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码保护:思考的力量 — 你对得起信任吗?

这是一篇受密码保护的文章,您需要提供访问密码:

Advertisements

飘过新加坡的日子 — Kranji War Cemetery

一座纪念碑,埋葬的是那些在2战中牺牲的军人,有名字的和没有名字的,整齐的排列在这里。上次访问墓园是什么时候?让我想想,那个巴黎郊区的小山,顶上一块空地是一片残缺的公共墓园。有些墓碑因为年久失修而越发残破不堪,但是整个却打扫的干干净净,就好象洗了许多许多次白衬衣,发黄的领袖却透露中纯洁的肃穆。那天太阳西下,阳光透着风吹得脸角发凉,我却一点都不害怕。在小径上徘徊,看着许多墓碑下都放着一束鲜花,黄白相间,透出一种淡淡的凄美。也许处于敬意,我并没有拿起相机,远远看着一家人摆上鲜花而慢慢离去。这里没有香炉,也没有纸钱,有的只是那束束淡美的鲜花,洁白无暇的墓碑上的那些小字。每个人都会离去,带不来,也带不走,如同身体的变化,思想也会变老,也会毫无保留的离开。所以,我并不相信所谓的永恒,即使那位大师不朽的篇章,也只会在我的大脑里被我肆意蹂躏,最终成为我思想的一部分。但别人会说,那就是那位大师所要带给你的礼物呀,他的生命没有了,但他的思想却通过了你延续了下去,为你点灯,照亮前路。嗯,看来,书中自有黄金屋并非古人的意淫。我也终于有点开窍,记忆留给自己,文字带给别人。只是我这种杂糅了各路江湖的思想怕是要败坏了各家各户的名声,而我还远没有到众佛归一,独树一家的境界,还是让我此等江湖流氓自生自灭好了。

DSC_8989

又是清明时节,小学时代的爱国主义传统扫墓早已不复存在,依稀记得那段日子,雨总是淅淅沥沥的下个不停。对于家庭的传统,离我最近的外婆也在几年前过世了,记得她老是骂我和表弟抢电视机,现在连骂声也也听不到了。离家是越来越远,清明也慢慢成为心中的节气。母亲说她每年都给外公外婆扫墓,也不再指望我们这辈了…..写到这心里很沮丧,有些话我还是不要说了

DSC_9003

墓园正中有一块碑,有一句话:they died for all free man 如W君所言,我们生活在一个不算好,也不算差的时代。对那些先辈流下的鲜血,不管处于什么样的动机,他们是真正用生命换来的平和。就为这个,我来到这里,骑了2个小时的自行车,风雨无阻地来到这里。看看他们,提醒自己,无论如何,都应该去好好珍惜世间的美好,无关怎样的生命,活下去都是值得的。

DSC_8997 

墓园只开放到6点,管理员看我没有走的意思,只是安静的等我,不催也不赶。我倒不好意思的向他道歉,他反倒把门锁交给我:我先走了,你走的时候帮我带上铁门…..我看着这位印度uncle沧桑的脸庞露着温柔的微笑,我眼眶一下子红了,我是多么的爱这个美妙世界,生命永远有着一份期待。

