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过新加坡的日子–加拿大电影节

加拿大电影节居然就已经两届了,上次忘记了看没看,这次注册参加却把我给拒了,理由也堂而皇之的人满为患。于是乎很邪恶的写投诉信,大体内容就是如何热爱电影,如何仰慕加拿大的导演,不让我看我会想跳河云云,接着又强烈鄙视这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恶劣行径。总之在新加坡,投诉这玩意还是很管用的。晚上就收到了回复,大体也是抱歉加无奈,什么人员爆仓,最后作为投诉妥协的产物,开幕式是甭想了,提供周二与周三的waiting list。注意,是waiting list。于是你来我往的客套开始了,先是大加赞赏一番组织者辛勤劳动,后又强调对电影节的无限期待云云。最后很"神奇"的在第二天收到了确认座位的邮件。好像在菜市场与阿姨讨价还价,结果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彼此心照不宣的过程,哪怕形式都是一定要的。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成熟社会约定成熟的规则,虽然大家都心知肚明的知道没有所谓的爆仓,也没有什么苛刻waiting list,事情总有迂回曲折的方法,却不要说出来,偷偷的,心里笑笑就好。

周二信心满满的去Alumni House看电影,本想是部喜剧,却看到了《Incendies 》,不明其中的意思,只知道和中东有关,回来之后才知道有个那么痛的名字《焦土之城》。以前看过一点历史的皮毛,知道魁北克是座法国人的堡垒,也知道最后被英国人赶出加拿大,法语却活了下来。魁北克原想应该就一小城镇,结果google地图把我给惊讶的,一个魁北克等于三个法国,居然能出部这样的电影,果然是高手。

解了魁北克的疑惑,电影也把我带到了黎巴嫩的中东,回来维基再一次恶补中东的故事,原来缠绕在心中的十字军与大马士革的决战,再到君士坦丁堡的陷落。原来沉沦下去的不是十字军,而是耶稣基督在中东的衰落与穆斯林的迅速崛起。君不见,印尼土著由印度教变穆斯林只要几百年就完胜了,留下巴厘岛寂寞的落日,再牛的王也要对着大海一声叹息了。我一直一直很痛恨什么两者皆可抛的荒谬,一边却惊叹于他们真正根植于内心的信仰,另一方面又狠毒诅咒他们在这样所谓真主/上帝/马克思的召唤下狠狠的拿起武器,动起刀子,不留一丝怜悯。

什么狗屁的宗教,没有留给生命一丝的残喘,你有什么理由去剥夺别人应有的生命。看着电影,痛击心灵的不是女主角那漠然惊恐的眼神,而是AK47枪托上的圣母玛利亚…..宗教带来了灾难,而灾难的之后的鲜血横流却是无尽无止本能的抗争。这,早已超出了信仰的范围。每个个体在这样的风雨飘摇下,谁又能独善其身去说我要爱护生命,爱护大自然呢?

凤凰大视野说到徐蚌会战的时候,一位军官如是说道:都是中国人呀,但大家都杀红了眼,你不打我,我就打你…..人在某些环境下,是真的没得选。江湖呀,战争呀,所有的罪恶都赤裸裸的呈现在所有人面前,所有的卑鄙,无耻,邪恶,所有体面,尊严,善良;它们在战争面前都不值一提,还有什么比活下来更值得期待的事情呢? 亲爱的人啊,我,你,每一个人,我们的生命就只有一次,永远不会有下辈子。要珍惜,就好好珍惜现在,今天的所有,周围的每一个人。战争,还是让它离我们远一点吧。

image 

Link: https://www.alumnet.nus.edu.sg/event/canadianfilmfest/canadianfilm2011.html

Advertisements

飘过西藏的日子 — 让我远远的瞄一眼可可西里

从沱沱河翻过五道梁,就是茫茫可可西里无人区的边界了。L君依然还是不死心,眼睛争得圆圆的,不放过一个活物。而她还真有两把刷子,每每在我眼睛打架,昏昏欲睡的时候;她会发出惊人的分贝,我考,这那来的气功,能让我毛骨悚然吗?神奇就神奇在,她看到了,我却没看到。藏羚羊就算了,野驴更是没踪迹,倒是许多野鹿;有成群结队的,也有特立独行的,远远的跑过来,又呼的一下从车的一侧飞身而过,还时不时回头望你两眼,算是望穿秋水了。往往这个时候,总会伴有强大的惊声尖叫,我总是呆头呆脑的拿出相机,强忍着这让我哆嗦的女高音,慢吞吞的寻找那些活物的蛛丝马迹。

