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过云南的日子 — 漫漫回家路

早上收拾行李的时候,我心里开始打鼓,一是时间太匆忙,二是担心回家的路是否也要堵的一塌糊涂。不过照旧还是磨磨蹭蹭的上路了,看到路边的野花,L兴冲冲的采了一大把,嘴里不停的嚷着“花花”,好像当采花大盗的不是我,而是她。后来才知道这里盛产各式花朵,而这最漂亮的原来叫格桑花。可惜太阳一出来,花花很快就谢掉了,好事连三,还真遭遇了堵车。走走停停,终于把那段省道结束了,大理古城头也没回就直奔昆明而去。

DSC_0447

一天5,6百公里的跑路,我总觉得是一种奢侈;在新加坡开车,一天能跑20公里吗?如果油价能便宜到委内瑞拉的水平,我一定会上大切诺基的。昆明到开远高速修通了,我们打满鸡血的从昆明一路开到南宁。哎油,又是8,9百公里;最后一天直接从南宁回到广州吃晚饭,云南的日子就这样结束了,好像一眨眼就从开头跳到了结尾。我对着L傻笑起来,生活不就应该是这样的吗?

DSC_0459

Advertisements

飘过云南的日子 — 丽江的那片月色

人总是对未知的事物充满着一种乐观的想像。如同当年来到布达拉宫广场,那脑海里从容不迫的气场在现实面前突然好像小了一号。那时那地的感受,像极了眼前的丽江,这个漂亮的古镇居然可以完整被一座正在迅速现代化的城市所包围。我 欣然一笑,那些丽江归来大骂那里商业世俗的人们,不如回过头来想一想:为什么在丽江生活的百姓就要保留刀耕火种的原始?他们和我们一样,黄皮肤黑眼睛,在这个快餐节奏的社会拥有同样的权利去争取更舒适,更便利,更美好的生活。我突然发现,无论去到哪里,我所需要的只是一份轻松的好心情,这份心情会让我好好珍惜旅行所带来的每一寸时光,那些永远不会再重来的时光。

DSC_0350

溪流静静的流淌着,古镇的小道上人声鼎沸,这里并不是黄姚那些古朴的小镇,它有着多少年来井然有序的布局,小巷与溪流互相交织着,留下光滑石板路上热闹的脚印。丽江热闹了,不但因为国庆,也因为当年地震以后的快速飘扬的名气。人们蜂拥而至,我想大家并不是要去寻找传说中的世外桃源,也许只是想找一个内心安静的自己。多少人来到这里想要抛弃掉世俗的一切,但是,又怎么可以,我们每一个人都生活在世俗之中。不管是在上海,北京,还是在丽江,香格里拉;无论你在哪里,都围绕着身边的世俗,而自己本身就是他们中的一份子。坐在溪边,喝一杯暖茶,眯着眼睛看周围穿梭的一切,不晓得这个样子又会成为多少镜头下丽江的背景。这种感觉,真好。

DSC_0404

和L慢悠悠的小步往回走,我总是使劲的攥着L的手,因为我总是自诩是认路天才,旁边的L自然要当白痴看待。不管L是不是真的认路白痴,显然我们都很享受这样手牵手在人群中穿梭的时光。回到束河的小院子,月光慢慢的爬上来,照亮小池的一角,倒影中我又看到了屋角边上的蜘蛛网,仿佛一切又归于平静,呵呵,我喜欢这里。

飘过云南的日子 — 我和束河有一个约会

束河是一个安静的地方,我喜欢这里的安静多过丽江太多。和L就这样漫无目的在巷子里走来走去,变着法子给自己找乐子。与其是在寻找房子,不如说是在找一个安静的角落。那里有一块透彻的蓝色天空,阳光和煦的透过蜘蛛网挥洒下你的影子。在这里,仿佛世界只剩下一个安静的你,还有这永不停息的潺潺流水。

DSC_0310

束河阳光客栈并不是它的条件有多好,只是我和L都深深的喜欢这个有着独门小院的一角,总是不经意的抬头就可以看到屋檐下那片蜘蛛网,透过它看到蓝蓝天空无比的清澈,生个懒腰在躺椅上喂喂小鱼,时间就安静的过去了。无怪乎,那位宁波退休的老师盘下这家客栈一住就是三年。我问她:喜欢这里吗?喜欢,来了就不再想离开,虽然她的口音晦涩难懂,但脸上的表情告诉我了一切。我也喜欢这里,谁不是。

DSC_0324

累了坐在小溪边上,点上一壶清茶,拿着Kindle,安静的坐了一个下午。我居然在看国富论,谁知道这时的我在想什么。L侧到一边,看起了丽江的温柔时光。对呀,时间一下子就变得奢侈起来。浮上来的云朵,飘起的月光,照在茶马古道的青石板上,朦胧中透出柔和的色彩。于是又不想动了,寻一处清吧,呼吸着高原夜色涌起的冷意,听一曲叮叮当当。我只在琢磨一件事情,时间能再过的慢点吗?