飘过新加坡的日子 — 新加坡空军开放日

RSAF听起来没有U.S Air Force那么牛,但基本上新加坡空军的装备主要来自美国,曾听过一个为国防部效劳的新加坡mm神秘的告诉我:不要看新加坡小,它的空军基地可是驻海外的….饿,我有点错然,每次坐绿线从西穿到东,1个小时的路程总是给我城市生活的错觉,甚至骑着自行车满满的在岛上转一圈,也从来没有感觉我穿越的是一个国家。然后呢,越发拥挤的交通,让我想起新加坡家庭竞相买车的疯狂,阿拉呀,现在一块1.6升以上排量的汽车拍照都勇猛的突破了8万新币。我曾经问R,新加坡本土居民应该每个家庭都会有一辆车吧。R摇头却没有和我过多解释,只是说这满大街拥堵的交通呈现给你的是假象,汽车对于普通新加坡本土家庭依然是个奢侈品。不免想到现在岛国越演越烈的排外风波,反对党能大张旗鼓的拿下某个大选区也就不奇怪了。只是,我总是觉得这些摇旗呐喊的应该就是R所说的那些把汽车还当作奢侈品的本土家庭吧。最近读了一本经济学书《undercover economist》,自卖自夸的套用里面的一段话:英国的护士工资为什么总是涨不起来,因为护士产业大量依靠外国移民。新来的人面对竞争,他们的工资不会涨上去,等他们发达了,后来的人又前仆后继的冲过来,薪水还是不会涨。老人对新人,新人对更新的人总是有这样的比较优势(marginal product)。这样理解,新加坡的精英政府真是做了一个很好的买卖,因为移民政策不但增加了税收,还增加了各式消费(衣食住行,教育),本国居民也拥有了比较优势如土地(房子,铺面),职位(语言优势),商业活动(社会关系)而得到更多的利益。只是那些没有借移民政策的东风而享受到好处的人群,忽的觉得外来 移民抢了他们的饭碗,扰乱了他们的生活,于是就大言不惭的要把外国劳工们都赶下海。不要忘记了,即使现在高高在上的公寓房价,也就刚刚超过1997年的金融危机。这样一个没有资源的国家,不会因为把移民赶走就可以涨工资的,资本的逐利本性自然会向低成本国家转移,他们最终面对的不是涨工资,而是失业,结果会更惨….

DSC_6999

RSAF开放日始于1年前,我拖到现在才写,其中有些PP的照片想贴,但因为那句:人们总习惯展现最美的一面,如孔雀….让我很纠结,眼见为实的照片真的美好的吗?还是只是你想要表现出来的美好?最近比较生气,额外的原因除了报纸炒来炒去的移民政策收紧,还有就是各国的军备开支,貌似中国被骂得很狗血,其实新加坡人均国防开支可以排到世界Top3了,让这RSAF开放日也超有看头

DSC_6933

军队开放日不是每年都有,我虽然不是军事迷,只是觉得这样的开放日一下子把原来很神秘的东西拉得那么近,纯粹是好奇心在作怪。海军前年开了我没去,空军去年开了我去了,不知道明年有没有机会能登上电影中活灵活现的潜水艇玩玩,只是明年,好远哦。

DSC_6937

RSAF空军基地开放两天,可谓盛况空前,男女老少家庭齐上阵,这貌似是新加坡的传统,但逢大小节日,只要有个名录,总会吸引许多人捧场,这貌似和素质毫无关系,纯粹是华人喜欢热闹的生活方式。小朋友在这一天是最开心的了,我那么一丁点的时候只有自制的木头航空母舰,还有几架朔料小飞机。就是这样,也居然可以一个下午玩的不亦乐乎,当然为了做那个烂木头航母,还把自己的手划出许多口子。

DSC_6991

除了看飞机,各大军工制造商们也都来捧场,老伯伯慈眉善目的,不时搞点小礼物贿赂你,让你觉得这些战争贩子也不是那么冷酷无情,当然,他们其实就是了。

DSC_6972

阳光很好,活动很炫,自我陶醉了一下午,晒得是七窍生烟,而站岗的兵哥还真是上相呢,而那个运输机里的“豪华座椅”坐上去一定会颠的屁股痛死的。

 

Tips:
http://www.mindef.gov.sg/rsafopenhouse/highlights.html
空军基地有专车接送,这一天空军博物馆也免费开放

飘过新加坡的日子– 卖荔枝水库(MacRitchie Reservoir Park)

卖荔枝水库在新加坡的中部,与周围水系连为一体,成为一个大大的淡水湖。经过新加坡政府的不懈努力,貌似要在201x年后要完全摆脱对马来西亚的淡水依赖。说它卖荔枝并不是因为有什么荔枝可卖,只因为名字亲切成为我肆无忌惮的口头禅,当然还有那句:桥到船头自然直的也约定成俗的朗朗上口。

DSC_5719

我喜欢这里不单单是它拉近了城市与自然的距离,更多内心的感情都寄托在那微波荡漾的清爽湖面之中,如同一望无际的大海,顿时安静了自己千丝万缕的思绪。油然一笑,那个Phd男曾经因为essay的摧残,居然一溜烟在夕阳西下的时候打taxi到卖荔枝,狠狠的走上了一圈,嗯,这里是一个看落日的好地方。

