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码保护:Life–柳州

这是一篇受密码保护的文章,您需要提供访问密码:

Advertisements

3天300公里–南宁至柳州骑行记(三)

昨晚伴着狗叫声入睡,迷迷糊糊,迷迷糊糊过了一个晚上。早上按时起床,赖在床上不想动;心想所有人都在睡懒觉的时候,我却在哼哧哼哧的骑车赶路。不过想想今天是冬至,心里不禁释然;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早早起床,加油赶路。

出了门才发现今天已经变天了,早上光景,山里面还泛着寒气。但是远山云雾缭绕,颇有景致,又开始哼着小曲上路了。从思练镇开始已经明显弥漫家乡的味道了,用家乡话买米粉真是开心。天上白云朵朵,远山云雾环绕,多了一分妩媚,一分轻松。也许今天大家都懒得动了,早上很少的车,一路都风景无敌。山野里开满了向日葵,还有好多好多狗尾巴草,让我幻想起小时候的牛角虫。有点悲伤的是,很多山头都光秃秃的一片,人们的开发已经相当过度。哪怕有树,都是很多桉树。虽然不知道桉树为何物,但是隐约觉得不是好树木,据说桉树会把土壤变贫瘠,像吸血虫一样把土壤吸干养分;要是种土豆该多好,因为据说可以固定空气中的氮,增加土壤的肥料。呵呵,想多了;又经过一片甘蔗林,还有和我同样早起的甘蔗工人,他们正辛勤地拨好甘蔗,准备装车运往蔗糖厂。

好了,不再讲无敌风景了;以免我避重就轻。骑车走远路很辛苦,真的很辛苦。从思练出来,还没有回过神就开始了山路的上上下下;一下把我推到崩溃边缘;以至于我总是幻想什么时候才到平路。就像无数小朋友总是问,这是什么,那是什么;而我最想问的就是什么时候才到平路呀。好歹熬过这一段到了大塘镇,来到了传说中的鬼子坡。一个高高的山坡,不推车上去是不可能的了。为什么我会特别注意这个坡,因为临走前,旅馆的老大爷告诉我要爬一个很高的坡,叫鬼子坡;因为当年那里曾与日本鬼子发生过很激烈的战斗。为此事后我还专门Google了一把,话说当年这里军民联手把小日本干了一票,而原名百子坳也因此改名鬼子坳。我经过的时候看到了纪念碑,但是实在不愿意再挪步下到纪念碑了,环顾四周,这里真是一个打伏击的好地方,四面环山,路口窄得不能再窄。不说鬼子,就是土匪啊、强盗啊、官军啊,总之打劫放火在这里干最合适了。

穿过鬼子坡离柳州就越来越近了,发现一处枫叶林;枫叶已开始泛红,落叶铺满一地,踩上去,呀呀作响。躺上去仰望天空,枝头晃动,妩媚动人;忽觉人在此刻非常的宁静,平静如水,穿过泛红的枫叶仰望天空,我甚至小憩了一会;都不愿再挪动一步。旁边还有一片野菊花林,空气中弥漫一种乡村泥土的气息。值了,一切都值了。什么脚抽筋,什么屁股痛,什么满头灰,这一刻我已不需要再多的理由。。。。

在接近柳江县城的时候,我找到一处安静的小河吃午饭。不得不承认,压缩饼干真的很难吃,但河水很安静,很清澈,不远处还有人在洗衣服。试想小鱼早已绝迹,在我扔了一些饼干屑进去后,慢慢地发现真的有。不过拇指大小,一条,两条;渐渐多起来。他们也很有意思,和我保持一定距离,既想吃,又不敢靠近。实在忍不住就忽的冲过来,叼上一点饼干屑;再忽的冲出去,在远处慢慢大快朵颐,好好玩。

离柳州越来越近,我的心却越来越平静;不再有激动,不再感怀,只有无比平静的心。在我把车稳稳的停在楼下,我轻轻地吁口气,我到了。生活本来就应该很简单,回首三天的旅程,随心而动,仅此而已。就为这美丽的三天划上一个句号吧,我依然幻想若干年后的某一天,我可以很拽对大家说,当年我可是骑回来的。呵呵,感谢TVB,感谢CCTV,感谢所有关心我、爱护我的FANs们。生活有你,从来就没有孤独过。

3天300公里–南宁至柳州骑行记(二)

当一个人感到绝望的时候,上帝往往会再给他撒把盐。早上准时7点起床,准备完毕8点出发。出发前在一家粉店吃粉,感于老板的热情,再买了一个大粽子,权当今天的午饭。老板告诉我,从宾阳出发去柳州还有170多公里,到阳山还有70多公里;末了轻轻的说了一句:前面在修路。第一次骑那么远,体会最深的除了路两旁美丽的风景,还有就是爬坡的艰难;至于修路,实在没有什么概念,上路。