DSC_4943

L君终究没有看到藏羚羊,虽然她很有指鹿为马的潜质,但在强大的舆论与事实面前,她不得不承认那是鹿不是羊。乖了,甭想着什么羊角了,咱回家喝羊汤去吧。

DSC_4959

翻过昆仑山,周遭的自然环境迅速变脸。昆仑山前好歹有些绿色;翻过之后就全成了戈壁滩;接近格尔木的时候还体验了一把戈壁滩飙车的快感,应验了某句话:就是闭上眼睛开上一个小时,都不会在戈壁滩上撞到什么东西。

DSC_5003

心里有点稀落,西藏~我离你是越来越远了。

—————————————————华丽的分割线————————————————————————————-

写到这,西藏之行就这样悄悄的结束了,古人说日行千里,我和L君围着祖国大好河山转了一圈,终于明白我为何如此纠结新加坡这片方寸土地的寂寞,而行走在路上,给予的不是心灵的冲刷,我想我也不会升华成什么伟大思想或者变成土地公公什么的,只是眼睛里飘过那些风景,那些人,经历的那些事,就满肚肚饱饱的如此满足,我的心真的感觉很好。

不写什么总结陈词了,只是2年前的话留点味道的写下来了,如此而已,也仅此而已。

那天一口气买了几年的域名,而这免费的空间貌似还可以继续下去,我也没有什么紧迫要写些什么的冲动,在这里,只是随心,也不靠文字吃饭,嗯,就这样吧。

飘过西藏的日子 — 沱沱河 好久没洗澡了

今天起得很早,一方面是纳木错湖边这朔料板房实在冻得厉害,另一方面也想弥补没有拍到布达拉宫日出的遗憾,怎么着也要拍拍纳木错的日出把。L君早还在神游,嗯嗯,明显不在拍照的状态,用她的话说:还在睡呢。早上的湖水沙沙作响,太阳的散射光已经让天空布满一种神秘的泛红,早游的海鸥不时飘过湖面。和L背对背的靠着湖边,安静的等待着,享受着纳木错湖清晨的宁静,只是,这静得真有点冷。

DSC_4847

好在太阳大叔一点也不吝惜它的光芒,虽然阳光照在身上没有什么特别温暖的感觉,但心里却很满足。美美得吃上一碗四川拉面,准备出发。今天会走过那曲,走过安多,进入青海;翻过唐古拉山口,下到雁石坪,穿过可可西里,看到传说中的藏羚羊……唉唉,打住打住,还藏羚羊呢!好好开车把,今天换作L君,一路上一直不忘记叨念着藏羚羊;还想捡个羊角啥的玩一玩~呵呵,唐古拉山口堵车,晃悠了好一阵,哈哈,你是没希望啦,今天能开到沱沱河算不错了。

DSC_4891

青藏线的降雨明显比川藏线弱太多,很多高原的山坡草原都半黄不青,看到青藏铁路不时穿行其间。有点YY,感叹一下咱国人的生猛~开到沱沱河,L君还真来劲,非想开到五道梁不可。被一兵哥哥吓住了,说五道梁不适合人类居住云云,后来才发现这兵哥哥是出来拉他们兵站招待所生意的。看这些兵哥哥满脸热情;一过去就要给你搬行李,还死活还不告诉你价格几许。好在L君聪明伶俐,你不告诉我价钱,我就死活不进你门,最后招了,300元一晚。老大,外面三江源招待所80一晚,到底谁宰谁呀~~

拉萨,纳木错,沱沱河,三天没洗澡;我想L君一定给憋的….

好吧好吧,YY一下明天说不定过了五道梁能捡个犀牛角啥的…

飘过西藏的日子 — 一不小心到了纳木错

昨晚下雨,寻思着天气不好,而青年旅馆这厢也瞎灯黑火,连个窗户都没有。我很诚实的说,6点闹铃响时,我确实是醒了;但是…..就犹豫了那么一秒钟,最终没有挪窝,灿烂阳光的布达拉宫就让我的懒虫给错过了….. 6层青年旅馆的免费早餐一点油水都没有,稀饭都能当水喝了,但透过玻璃遥望那不远处的布达拉宫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真恨不得冲出去,把它一口气抱回家。呵呵,它还没有小到我能抱回家的程度,而L君还因为让她气喘吁吁的爬上6楼担心吃不到早饭而对我愤愤不平,脑袋咕噜了一个早上。

