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过西藏的日子 – 米堆小冰川

写到这份上被卡住了,我很生气,生龙活虎留下的日记,活生生的找不着了,前后都有,唯独八宿到波密这段路就没有了,顿时没了提笔的兴趣,仿佛失去了方向。最近被两件事困扰,一是免费的空间频繁打广告,在我痛下决心去买空间的时候,它居然又好了,原来是许久没有登录了,人家想我回去看看。二是坛里收了许多博客,今天扫街,许多链接都早已失效了,看来想做一件事情很容易,但一直就这样的认真做下去,真的很难。答应自己要把它写下去,答应了,就要认真的做下去。

2010.07.15 八宿出发 

昨晚到八宿都已经伸手不见黑夜,宾馆停车场塞满了大大小小的进藏车辆,我冲L眨眨眼:明早早点起吧?行…那么几点?7点行不?行…..结果就是说好的7点早起变成9点才爬出大门,而整个车场就剩我们这辆孤单的小影子。以至于整个旅行都充满了与L心照不宣所谓早起的无耻耍赖,晚上睡觉前的调侃也成为明早6点,5点半这样满嘴不着边际的忽悠。其实,这样也挺好,这让我觉得,我并没有什么是真正想要去看到的,而在意的是时间过去的一点一滴。

DSC_4155 

因为在金沙江头爆了一个轮胎,在八宿战战兢兢的找地方换。转了一圈,全镇停电,反倒是露天市场热闹起来。毫无顾忌的和L大包小包的买蔬菜水果,在高原吃黄瓜,西红柿真是一种享受,特别是中午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时候。我们大部分的午饭都是在车上草草的解决掉了,抓到什么吃什么,一直熬到晚上找到落脚的小镇,再一番各式美味的海吃海喝;但最中意的还是那辣子飘香,麻麻的川菜味儿。

去波密的路上经过然乌湖,还有米堆冰川。然乌湖的水黄黄的,却有冰雪融化的刺骨,而米堆冰川也因为夏天的融化而不断后退。我和L气喘吁吁的裸奔2个小时,居然离那块大冰疙瘩还差了好远,终于放弃了,拍个远景,美美的回顾它一眼。这厮,只可远观,不可近前。出了米堆,旁边的帕龙藏布江呼啸蜿蜒,有点适应不了沿江那段长长的搓板路,不能幸免的享受到了山顶落石。还好,只有小小一颗,也着实把车顶砸了一个小坑,在车厢里却听得天崩地裂,惊得我一身冷汗:这冷不丁,难不成又爆胎了,完了….

DSC_4285_345

剩下去波密县城的那段路,简直就是318景观大道的精华,海拔由高而下,一下从雪山变成了密林。而最得意是在波密县城吃了一条高原糖醋鲤鱼,这也成为我和L茶余饭后的精彩聊资:比如把车卖了,在这里开个高原鲤鱼饭庄,再搞个高原鲤鱼垂钓,再不成就空运回广东扫平果子狸的餐桌。这样YY中,伴着潺潺江水与朦胧的月色静静睡过去了。我想那晚的梦一定有高原鲤鱼….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