁闷;走了一整天,一个椰子都没有看到;本想喝椰子喝到饱,路上慢慢跑。结果只在琼海找到了椰子,现在的感觉很爽。在我回过神来想着怎么去弄自行车,一个摩托仔自告奋勇的要带我去找修车师傅。本来觉得他好热心,后来才知道他想收点带路费。怪不得他老是叫我上他的摩托车,驮车去修。谢了他的好意,车我自己推过去好了,带路费我也会给你。结果这家伙带着我转到伸手不见黑夜的五指,在一个小村中找到修车师傅。当时我觉得自己很大胆,和他走到鸟无人烟的小村中。但有时候其实不需要把人都看做坏人,修车师傅很厉害,完全没有用水就感知了漏洞,打上补丁完事;只要我3块钱。开心,临别时忘记合影留念了,捶胸啊捶胸中。

经过高速路这么一折腾,我已经觉得屁股不属于我了。终于体会到什么是如坐针垫的感觉,PP怎么放都痛的要死。更该死的是,那个小村的路不是一般的难走,坑坑洼洼,走出来我已吐血无数了。血是吐了,还得找地方住。沿路晃荡出去,看到一家小店,头也不回的冲进去。问了问价钱,啥也不说了,直接上楼。

吃过大排档,洗过澡已奇累无比;今晚将是一个好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