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过迪拜的日子 — 酸辣土豆丝

2011.01.31

昨晚兴起,一时没忍住,吭哧吭哧把龙应台的da江da海1949一口气看完。看完以后我反倒释然了,背叛之于背叛,欺骗之于欺骗,什么才是真正的真相?那个混乱的时代,人命真的是可以草菅的,一将功成万古枯,多少生命在一瞬间灰飞烟灭。你有看过一部电影叫投名状吗?我记住了一句话:一切都是值得的…..让少数人的牺牲去换取更多的人活….这是什么逻辑?没有人可以为你选择生死,无论多么崇高也不行。

人人生而平等,那是最基本的对生命的尊重。嗯嗯,我要把它写下来,如果有一天我也成为十恶不赦的坏蛋,一定要把我以前说的这些话搬出来,鄙视我这个虚伪无耻的小人……我看过一部电影叫80后,里面有句台词:世界上没有什么是永恒的…..关于这个话题我曾经和一位很要好的朋友讨论过,我承认,未来永远都是无法预知的,但因为害怕未来的后悔就放弃现在而不去做了吗?我不会,我的口头禅就是: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是什么,恩,做就做了,死就死吧,既然如此,而不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

有一个美国家庭主妇,每次炖肉都把肉切一半,然后人们就问她,为什么要切一半呀?主妇说,我不知道,因为我妈一直都这样。于是大家去问婆婆,婆婆说:我也不知道,因为我妈一直都这样。好吧,于是去问问姥姥,姥姥笑笑:以前家里穷,锅小,一块放不下,就切一半了….老妈做饭从来不放味精的….老妈泡的朝天椒,我吃下去可是眼都不眨一下。好吧,有一回和某男比赛,一口气吃了好多,最后实在辣得不行了,就开始不带嚼的直接往肚子里吞,唉,最后还是输了,不但输了,整个肚子跟翻江倒海似的折腾了我一晚上…..

湘菜强调的是辣,而川菜强调麻,俺的是真功夫,某人是冒牌的…..不过,从川藏线上拉萨,一路川菜馆吃过去,最最怀念的是波密县城的帅哥鲤鱼,川式红烧高原鲤鱼,喜欢……其实湘菜并非单独的辣,它的香干与腊肉都非常好吃,而我最喜欢的是老妈每年亲手做的腊鸡…..

第一次的印象山东是大葱,军训的时候看着同学伴着生大葱啃馒头,看得我眼睛都傻了,还曾经被骗咬了一口说得很甜的大葱…..不过后来我渐渐喜欢上了面食,怀念洪楼广场的雪菜肉丝面,北门的羊肉泡馍,东门的一品饺子,南门的酸辣土豆丝….啊,酸辣土豆丝,今晚就做这个,开炒到一半才发现没有买醋,并且也没有糖,辣椒还是那种肥肥的青椒,没有辣,没有酸,也没有甜….而切土豆丝那会真把我饿的前胸贴后背….嗯,以前叫切土豆片,经过某人指点,现在终于有点丝的样子了,慢工出细活,但我真的饿呀….

骑扫把这事我干过,而且还在海南岛的最高峰五指山顶上,嗯,那会我光头。嗯,剃光头,记忆中干过两次,一次是大三暑假,那天宿舍里有三个及其无聊的人,其中一个就是我,突然某人说:走,剃头去。于是头就剃了,我还记得当时三个人叼着拖鞋漫不经心地走在校园路上的时候,所有前方的人都自觉的闪倒两边,那种感觉:两面生风(没有头发)……第二次是07年,昨天还穿得帅帅的去公司,今天就戴上了帽子,第二天就离职….那时候总觉得把头发剃光就可以把所有的烦恼都忘记掉,唉,忘掉的早就忘了,记住的永远都忘不掉…

Advertisements

飘过迪拜的日子 — 海,好美

昨天没看到海让我很郁闷,独自趴在楼顶发呆,远远的那颗所谓七星级的帆船酒店在视线的远处一闪一闪,心被吊住了,既然看起来不远,那么走过去看看?

中午2点的光景,太阳晒的耀眼,翻过迪拜的深南大道,眼前一片沙土,绿,真的少的可怜。这沙土,让我想想,应该算是戈壁滩,但和敦煌的那种碎石戈壁又不太一样,沙很细,散落许多贝壳,走过去留下一条长长轨迹,而那些所谓的绿色植物如章鱼一般死死的趴在地上,一撮又一撮的散落其间….

