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过新加坡的日子–TMC (康生医院)生二胎

 

我是专门上来吐槽TMC的Dr ADRIAN WOODWORTH的

 

昨天去诊所 突然说羊水少建议第二天预约生宝宝。商量着周五生,结果护士半威胁的说羊水少会有危险。我去,于是今天一大早6点半爬起来 ,匆匆忙忙赶到医院,结果医生毛都没见着。说好的8点半 结果等到9点半,好歹是来了,二话不说就直接破羊水,破羊水!破羊水!好吧,打完吊瓶,前后5分钟不到,然后就急急忙忙呼的一下不见了。后来我才知道他把他诊所所有临近预产期的妈妈都集中在周三进行生产,今天光他经手的就有10个,10个!我去,这是流水工厂么。后来进一步通过护士证实,他这样每周三的流水作业已经是常态化了,亲,体会一下万恶的资本主义吧。

 

Dr Woodworth安排在周三,其他的医生就会是周一,周二,以此类推…. 这样对医生的好处是:接生时间集中,不用诊所医院两头跑,不用半夜爬起来。对医院的好处是:有效预计病床数和护士安排,保证资源的有效利用。对于妈妈的好处是:没有好处….. 可怜的Ella 39周就提前来到这个世界了。哦,还是有一个名义的好处,就是四人病床自动免费升级双人病床。可是,可是这四人病床费用居然只比2年前Ethan的双人病房费用少了一个零头,要知道,2年前的鱼妈还打了EPIDURAL的。

 

唉,你搞集中生产就算了,干嘛还骗我们感情说可以去Mount Alvernia生产,搞得Ethan在Mount Alvernia的时候一个劲叫妹妹,结果又回TMC了,理由居然是Mount Alvernia的护士水平太水。这还没完呢,还记得当年Dr. Wong Sook Min Joycelyn么,生Ethan的时候,她的生产费用是SGD 2782,而生Ella的Dr ADRIAN WOODWORTH 收了SGD 2568,唯一的安慰是他有配套SGD 773 而Joycelyn Wong是没有配套的(整个产检算下来大约SGD 2000)。

 

好了,吐槽完毕,讲重点。

 

从鱼妈破羊水到开到4指,我们等了足足4个小时;期间鱼妈碍于打着点滴行动不便,否则还打算打个拳击热热身,总之整个过程很平静,鱼妈也没有剧烈宫缩反应,还在悠哉游哉的看美剧,吃了整排巧克力,而我坐在一边却冷的直哆嗦,你妹,这空调也太生猛了,后来才知道是可以调节的。

 

期间护士会穿插一下瞄瞄情况,等4指一过,鱼妈的宫缩就开始剧烈反应了,从4指到10指大约半小时就迅速完成了(第一胎也大约这个时间)。因为破水前,鱼妈决定破釜沉舟不打麻醉;后期只能靠笑气支撑了。后来鱼妈告诉我,用笑气真的是一种很神奇的体验,吸多了就真的能完全醉过去,接着又被宫缩痛的直跳。好吧,鱼妈好歹是坚持到10指了,宫缩那阵额头狂标汗,我也只能紧握她手,有一句没一句的岔开话题。鱼妈10指开了没几分钟,一个神奇的波浪形宫缩出现了!那情景,看着Ella真的是要破洞而出。等一下,医生在哪里?护士居然活生生把Ella给按住了,Ella别急啊,医生还没来呢。就在我快要爆发的时候,医生神奇的赶到了,接着就是近乎梦幻的5分钟,才把架子搭好,Ella就迫不及待的和我们见面了。我要告诉你,我真的看着Ella钻出来的!原来纪录片看的都是一样一样的啊。

 

好吧,护士把Ella抱到保育箱,非常熟练的擦干净身子,量体重和身高,接着就把我和Ella都凉在那了。医生还不忘提醒我,摄影拍照随便来(产房里的禁止拍照标志看来是装饰品),Ella总算平平安安到人间,鱼妈也非常顺利。母女平安,心里石头落了地。因为鱼妈没打麻药,缝针的时候各种痛,这自然是后话了。