DSC_0422

飘过云南的日子 — 还是去丽江吧

出发云南之前,我们并没有一个明确的目的地。相反,我最坏的打算就是如果真的在高速上遛狗,我就在贵州转一圈回来。可是今天就这样顺利的到了昆明,才知道想去抱彩云之南的佛脚。从来的旅行,我总是事无巨细的做好计划,但这几年被L的腐朽思想严重蚕食后,我也毫不犹豫投奔随遇而安起来。默念生命的奇妙总会发生在未知的下一秒,既然如此,就欣然享受好了。

而现在要享受的就是昨晚没有吃到的桥香园云南米线。不用担心,昨晚在北京路没有找到,昆明其他地方还有许多,不过试过几家之后,我发现我真正喜欢的还是文化巷那家叫胡九小吃的凉米线,真后悔没有多打包几碗在路上吃,反倒最后吃的那顿桥香园让我拉了一天的肚子。唉,为啥和L吃同样的东西,她就毛事都没有呢,我只能说她运气真的有点太好了。

DSC_0265

再次回到川流不息的高速公路来,一直开到大理,交通都没有想象中的拥堵。大理的古城并不是我们兴趣的重点,至少今天一整天的脑子都是洱海边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沿着洱海新修的环海路景色逼人,湖面的清风吹散了头发,在飘动阵阵银光的湖面看着太阳从山的那一头光辉不再,整个人仿佛要温暖的融化进去。汽车在慢慢的前行,让眼睛饱满所有的风景,直到再也看不见了,双廊乡也就到了。

 DSC_0277

仍然不死 心的沿路挨家挨户的打听房间。满了,确实是满了,不过并不影响我们的心情,找一家海边的客栈,不能住,总能吃顿饭吧。于是吃到生平第一份乳扇,还有一份满满的加了火腿的鸡汤,正逢中秋佳节,自然还少不了一份美味炒螺。

专门去看了那个叫沧海一粟的客栈,可是已经闭门不让进了。知道它是因为看了一个叫加菲的blog,她和他开了这个客栈,而我一直想找机会认识她们。如今真的到了这里,感觉却突然一下子变了样子。我若有所思的看看L,她也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走,现在就去丽江。

出发之前,我真的想着带上帐篷和睡袋,臆想着在洱海边上露营会是一件多么惬意的事情。但临出门的时候我还是放弃了,感叹一辆汽车与睡袋的单薄,却没有想到从双廊出来,有这样一块漂亮非常的绿草地,停上了许多车,旅行的人们已经欢聚一堂。我会心一笑,将来的将来,一定会回到这里,远方的朋友,我们来露营。

双廊到丽江还有100多公里,披星戴月的赶到丽江已经午夜12点,原来丽江的房价也翻了倍数,这就是扎堆的后果,不过我和L还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亢奋,因为明天,我要去的地方叫束河。

飘过云南的日子 — 高速公路免费了

我很欣慰自己可以坚持下来,每段文字的背后都伴随一段美丽的时光,那些逝去的永远不会再回来的时光,我隐约的感觉到我的生命在一点一点的消失,但无论如何,活着就是一种美丽,在那美丽的时候,请扬起你的笑脸。

高速公路竟然免费了,天下掉下来的馅饼。很多人嗤之以鼻,国庆假期,打开电视,慢慢的欣赏满城尽带黄金堵。但还有许多人,真的去捡了,成群结队,激动的等待2012年9月30日零点的降临,加足马力,马上就出发。我和L就是两个捡便宜的人,还真的万分激动的等过了12点,凌晨赶路。出行的理由很简单,我们想去云南。

