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过迪拜的日子 — 鼻涕虫

2011.02.08

那天还在笑话Z君,说他的鼻炎是不治了,他承认,自从大学认识他以来,他的鼻炎就没有好过,不,应该是更加严重了。不过,现在对于我和他也是50步笑100步了,他从小养出的鼻炎,我当IT钳工两年就赶上了,虽然打死也不肯用药,除了畏惧抗生素的威力,也闲麻烦罗里罗嗦。现在感觉越发严重了,那种鼻涕眼泪刷刷流的感觉真是痛不欲生,L君还讨厌我的鼻子,说要把它割掉,气得我半死……

早上起来牙龈出血,我知道那是鼻子惹得祸,现在不但牙龈出血,鼻黏膜也被我剧烈的省鼻涕运动给损伤了,唉,真是祸不单行,而我眼睁睁的感受着一点办法都没有。昨天被Anord放鸽子,说好7:30不见不散,最后8:30才姗姗来迟。今天想睡一个懒觉,7:30不到那追命电话就冲出来了。我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穿上衣服夺门而出,你可以想象那状态有多么窘迫,乱蓬蓬的头发,一圈胡渣,肚子还咕噜咕噜叫了一个上午……一脸囧相……

 

回来的路上听起了孔子,天安门前挂一孔子像还能让锵锵三人行聊上半天,我觉得,有点扯。心向往的地方就是家了,我是无神论者,但会去尊重别人的选择,价值观应该已经成熟了吧?否则怎么会说三十而立。今天来得太早,索性上上论坛看看新加坡的房子,有点犹豫,有点感伤;面对即将到来那个鱼龙混杂的地方,我要以或惨淡,或麻木的心情去面对,好在混迹江湖多年,这样也就习惯了。只是觉得这种生活对大多数人来说,有那么一点可怜……

 

某君提议小葱拌豆腐,啊,好像吃哦,可是买不到豆腐,也不想开土豆烩牛肉,吃鸡吧,明天想个好招……

Advertisements

飘过迪拜的日子 — 沙尘中的骆驼

2011.02.01

起了一个大早,出门的时候没有晨露,空气中透着一种清淡的紫兰,恩,英语里面有一个词:drawn。这种静谧的空气让我想起了身在南美的一个清晨,好像整个世界都静止下来,仿佛那一刻,整个世界只有你一个人。天际线亮了起来,这时候有风,这就是沙漠的冬天了,乍暖微凉。

车开出了城市,在高速公路上疾驰,转过弯道的一瞬间,我看到沙尘中的几只觅食的骆驼,对,是骆驼,终于看到了,虽然离得很远,虽然一下就淹没在飘扬的尘沙中。我总觉得来一次沙漠不该只有高楼大厦与漫天飞扬的尘沙,啊,看到了骆驼,一下感觉沙漠就完整了……

飘过迪拜的日子 — 家乐福的Linda巧克力

2011.02.07

如愿完成最后一单,虽然这边的兄弟不太靠谱,但靠谱还是有的。靠谱归靠谱,最后还是要靠自己的努力奋斗与自力更生的。我昨晚想起了一个词:attitude,好吧,你是专业人士,专业人士就要有专业人士的样子,这里不如大公司那种条理化,想想还有XX大学让你一步一步学习进步,这里呀,快马加鞭,在实践中检验真理。

别人可没闲工夫搭理你,前面说了,靠谱的人是有,关键你要脸皮厚。昨天炒得Pamela不得安宁,一个劲要kill me,我笑笑,很热情并且专业的菲律宾美女。嗯嗯,已经习惯了,这不是我的重点~

今天七号了,想想好几天没有日记,得加油了,在沙漠中看到了骆驼,兴奋中,有人提点:貌似这儿都是单峰骆。那么敦煌的骆驼呢?让我使劲想使劲想,想不起来了。

家乐福的曲奇好吃,回去可以多买点,貌似中东是买蜜枣的……主谓倒反,发现了Linda的巧克力,我考,居然比法国还便宜……唉唉,又反了。看来这年头,大家都不流行吃甜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