 

TMC看着人潮涌涌,服务品质迅速下降了。等鱼妈伤口处理好,护士和医生又不见了,让鱼妈抱着Ella开心一阵,好歹送去了病房入住。我去,确实是升级到双人间了,但同房马来大姐真是NB的可以,第一个晚上一帮亲友闹腾到晚上10点多就算了,第二个晚上又电话巴拉巴拉到12点多;更奇葩的事情是她全家都跑到医院来洗澡…….. 鱼妈想哭晕到厕所都没有机会了…

 

第二胎,没有麻药,没有全母乳,Ella出院那天的黄疸值也没有突破10 mg/dl。 好吧,我要高兴好一阵了….

.

Tips:

1. 吊瓶基本上生理盐水外加催产药

2. TMC 全岛诊所分布:http://www.thomsonmedical.com/thomson-womens-clinics-3

3. 如果打算签配套,请在9/10周左右签

4. 黄疸值有两个参数 mol/L 和 mg/dl, 1 mol / L = 18 * mg / dl,只要低于260 mol / L 或者15 mg / dl 就算是正常

5. 新生儿一般出院3天后要去复查,去社区医院就可以检测黄疸

Advertisements

Life:活在当下- 一个无神论吊丝的告白

这是一个有趣的谈话,实际上关于上帝的话题已经在不同的场合聊过许多次,而这一次对于我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效果。正是这些可爱的同事茶余饭后的谈资,我终于明白我其实是一个很纯的无神论吊丝。好吧,有趣的午餐谈话涉及一个信仰耶稣的新加坡人O,一个拜观音的马来西亚人L,两个南传佛教(Theravada Buddhism)的缅甸人T和Z,外加一个啥也不care的吊丝我。O起了头谈起Good Friday的起源,T接着话题寻求着耶稣到底是不是人,Z和我又扯到了穆斯林兄弟,最后O总结陈词穆斯林和基督信仰的是同一个上帝,他们那么喜欢死磕是因为圣经上说的。那么问题来了,佛教徒也能殊途同归么?

 

哈哈,最后O问起了经典的问题:你死了以后想去天堂么?T的回答最有意思,我不要去天堂,让我俗不可耐的好好活着吧。

 

在这个Moment, 我终于理清了我的逻辑:我不信仰任何宗教,或者说我并不把我的寄托放在任何人身上。我不相信有天堂,或者说我根本不关心我死后会怎么样。按照物理学的观点,我们的无数脑神经元即所谓的灵魂会随着身体的衰竭而消失。落叶归根,从哪里来就滚回哪里去,不带走一片云彩。那么退一步,所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灵魂失去了依托,去了天堂又怎么样呢。这就是我要表达的,今天的我有很明确的生活目标,知道什么需要做,什么不可以做。我生活在这个社会里,和周围所有的人每时每刻发生着直接或间接的联系,遵循着能被这个社会所容纳的生活准则和价值尺度。周围的一切就是我灵魂的依托,而它又随着时间而不断变化,从我哇哇坠地,幼儿园,小学,中学,大学,工作,为人父……它的界定超越了家族,国界和法律的定义,它的范畴仅仅局限于我所能触及的事物和人。这是我三观成长的过程,副产品是我和周围人的所有社会关系。作为动物性,我需要抱团取暖,以前饿肚子是生理上的,现在饭饱喝足是心理上的;作为人性,我们需要彼此尊重,享受不干扰别人,也不被别人干扰的自由。归根到底,脱离了这个世界,我的心就空了。

 

与其说生命是一种修行,不如说生命是一个过程的体验。我的生命在于每一个交集,我的朋友,我的同事,我的兄弟姐妹,我的父亲母亲;我要用我全部的力气感受每一个时刻,无论五味杂陈;因为这是我所拥有的独一无二的而仅仅一次生命的体验。

 

我曾经很怀念旧时同窗,如今我才明白,我所要做的就是认认真真的活在当下,不用追思过去,也不必寄托未来。每一天,都是最好的自己…..

DSC_6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