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过新加坡的日子–我的生活在植物园

本来不想写回忆性那么强的文字,只是我内心越发的让我决定做一些其他的事情,面对周围这些无法再熟悉的一草一木,不留下一些脚印总让我觉得对不起自己,于是开始翻出这又臭又长的裹脚麻布。

每天中午或者晚上必经的台阶路是通往我亘古不变的秘密花园,这里没有让我喷嚏连连的中央空调,中间一个巨大的风扇让我老是回想非洲硕大无比的吃人蚂蚁,而这条必经之路总让我留恋中午的阳光,晒一会,把身体烤热了,补充一点热量,下午继续与空调冷冬作斗争。

2

这个漂亮的秘密花园,有着叫的上与叫不上名字的各式美食,几乎把各个拍档的餐食完整的吃了一遍,没有记住太特别的味道,仿佛这里与遍布全岛的Canteen没有太大的区别,而喝一杯酸柑水却是午后最享受一段时光,让我这充满空调味的脑袋休息一会。

1

这些周遭的热带植物,总是或明或暗隐藏着各式的小动物,最让我偏心的就是蹦蹦跳跳的松鼠,它们冷不丁钻出来,神奇地回望你一眼,再忽地一下消失的无影无踪。体积再大点,要算是距离500m开外Kent Ridge Park那些无赖讨吃的小屁猴子了。我忽然觉得人与自然是这样没有界限的,而我总会在通往秘密花园的小路上听见与那些我也说不上名字的小鸟们。当然,那只图书馆前经常光顾的白胖大鹦鹉是再也没有遇见了。有时候也会看到野小猫,它们并不那么怕人,相反,总会有人给它们送吃的,而我总是惧于某PHD男的恐吓不敢过分的接触它们,而这种恐吓和小时候被老妈恐吓我癞蛤蟆会射毒液一样让我起鸡皮疙瘩。这些野小猫有某些人类没有的神秘病毒,都是可以致命的!!呀,我可是被打了好多次狂犬疫苗,被猫猫抓了无数的人呀,身上也该百毒不清了吧。

3

不过最让我乐的就是那些无处不在黄嘴乌鸦了,它们总是旁若无人的翻食各种吃的。你瞪它,它还撇过头来瞅你,反正就不会把你放在眼里,而我总是要存心去拆散它们的任何好事,一副气死不要命的态度。只是黄嘴乌鸦总是成双成对的出现和你周旋,让我好气又好笑的看着它们联手抢回我搞乱的食物。哎呀,不要怪我那么坏,我只是有点想家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