在家里提前吃了中秋晚饭,打鸡血的一直等待凌晨12点出门,出门前我和L很默契的相视一笑:我们的旅行的开始了!本以为选择凌晨出行的人都比较脑残,而像我们这种脑残的人应该不多,如此嬉笑着上了高速,才发现不要低估人民群众的力量。在广东段,车速并不快,但也没有后来新闻里的高速公路上遛狗。等进入湖南,路况渐渐好转;到衡阳,道路立马变得一马平川,天也终于要开始亮了。当我从后视镜看到东边泛出的金黄,一点点照进L恬静沉睡的脸庞,一种前所未有的舒畅顿时涌上我的心头,那些难以掩饰的笑容与泪水,是那样的开心。以至于后来Z发来的嘲讽短信:你堵到哪里了?我微笑着想到一句歌词: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我对自由的向往。

DSC_0209

第一次凌晨开车,然后一口气20多个小时,一直到昆明。我和L永远有这样无所畏惧的勇气。前面是什么,不知道,走就是了,于是昆明我们就这样来了。这种畅快淋漓的路上风景,让我和L又不约而同的想起了2010年的西藏之行,时间总是很短,但挤挤就有了。

到达昆明已经是晚上,第一个冲击的就是昆明神奇的立交桥,这立交桥的阵势让我突然想起巴黎的凯旋门,以它为起点,道路星罗棋布般的扩散开去。哈哈,我也有不知所措的时候,而找酒店的过程中还极其恶劣的创了好几个红绿灯,不管怎样,今晚很累,睡的也非常的香。

 

Tip:
1) 超赞凯立德的电子狗,名不虚传的摄像头资料翔实;回来多日,居然没有领到一张罚单,这APP,谁用谁知道。

飘过新加坡的日子 — 租房,租个漂亮的小窝

那些在新加坡辛劳耕耘的前辈们,他们的艰辛换来了土地,房产,富足的生活;他们自然会比任何一个新来者有多更多的竞争优势。对于这个这个资源匮乏的国家,吸引外来的移民也是政府不遗余力的长期政策,看过国富论有这样一段话:当一切都可以资本化以后,全世界的自由流动必将成为不可逆转的潮流,外加上运输技术的蓬勃发展,那些叫嚣着反对全球化的家伙们还是省省吧。但书里面却说到这样一个有趣的现象,在资本化中过程中最关键的人却因各种各样的原因不愿意离开故土,哪怕他挣到的工钱也许只有100公里外同样辛苦程度的1/2,但他们依然心满意足的生活在原来的地方而不愿意离去。200多年过去了,这个有趣的现象似乎并没有改变,反倒更加验证落叶归根的老话。想想,人终究是社会性的动物,不管他多么的宅,网络多么的发达,这个世界多么没有别人只有自己。那种内心的,无法抑制的渴望,渴望了解他人,渴望被他人了解,渴望认同与被认同,从来的,自古至今的没有改变过。来新加坡可以有不同的理由,但最终的出路大都只有两种:要么彻底的抛弃这里,衣锦还乡;要么彻底成为拥有竞争优势的本地人,不管愿意与不愿意,让新来的继续PK,也分享一下胜利的果实。

那么,作为新加坡人所拥有的比外国人最具代表性的竞争优势:住房。新加坡的住房主要分两种:组屋与公寓,公寓就是天朝的商品房,有钱就有房。而组屋是由HDB(建屋局)主持建造的,为新加坡/PR专供的福利房,所谓的福利就是比市价便宜一半以上;所以在租金上面,组屋也比公寓便宜有一半以上。这里所说租金的便宜也是相对的,在新加坡待久了,总有天朝的兄弟找我比新加坡的物价。我想来想去,也就剩下房价与租金了。在新加坡租一套3+1的HDB房屋,好地段的要3000+,远一点的也要2500+。所谓的3+1就是3个卧室,1个客厅,1个厨房,1个公用卫生间。其中3个卧室中会有一间主人房(自带多一个独立卫生间)。如果是3+1的公寓,厕所会多点,还会多一个佣人房,但价格应该5000+以上了。

在目前的新加坡行业趋势,貌似干金融是最挣钱的,所以新来/读书毕业的竞争者们,租公寓的大都是金融才俊;我等也就能瞄瞄而已。好吧,租HDB也分两种,一种是屋主自己一间,再腾出其他房间给租客;另外一种就是屋主腾出整套房。对于屋主来说,区别就是,和屋主一起住,每年的房产税只有6%。而整套出租,房产税要收够10%。谁让你拿是HDB的房子出租,HDB的目的是让你住的,你却要整套拿出来,岂不是表示你很有钱,当然也要多收一点。