这段看起来2公里以内的直线距离我居然走了两个多小时,经过一片富人区,围墙高高的竖立着,偶尔飘出几朵三角梅,在这没有一丝云彩的蓝天下显得格外注目。粉红,桔黄,还有白,是这些天难得的色彩了。

路遇母鸡一枚,呆呆看着它翻虫子吃,翻着翻着居然跟出一溜小鸡,有黄有黑~心想这鸡妈真够花心的。想给它们拍个合影,居然看着我就跑,我以前老是记得幼儿园玩那个老鹰捉小鸡的,现在搞明白,鸡妈就光顾着带着小鸡们跑路了……好吧,走的我没心没肺的,居然看到一个带空调的公车站,恩,想想夏天50度的高温…..可以理解,可以理解。

一路上我都能看到那该死的帆船酒店,但一路都仅仅是远观,看起来没有尽头的样子,如果能遇到点绿色,又全都被锁在围墙里面了,这样没遮没掩地暴走,喉咙开始冒烟….突然眼前一亮,发现来到一个叫Madinat Jumeirah的地方,它有一个好听的名字:朱梅拉城堡。哇~~小桥流水,典雅别致的建筑,一派古色古香的阿拉伯风情,我想起了巴比伦的空中花园…..运河里有许多鱼,苏梅,好大一只,看着就流口水。当然,流口水还有这儿的顶级渡假屋…..

想从城堡的通道去海滩,被拒绝了。没办法,找一个角落,靠着长椅,吹吹海风聊以安慰,没想居然睡着了。不甘心,继续沿着城堡走,找到一个酒店大堂厚着脸皮进去了,啊,我真的要用奢侈来形容,弄得我反倒不自在起来。穿过大堂,迎面扑来的就是纯净得透人心肺的大海了,你知道我想起什么?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吹着海风,踏着雪白的沙滩,听着节拍的海浪,我终于有点明白我为何如此钟情于大海:这里有自由的空气

在海滩上安静的坐着,心不知道跑哪里去,幻想那个遥远的黄昏,勇敢的波斯王子杀入土匪城堡,拯救了奄奄一息的公主…..公主感激涕零的拥抱王子,王子撇撇嘴:嘿,小姐,不好意思,我是出来打酱油的…..

突然想起坐火车的情节,以前经常跟父母做十几个小时的火车回老家候过春节,而我童年记忆里坐火车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从绿皮到红皮,再到蓝皮,我应该是见证中国铁路事业的蓬勃发展了,但也同时体验着春节闹哄哄的回家味道。不过我喜欢坐火车,特别喜欢火车那咣当咣当的节律,还有窗外一闪而逝的风景,我想那种时候很适合发呆,可以什么都不想,也可以什么都在想,呵呵,火车就是一幕流动的风景…..记得以前大学寒暑假同学们一起回家,经常三五好友在火车上打牌,打牌是不够的,使坏才是关键。经常是输得贴纸条,画花猫脸,还要拍照留念;再坏一点就随便找一个乘客说我是猪,或者找列车员说我喜欢你,要么在过道学大猩猩叫;反正是怎么无耻,怎么来。

以前小时候,总是老妈做好早餐,吃完再去学校,期间怕我饿了,还给我点零花钱买面包吃,恩,看起来我很怀念学校的那个小卖部,因为每每第三节课后我都会去买一个奶油面包吃。中午和晚餐的饭是一定要吃完的,老妈说那叫分工,比如今天一不小心煮多了一点。分,吃不下也要干光。如果想耍赖,拖鞋伺候,所以从来没有饿的感觉。谁知到了新加坡,吃一份太少,吃两份又太多,所以经常处于一种半饥饿状态,饭量也越来越小….但一回家,老妈做的饭菜又丰盛起来,也许在老妈眼里我永远都是骨瘦如柴,所以饭量又涨回去了。可怜的是,我还要再回新加坡的…..

今天晚上做了可乐鸡翅,我加了鸡蛋,洋葱与大葱去炖鸡翅,做汁的时候才发现没有卤水,把洋葱炒透加酱油,貌似味道也不错….明天带饭去公司,特意多留了几只翅膀,看看made in china比肯德基炸鸡翅谁更受欢迎。