早上的广西,四处的田野弥漫着甘蔗的芬芳。远远望去,大片大片的甘蔗林如绿色海洋遮盖这片土地;忙碌的蔗糖工人们则开着硕大轮子的拖拉机忙着装卸甘蔗,准备运到传说中的迁江糖厂。在我还沉浸在这种喜悦的时候,上帝很快开始撒盐了:宾阳到来宾交界公路正全面大修。刚开始还觉得很好玩,一个一个的小坑,有点坐船的感觉。当太阳高照、天空蓝得一丝云都没有的时候;当大车来回穿梭、尘土飞扬的时候;当坑坑洼洼再加上碎石路面的颠簸的时候,我已几近崩溃。坚持穿出这段土路,一种仿佛重见天日的劫后余生。好在后面的那一段路连绵32KM,崭新的柏油路面,好得不能再好;很多时候举目四望前后目视范围内一个车影都见不到,所谓小风嗖嗖,生活不过如此。

另外发现一路交警的宣传很搞笑,但是看到最多还是宣传男女平等;记得看到最多,也印象最深的一句话:生男生女一个样,女儿一样传后人。看来这里的重男轻女的民风依然存在,想想也颇有些无奈。

昨晚我老是做奇怪的梦,无数次梦见自己把自行车一扔就坐车回来了。但当我继续前行在路上的时候,我知道:我永远都不会这样做。是的,我讨厌上坡下坡,讨厌修路,讨厌大车把路面搞得飞沙走石,讨厌火辣的太阳;但是我依然在路上,不为什么,因为我喜欢。我喜欢稻田里觅食的水牛,喜欢猪栏嗷嗷待哺的小猪,喜欢路边市场赶集的喧闹,喜欢一望无际的甘蔗林,喜欢静静的公路伸向远方,喜欢远处的群山时隐时现,喜欢沿路电线杆上休憩的小鸟,喜欢周围人们善意的微笑,喜欢一缕芦苇挂在车头随风摇荡,喜欢所有一切在路上的感觉。生活就是那么简单,如果要问喜欢之外呢?我想,在觉得自己体力极限的时候,我能够做的就是坚持了。

昨天我告诉Y君,能否走到合山我不知道,但是如果我走到合山,就是爬也要爬回柳州。今天不但提前到了合山,我还决定穿过合山继续向前。原来的平路很快变成了山路,平原变成了高地,又开始了漫漫上坡、下坡的回忆。我必须承认,经过上午将近4个多小时的长途跋涉,我觉得自己的脚已经开始不听使唤,在我每挪动一次PP,PP如针扎一般生疼。速度渐渐放慢,因为担心赶不到思练镇,我甚至开始盘算走夜路的可能。我想上帝是眷顾我的,在太阳还剩下一个斜角,我远远的看到思练的招牌。不禁笑出声来,一种灰常满足的微笑。

思练已经进入柳州的地盘,当地人的话我能听个八九,买东西都拿家乡话去砍;但是不管我说得多好听,就是灰常没有成就感,人家该宰的还是照宰,丝毫不和我客气。无语,想起一天的旅程真是辛苦,中午还蹲在马路一角啃粽子,甚至被路过的大车搞得满头灰。心里一酸,今晚怎么都得给自己慰劳一下,点了几个好菜,不知道是想拿中午那顿饭解气还是菜太好吃了,把我撑得不行。伤心秦汉啊~打电话找人哭诉,又被骂之什么都不带就跑出来混,活该~再吐血;好在随身带了Ipod,突然觉得最幸福的事情就是骑着车,听着Ipod,从一个超大超大的坡慢慢溜下去…..

已经进入山区了,想想明天又要享受上坡、下坡70KM,头皮有点发麻;不管了,好累,PP好痛,洗洗睡吧。

3天300公里–南宁至柳州骑行记(一)

七点闹钟响了,其实昨晚没有睡好,然后很早就迷迷糊糊;好像觉得天亮了,又觉得闹钟为什么没有响。总觉得闹钟坏掉了,但是又懒得把眼睛睁开。有一句话叫做人懒是没有药救的….闹钟终究没有坏,我也索性起床。收拾妥当去师姐那里拿车上路。心里很激动,我的柳州之旅就要开始了。