DSC_4593

八角街依旧人群熙熙攘攘,一派平和;不过武警巡逻队与特警在不远处小心翼翼的看护着这根脆弱的神经。L君顾不得这些,她早已春风得意的寻觅大街小巷,搜罗新奇。大昭寺的美是一种繁荣,而布达拉宫就让我感到肃穆。看似不高的台阶,却爬得半死。多走两步都恨不得把屁股贴到石头上,这样一级一级上到白宫;从白宫再到红宫。回想几百年前,达赖政教合一的权威就在这里建立,1000年前的松赞干布的法王洞就在这里落脚。布达拉宫留给我们的不仅仅是红色的房子,白色的墙;更多是历史的影子。

DSC_4628

下了布达拉宫就直奔纳木错,路上我和L君一直在争执一路相随的那座漂亮的雪山到底叫啥名字:我说是念青唐古拉山,她说我胡扯;一直到纳木错才分出胜负。原来,那路上我们费尽力气跳来跳去玩抓拍的背景雪山真的是传说中的念青唐古拉山!虽说到达当雄快6点光景了,太阳还是照的很美,我想着去纳木错拍日落,于是就拼命往里赶。要知道,从当雄县城到纳木错湖还有70公里,等到了以后发现面前还有座小山把太阳给挡住了。那就翻山吧,纳木错海拔4800米,接着翻这座小山就真的快吐血了。当真是双手并用爬山去了,我摸摸累的半死的屁股,哆嗦的嘴巴蹦出一个字:值!远眺念青唐古拉山,它就这样安静的凝视着这蔚蓝的湖水,凝视着斜挂在西边的太阳用那最后一丝余光从湖边轻轻的划过。

DSC_4776

飘过西藏的日子 — 拉萨,终于是来了

从工布江达翻过拉萨的分界米拉山(5013米),我知道离拉萨的脚步是越来越近了。今天的天气特别眷恋我们,昨晚的乌云一扫而空;留下蓝天白云与金灿灿的油菜花。嗯,是油菜花提醒我,这里海拔还是很高,春意正浓。一口气冲过墨竹工卡,离拉萨近在咫尺。想起昨天在八一买的高原西瓜,清凉爽口,用L君的话说就是:可甜可甜了…..

DSC_4444

不过L君这厮把我心爱的钛合金勺子连西瓜皮一块扔的一干二净,从此旅途中又多出这样一句口头禅:你赔我的勺子;L君也不忘回敬一句:你是蒙古摄影师….

DSC_4518

拉萨,因为它3600多米的高度让很多人从冲动变成不动。但又因为它的高度,它的历史,它的布达拉宫,它的众多故事让它成为众人心中某种理想的意念。我想起一句话:这辈子,你总会去拉萨的;你不在拉萨,就在去拉萨的路上….虽然看到布达拉宫的第一眼,心理飘过一丝失望,想象中的那样一座如天鹅堡一样坐落上威严高耸的红山山巅之上布达拉宫会有多么气势恢弘,却没有想到它是如此不协调的正正的落在市中心的广场之上。不经感叹商品社会对拉萨的冲击是多么之大,也感叹布达拉宫如同岁月年轮一般改变其价值。那当年遥不可攀的布达拉宫,如今只需要100元的门票;王朝将相已经远去,达赖也将终究是回不来了。

DSC_4562

晚上又下起了小雨,不知道今天下午拼命抢到的预约门票,明天是否能一睹布达拉宫的朝阳。L君早已兴奋哇哇的在八角街混迹,仿佛N久没有吃肉的困兽,憋足了劲要在这里发泄。完了还不忘清点她的战果和唠叨她念念不忘的工艺首饰,还有漂亮衣裳。我心里暗笑,再多看两眼,她一定会买的。果其不然,第二天她看上的裤子与项链全部到手;可惜她对金属过敏,而裤子居然是泰国货~~顿觉老板太不靠谱,居然批发泰国货来拉萨来卖。不过看她陶醉的样子,泰国货又有什么所谓。

今晚定闹铃6点,明天早起,遥望布达拉宫的华丽朝阳

飘过西藏的日子 — 排龙山边玩漂移

波密镇到林芝八一镇就剩下最后一道难关:排龙天险。看来川藏线走烂路的日子就快要到头了,只是天空一直稀稀落落的下着雨,忽大忽小;心情也有点七上八下忐忑不安起来。纠结着要把备用轮胎给换了,波密好歹让我翻出一家,居然告诉我这真空胎爆成这样是没法补了。看我将信将疑的表情,小伙子不忘再补上一句:可能内地技术高能补,但我这,双手一摊,是真没法补了…..不补我心理就欠着个疙瘩,于是就买新吧;没有原厂的,但是有同型号的;终于是换上了。 