飘过迪拜的日子 — 没看到海列

早上睡到自然醒,嗯,应该是把昨晚的梦做完了,才悠悠的爬起来。以前总是梦还没做完,就被闹钟吵醒,醒来以后,自己做啥梦也忘记了。简单来说,今天赖在床上就是做白日梦。

看过一本历史小说,叫明朝那些事,看完以后让我不免有点悲观,“翻历史书,那些史书中的人物几页纸就把一生说完了,更多的人连名字都没有留下…..” 人的一生,对于世界万物,是多么渺小;在那个王朝更替的时代,多少人与国运共沉浮…..我看凤凰大视野,看中国远征军,看抗战,看抗美援朝…看着看着就悄悄的掉眼泪,.不管所谓政治起起伏伏,真正感动的是那些浴血疆场的普通士兵们,他们是用生命去捍卫心中的那个国家:中国。如果将来有一天,我也面临同样的抉择,我是否会像先辈们一样去履行一个普通老百姓对国家的承诺呢?我不知道,只是知道很多次在梦里我死在了沙场上,这也许是对一个士兵最大的荣耀吧。好吧,我又在YY了,唉,终究是性情中人,这个,只有我自己知道…..

我对朋友的定义,只有一句英文,想翻译成中文但不知道该怎么翻:a friend in need is a friend indeed。这句话我并非一开始就懂,工作以后,大学同学各奔前程,大家离得越来越远,电话越来越少,以前的朋友也渐行渐远;当有一天你拿电话本,看着熟悉的号码,却无论如何都打不出去的时候,你们的之间的友情估计也就到头了。我后来终于明白有些人是绝对做不到朋友的,但你认定的朋友,当他们需要你的时候,你一定会出现,不管他们是不是也这样认为。这是我对自己的承诺,有时代价还蛮大的,不过,我们都应该去珍惜那些生命中对你很重要的人不是吗?以前老是忽悠老妈说带她去山东转转,忽悠了好几年都没有成行,我发现有时候忽悠自己的亲人真的是眼皮都不眨一下,好惭愧,怎么可以双重标准。老妈今年60了,嘴上不说,心里可惦记着我的承诺呢。今年秋天,一定要为老妈做点什么…..

小时候,只要我不听话,老妈就说我是大树下捡来的,再不听话就扔回树下去。上次惹老妈生气的时候,我反问道:我是不是你生的呀,她气嘟嘟的说:你是从垃圾堆里捡来的! 咦,不对呀,你以前不是说从树下捡的吗?怎么变成垃圾堆啦?老妈一下蒙住了,呵呵给逗乐了,气也消得差不多。老妈确实拿我没招,以前我很调皮,翻衣柜偷钱去买冰棍,然后被罚跪洗衣板;坐公共汽车逃票,被逮住了,让老妈领回来一顿暴打;唉,还不算呢,从小就开始做家务了,对于洗碗,我可是轻车熟路了;哪怕是现在,每次回家,洗碗的活还是落在我身上….我心里总是在想,啥时候我能不洗碗呀。就和我毕业的时候,第一个愿望就是买洗衣机……老妈说了,家里没有女孩,你就当女孩子用。我说,既然把我当女的用,你还让我去抗煤气罐?哦,那是锻炼你…..

好吧,不说过去了,说现在。今天出门的时候出现了一场小小的沙尘暴,想返回酒店睡觉,犹豫2秒钟之后,还是硬着头皮上地铁,结果就到了Dubai Mall,还有那世界最高的迪拜塔。我在想,把emirate翻译为酋长,真是太有才了,这群财大气粗的爷真是什么都要最高最大。在dubai mall里,居然大到迷路了,本想去海滩,转出来都已经爬满星星。不过正好赶上打折季,买了一双球鞋小小慰劳了一下自己。回来的时候顺道去了一趟家乐福。意粉买到了,番茄也有了,好重….回到家却没了心情,索性啃掉半根法棍,伴着两个番茄算是一顿晚餐了。唉,我还是太懒,得检讨…..有菲律宾同事一枚,也住在一个宾馆,每天一起上班下班,请他吃饭,把我给拒了,约他出去逛逛,又拒了。我理解,他儿子才6个月,母子都在菲律宾,可想家着呢,天天视频,可是…..这个世界上,很多人都在自己的路上默默的奋斗着。

飘过迪拜的日子 – 要感冒了

昨晚做了一个梦,大约是被土匪给劫了,这土匪也够无耻的,抢了也就抢了吧,居然连衣服都没放过,把我扔到沙漠中间,对月光瑟瑟发抖….下意识的缩了缩,发现真的有点冷,原来被子太薄….早上起来喉咙有点发痒,估计被冻到了,好吧,冬天最喜欢的事情:冬眠…还是那种窝在被子不带动的….嗯嗯,吃饭也能在床上多好….