按照原定路线,骑着小车一路前行,快出南宁的时候碰到一个骑友,看人家装备很牛;我根本无法跟上,但是心里想。如此普通的自行车我可以骑到,那么好的车岂不是一点难度都没有?寻思给自己一个安慰,继续上路了。出了收费站就正式出南宁市区了,沿路经过一塘、二塘、三塘,一直到九塘(昆仑镇);我觉得很奇怪,为什么起这样难听的名字;难道以前这里一路都是蔗糖场?不过一路的风景都很好,开始我还很悠闲的去欣赏一下甘蔗地,山上的漫山芦苇,远山葱郁的树林。渐渐的发现自己的脚开始抗议,慢慢地不听使唤。

其实有点后怕,因为从来没有骑过那么远的路;看着一塘,二塘这样的地名离我远去,我又兴奋又痛苦,兴奋在于我离九塘(昆仑镇)越来越近,痛苦在于每个塘之间离得太远太远;似乎绝望没有边际。开始我还能坚持一步一步的骑上坡,每次上坡都挥舞着手给自己打气。我用手奋力的甩向天空,似乎在告诉上天,我可以,真的可以。想起爬山,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爬山,因为山在那里,每个人都渴望爬上顶峰。而现在的我,就是渴望爬上这个高坡。但是慢慢的,我陷入了绝望的境地,实在太多的坡了。几次脚抽筋,只好慢慢地推上坡;这时候又担心是否能够按照预定时间赶到指定地点。所以一路我几乎都没有做停息,后来发现,其实我还是比较有潜力的。在住进旅馆的时候我问老板,南宁到这里有多远,答曰100KM;我心满意足的笑了,很有成就感的说。

在这样来来回回上坡、下坡,我终于到了昆仑镇;4个小时,60KM,一瓶600ML的水。我觉得自己已经到崩溃边缘,赶快拐进镇子里面找吃的。要了一份10块钱的快餐:一盘鸭肉,一碗菜汤;吃得很香,也把肚子灌满了水,临走前还不忘在主人家装满我的水壶。昆仑镇离昆仑关还有4KM,此地不可久留,很快上路。又是一阵上坡、下坡;渐渐发现,一旦停下来再迈步已经感到脚里如铅注,挣扎啊挣扎。还是挣扎到昆仑关,心里一阵激动。激动的是历经艰辛终于目睹其芳容;突然又很平静,因为我感慨,纪念碑下长眠的烈士;不管他们姓蒋还是姓毛;他们都是中国的脊梁。我以前告诉老妈,如果有一天和台湾开战,我想我会义不容辞的奔赴战场;无论什么政治、什么党派,那些都不再重要。重要的是我在履行作为一个中国人的职责。我依然想起在国外的时候,每当看到五星红旗,内心是多么的激动,甚至会泛起鸡皮疙瘩。不为什么,只为我是一个中国人而自豪。

我静静的脱下帽子,抖落身上的尘土,面对墓碑,肃然起敬。临走的时候看到一只螳螂,很大的一只,却不怕我;还爬上我的自行车,我很奇怪,不忍心伤害它,将它轻轻抖落;和它说再见。是的,昆仑关,我来了;怀着无比崇敬。也许这些烈士们当年也为昆仑这两字所鼓舞吧,巍巍昆仑,壮我河山。我还将继续上路,前面还有更多更多在等待着我。

骑到后半段,虽然我依然眷恋着翠绿的山峦;但我更期翼着下坡,希望能下很大很大坡。好在后面的路下坡居多,反倒欣慰很多。但仅仅是心理欣慰,因为我的双腿已经感觉不到是否属于我了。但是我依然在前行,丝毫没有退却的念头;至少目前还没有,我在加油。想起高中有一年冬季长跑,我没有练习就上阵了,也是跑得很痛苦,最后跑了个38名被班主任鄙视得不行,老是三八、三八的重复。呵呵,其实名次不重要了,重要在于那时候我也感觉我的脚不属于我了,但是我依然在跑着,跑到了终点。有些东西,真正难能可贵的是在于坚持。

终于骑到了芦圩镇,说到这个圩,我觉得好没面子;因为我之前都把它念成yu,当我问路的时候;人家都觉得好奇怪,好在很快搞清楚状况后,告诉我是芦圩。在网上看,芦圩的古村落非常有名,或许是我把名字记错,或许我就没有找到,再或许就根本就不是这个地方。总之没有找到传说中的古村落,但是也发现一些古朴的房子,倒是别有一番风味。

晚上住的宾馆才20块钱一晚,并且还有宽带(另加10块)。幸运,我想我此刻最大的追求就是冲一个舒服的热水澡了。

明天合山有将近80KM,合山离柳州还有100KM;我更想明天能够多赶点路,又担心镇上找不到住的地方。毕竟后天的100KM也是充满挑战。好了,早点洗洗睡了,如果明天能够坚持,那我就一定会坚持骑到柳州那一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