换轮胎的间隙我还不忘打探路况,小伙子爽朗的笑到:你们觉巴山都能过来,后面就那么一点点了。看我还在犹豫,小伙子继续安慰到:前段时间有辆奥迪也是从觉巴山过来的,也是爆了胎,也是在我这换的,最后还是就这样过去了,木有事啦,放心好了。好吧,死马都当活马医医了,我早已没有折回觉巴山的勇气了,嗯,打死都也不回去!磕瓜子的L君只在一旁偷笑,这啃瓜子的路人甲,也太让我失望了。

去到了传说中的帅哥餐厅,天,后来一路都是帅哥餐厅;还吃上了他们的招牌菜糖醋鲤鱼。赞得直流口水,以至于我和L君的口头禅变成:看到鱼就说这鱼都几有鱼味,看到一颗石头就说这石头都几有石头味。当然,吃饭的功夫也不忘胡吹一下将这什么高山鲤鱼,打入内地市场;什么走出中国,走向全世界云云….谈笑间,鲤鱼灰飞烟灭,新轮胎也安装好了。一切打点完毕,准备明早上路吧。

晚上在旅馆遇到一开丰田4500的师傅,告知通麦有一段会天天泥石流。当然,天天泥石流也自然就有天天铲车,怪抓之干活。所以不用赶早,等工人上班把泥石流铲平就慢慢过吧。嗯嗯,金玉良言,谨记在心。其实,按照L君那赖床的劲,想赶早估计也赶不上的。

DSC_4313

嗯哈,波密的早晨烟雨朦胧,恍若置身江南。就这样飙着什么东西什么味的口头禅上路了,好像小学生春游般High得不行,而波密到古乡村一段也继续延续昨日美景,风景如画。等到了古乡沟时顿时傻眼,前面的公路变成一片水泽,嗯嗯,索通泥石流;水毁路段延绵60~70米。倒吸一口凉气,这空调可真冷。大场面这还头一回经历,瞄一眼L君,嗯,这回不磕瓜子了;全神贯注的不知道望哪里,一只手却紧紧的抓住扶手。看着前面一辆越野匍匐而过,我深呼吸,再深呼吸,嘴巴里挤出一个字:过!L君咬咬牙,回应到:好吧!不知她这句好吧,是给了我坚定的力量,还是惊悚过头,思绪也飘到了外太空。反正内心是打定了主意,死也不走回头路了。汽车前车盖冒着白气,我沿着前面那辆车隐约的轨迹摸索前进;水流不小,石头在车底咣当作响,已经故不上那么多了。抓紧方向盘,踩住油门就这样吭哧吭哧开过去了。爬山岸来,额头飘过两滴冷汗,我做擦头状;L君终于憋不住笑出声啦,不断喃喃:好惊悚,好惊悚。我俩会心一笑:车没坏,人也没事,后面的路虽然还很长,我们却可以如此坚定的走下去,绝不回头。只是这L君就光顾喊惊悚了,咋不拿相机出来给我拍两张呢,也好让我以后在旁人左右威一下,这厮真该打。

DSC_4374

好路没走多久,接着就是通麦泥石流;时近中午,太阳没有了影子,好在这只是几百米,有的仅仅是泥浆水坑,道路工人还是很尽责的。荡荡秋千,压着车辙也就过去了。嗯嗯,排龙14公里还在前面等着我们呢。排龙天险确实不是盖的,过那段武警叔叔守的木头吊桥就先把我给镇住了。后面的路与觉巴山差不多,不同的是这段除了旁边悬崖不时冒出来头来吓吓你以外,还有就是这雨后湿滑的路面,让汽车不断做惊悚的甩尾动作。就这样飘来飘去,居然不知不觉就摆过了排龙天险。我又在一边擦汗,L君早已经兴奋得不知道YY到哪里去了,她现在心里是满眼的拉萨,哪管这个或是那个帕龙藏布江大拐弯….

从排龙到鲁朗,从鲁朗到八一(林芝首府),再到工布江达(名字我喜欢)。正如所有问路的人所说,过了排龙,你要还开不到拉萨,那我就真没辙了。细雨蒙蒙,没有在色季拉山上远眺到南迦巴瓦峰雪山。但鲁朗林海与雨雾环绕的雪山都给人以无尽的联想;草原上放牧的牛羊,悠然休憩的骏马,还有盛开的鲜花,无处不美景,无处不画卷。

DSC_4416

这里还有个小插曲,据说L君因为我这位专职摄影师由严重摆拍嫌疑,摆得她心情全无;脸上的胭脂粉墨也全都失去了光彩。后来在挑选照片的时候,她还隆重的宣称,我的摄影水平实在太烂,这照的不好,那太突出。老大,我不过出来混口饭吃的,给你打工还被你踩成这样,这还让不让人活啦。

好吧,明天,明天就到拉萨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