DSC_5688

沿着湖面的道路不长,七拐八弯就步入了小径深处。遮蔽的热带雨林,湿漉的黄泥路,连呼吸也变得清新起来。全程下来,3,4个小时在不知不觉中一闪而过。绕了一圈回到起点,找个小椅子,微风斜靠,看调皮的小猴子旁若无人在路边讨吃的,或者偷偷的瞄见树梢上的松鼠上窜下跳。再怎样就对着湖面,看那些磨磨蹭蹭钓鱼的人们,我确切不知道他们是否真的能钓到鱼,或者他们只是聊以打发空闲的时间,但从他们脸上的表情我看得出那种轻松的悠然自得,这也许就是所谓的安逸吧。但我开始有点害怕,害怕自己开始对许多东西失去兴趣。我依然记得那个来新加坡多年在NTU 做fellow staff的房东,有一个漂亮的女儿,一所大HDB,陪伴着善解人意的妻子,勤劳的女佣,哦,还有一辆丰田小车,日子过得平淡,舒适而随意。我总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和他一起看凤凰卫视,看到中国痛处,我总能感到他骨子里的某种幸灾乐祸。或者说,他是爱这个国家的,但只是远远的站着;而我,只是不说话。有次我问他:中国那么大,就不想再回去了吗?他想了想,只是回答我:在这里很安逸……哦,安逸应该是个褒义词吧。只是我有点不屑,如果连好奇心都没有了,那么对自己,将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

DSC_5705

好吧,迎着落日的余辉,轻望着天际飘来的月亮,美美的一天就这样安安静静的过去了。

Tips:
http://www.nparks.gov.sg/cms/index.php?option=com_visitorsguide&task=naturereserves&id=49&Itemid=75
地铁黄线CC16 Marymount现已开通

飘过新加坡的日子–地球一小时

WWF搞地球一小时,旨在唤起人们对环境的重视,有没有资本碳排放的阴谋论我不得而知,只是总觉得奢侈不应该成为人们竞相追逐的目标,简约的生活主义其实并没有什么坏处。

去Marina bay拍夜景的动机酝酿了好久,似乎一直都在等着一个机会,或者等着给自己找一个理由。在一座城市生活久了,越来越对周围的美好事物视而不见,或者说总是会有大把的机会遇见这些美丽。于是就懒惰了,懒惰到连自己都觉得没有什么是非去不可的。好吧,我很矛盾,今天就出发吧。

WWF在义安城门前摆擂台,共商晚上8:30的倒数,我也就擦肩而过。猛然发现Orchard路在周末不是一般的繁华,人流一路摆到City Hall,我却找了个清净的地方NLB看小人书,说是小人书,其实每次都去翻一本叫《旅行家》的杂志,没有纯粹的卖广告,还不时给我小惊喜的清新小文,时间就这样零零散散的打发过去。夕阳照下我的背影,一切都随意自如,看到出彩的那个住在远方的李娟:“那个想要裙子的小姑娘,每天对着爸喊热,爸爸想得多简单呀,就爽利的把她剃了光头,光头的小姑娘就不喊热了,也不指望新裙子了…" 哈哈,天黑了。

DSC_9052

不知道是微风和煦,吹得我点飘飘然,还是Marina Bay前这潺潺晃动的湖水让我心仪有佳。我总觉得坐在湖前发呆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或者我本该就是属于这里的。而湖对面那灯光闪烁的CBD,在八点半的指针划过一刻,轻轻的也就黯淡了下来了。一栋两栋,我想起了那个将小鱼捡回大海的小男孩,这条在乎,这条在乎,这条也在乎…. Maybank干了一件好事,NTUC却明晃晃的亮着,回头望见旗舰店LV,依然是灯火通明….

DSC_9038

Marina Bay有太多有趣的灯光,还有新开放的艺术博物馆,在那巨大墙幕上投影出来的漂亮花蝴蝶,一飘而散的蒲公英,如同点亮心中的花火,陶醉着快乐的芬芳,不愿离去。

Tips: http://earthhour.wwf.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