昨晚牙膏用完了,打电话问前台要;说了一个tooth kit,答我一个Key!接着一个teeth kit,又答我一个Tea!我要气死了,又不知道牙膏怎么说。好吧,淡定,淡定。hei buddy, 今天那位搞清洁的小弟啥都没给我留下呀?这不挺好吗?是挺好,you need something to clean your tooth right? 哦,是dental kit呀?对呀,对呀;嗨,你不早说,我马上给你送上去。嗯,很心满意足的挂了电话。等了大半个小时,人影都没见着。好吧,要爆发了:喂喂喂,你们怎么搞的! 什么? 我的dental key 呢? Key?dental!dental! 哦哦哦,马上送马上送。电话没放下来,门铃响了,一次一大包,好吧,我要淡定。正刷着牙,门铃又响了,又一包!看着我满嘴牙膏一脸无奈的表情,小哥很识趣的走了。上次洗衣机坏了,忽悠我三天,上上次微波炉坏了,忽悠我一天,还逼我写了一封措辞强硬的投诉信,大骂今时今日这样的服务态度是不行的…….今天回来看到一小哥很晚还在收拾房间,唉,我和他道晚安,碗还是我自己洗吧…..

第一次住YHA是在三亚,最后一次在凤凰,如你一样喜欢YHA;我曾经无数遍YY过关于旅店二三事,比如我要有很大的花洒,可以洗很舒服很舒服的热水澡;我要每天清理下水道,让洗澡的时候不要感觉像游泳;我不要电视,不要空调,不要电冰箱但要有通风的窗户,早上让太阳可以照进来;我要舒适的床,要干净的床单,床单要有太阳的味道;我不要大大的房间,多多的抽屉,只要一个长长桌子,可以让背包的物品一股脑儿堆出来;我不要豪华的装修,只要楼顶有一个自助厨房,可以煮咖啡,烤鸡翅膀,晚上清风拂面的时候数星星,看月亮……

飘过新加坡的日子 – 新加坡国立图书馆

顺风顺水,国立图书馆就坐落在新加坡市中心的黄金宝地上。以图书馆为圆点,15分钟脚程内:你可以参观各处点缀的老教堂,声光色影的新加坡博物馆,新颖展览的新加坡艺术馆……再远一点:阿拉伯街,新加坡河,CBD,车牛水…… 好吧,光是这栋造型恢宏的建筑,还有6楼美美的露天阳台,各式藏书,还有多姿多彩的业余活动就足够赚你眼球,狂流口水了。

负一层借书,楼上看书,开讲座,做节目;还有各式教育学院和分校扎堆,俨然一个小小世界。5层有一个自习室,曾经有一段时间每个周末跑过来上自习。但鉴于座位一直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所以9点开门的时候,总是要排队,虽然表现的很有姿态,但座位还是要抢的。再加上有这里修习英语韩国小朋友坚持不懈的早起,基本上坚持一段时间就放弃掉了。好吧,我很懒,在这里找理由还真是不打自招。嗯嗯,其实真正关键的原因来自7楼中文阅览室的庞大书库,我终于找到从枯燥英文向天朝语言回归的过程,满脸的兴奋,可以在那里折腾一天也不亦乐乎。当然,这和我难得进一次“城”也很有关系……

在这个闹中取静的地方看书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除了晚上Bugi Junction那座造型丑丑的大楼狂制造光污染外;吃喝玩乐在这里都一应俱全。比如找一家深巷中的海南鸡饭,或是忍饥挨饿一下午,去吃自助火锅,再狠一点,跑到Suntel City的家乐福,买一只榴莲,在路边大快朵颐,无视来往的人群……

 

累了,就到教堂去看看安静的自己吧……

Life – 我的生活就像小孩

对于新的工作环境,完全自己就一无助的小孩。虽然我已经踏出校门很久,但是还是很谨慎的做事。生怕我的言行伤害了他们;好在脑子还会转,我会很自觉的找一切相关的内容进行阅读,感觉时间总是不够,睡眠总是不足,文档总是看不完,难道是工作综合症?但有一点我很确定,我绝不再回校园念书了。也许是我老了,脑子退化严重;也许是我太笨了,之乎者也没有学好,就学人家去啃英语砖头,再也许是这种脑残的生活方式并不是我所向往的,虽然我当初并不知道……我天生不是搞研究的料,得之以渔对我来说已经很足够很足够了。

想起了马拉松,这种脚残的事情很多人或许一辈子都不会去做,有些人会很专业的做一辈子,而对于我,做一次就够了。我干过骑辆凤凰自行车3天狂奔300公里的事情,而且还干过不止一次,我还干过连续12个小时徒步50公里的凉马路,结果睡了记忆以来最长的一觉。马拉松,我想我会跑一次的,人生嘛,折腾折腾才会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