那么对租客而言,上述区别也迥然不同。新加坡人有共同的特点:就是超爱干净,和屋主住基本上就没有可能自己做饭的,然后还要多生出许多各式各样的屋主爱好。所谓的爱好,比如9点以后不允许开洗衣机,一个星期洗两次衣服就够了(费水),东西要这样摆,不要那样摆,洗澡不能超过15分钟云云。当然,碰到好屋主,三天两头煲汤给你喝,给你洗衣服还给你熨好,叠整齐。这些,完全看运气。但总的来说,和屋主一起住,最大的遗憾就是不自由,最好的幸福就是干净。如果租整套,上述两点正好相反,呵呵,你懂的。

另外一个有趣的现象,租房子不管是和屋主住还是租整套,有一个很活跃的群体叫中介(Agent)。我从来就不愿意找中介拿下一整套房,签一整年的合约。一是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老板会炒了我,或者那一天我不爽就把老板炒了卷铺盖回家,成为上述出路的第一种。二是我心疼要给中介一个月房租当手续费,当然屋主也要给中介一个月房租作为手续费,并且这费用是连续性,每年一交。这就是为什么中介在新加坡如此火爆的原因,当然也有不找中介的,比如直接通过Google找屋主同住,但一整套出租不找中介是极少数。

那么像我这种无所事事的蛀虫也得找地方住呀,中国人在它乡现在已经不流行唐人街了,每个地方总活跃着一些留学生论坛,久而久之,活跃的中心就变成了租房资源的信息交流地。比如法国的战法,新加坡的华新与狮城论坛。于是另外一个新生的事物出现了:二房东。所谓的二房东就是看准了我等的软肋,租下一整套,再分租房间给我们。唉,谁让一整套房那么贵呢?分租出去好歹能补贴点家用。但千万不要以为二房东都是菩萨心肠,他们交出去的中介费是绝对不会自己全担的。这是一个成熟的社会,AA制其实对大家都有利。不过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碰到只为占你便宜的二房东,你只能吐口泡沫,自认倒霉。所以二房东非贬义词,千万不要对号入座。

好了,目标继续缩小,我等蛀虫为了自由,只好找那些论坛中活跃的二房东。下面提供几个找房的小诀窍,好歹对得起我这些年多次搬家的辛劳。

 

1. 如果不想和印度大叔住,或是屋主住,你还是省省Google的流量。当然如果你想和屋主住,又不想交中介费,Google真是一个好选择,不过记得敲英文。而我呢,当然找中文论坛啦。华新的广告版我经常逛,狮城论坛也是一个选择,但是我喜欢去华新的主要原因是里面用户群大多是留学生或毕业后的留学生,中介比较少(这年头,难道中介不会上网?),而狮城的成分就比较杂。

 

2. 找那些靠谱的帖子,比如又贴有照片,又详细介绍房屋情况与人员构成的租房贴比那些三两字有房出租的新龙门客栈要好太多。并且实践证明用心写帖子的人,房子也差不到那里去。

 

3. 看好帖子就约时间看房,需要注意如下几点:

    1)HDB大都有公共走廊,房间不要靠走廊(有够吵的)
    2)HDB的房间大都不太隔音,一定要试空调与门外的噪音
    3)检查拎包入住标准(床,书桌,台灯,顶灯,插座,风扇/空调,衣柜,垃圾桶,鞋架,晾衣架,置物架,窗帘)
    4)检查床垫,这里的床垫都偏软,提要求要趁早
    5)检查公共空间,比如地板很脏,厨房很油腻,灯是坏的,电视机也坏了。呵呵,三个和尚没水吃
    6)检查厕所,抽水马桶是否工作正常,热水器是否良好;顺带看马桶的干净程度是否在可以接受
    7)家庭中的孩子,孩子再乖也总有哭的时候(特别是3岁以下的),不能勉强就千万不要勉强

 

搬家总是捡一次,扔一次,就如修马路,促进一下国民经济也没有什么不好。最省事的方法的就是拎一个箱子拍拍屁股就搬了,所以现在拎包入住的房间很多。我看过龙应台写过的《大江大海》,那些简单到一张木板当床的眷村里面,停留着多少说走就走的回家想念。可是,谁都没有想到,这临时的一将就就是50年之后了。人的生命没有两个50年,要住,就对自己好一点吧。

搬了那么多次家,我居然能从找房子上认识一个特别要好的朋友,也就有了下面这段话:找租客就像找朋友,为什么不找一个互相尊重并且欣赏的呢?祝互相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