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过巴黎的日子 – 走进寻常大使家

我记得Serendipity里面男主角在介绍自己的时候说到:”Proud U.S. citizen. No criminal record”身家清白,一介良民。要不是借着世界文化遗产日的东风,我这一等良民还真没有机会去瞅瞅各国大使的生活故事。虽然只有寥寥几个,我已心满意足;以前总觉得这些东西离我好远,今天得以亲见,乃此生一大荣幸。那么,就随我一起走进寻常大使家把。

第一个敲的是俄罗斯驻法大使馆,这栋老建筑从沙皇时代以来就被买过来作为俄国在法国的根据地。看多几个大使馆后,我发现俄国大使馆是最亮晶晶的,什么都搞得金碧辉煌,跟皇宫似的。不过像尼古拉斯,凯瑟琳那这些重量级人物都在这里下榻过,所以亮晶晶也不足为奇了。

这条街上的老房子不是政府部门就是大使馆,好像北京的秀水街。很多大使馆就是一个主体建筑与侧楼,外加前广场,后花园;其实就一缩小版的爱丽舍宫,唉,又成了town house了。

第二个要敲荷兰大使馆,其实荷兰大使馆已经搬了,这里不过是荷兰大使馆的家属区。怪不得不让拍照,私家花园拿出来给你看就不错啦,还想拍照,有没有点隐私的。荷兰在法语里叫Pays-Bas,Pays是国家,bas是低地,所以荷兰叫做低地国家。呵呵,是不是很形象?另外,荷兰大使馆的小伙子姑娘们都个头超高,我记得以前看过荷兰男士的平均身高183CM,而女士也有170CM;高居世界第一;在这里算是见识啦。

第三个接着敲意大利大使馆,这个风情横溢的国家,使馆里到处都是帅哥与美女。它是唯一一个馆区里面有戏台的,居然宴会厅旁边还安放一个演奏室,你可以想象得到他们有多么会享受生活,热爱生命了吧。虽然很多家具啊,摆设啊都已经很陈旧了,但是你从它的装饰可以看得出来,文艺复兴源起于意大利,那一点都也不奇怪。

经过一个很别致的教堂,里面传来阵阵歌声,发现不但我没听懂,别人更没听懂,才发现原来是罗马尼亚的弥撒。发现现在都高科技了,不会唱没关系,我有投影仪呢。

做完弥撒,发现桌前有几个捞鱼袋,有奖竞猜,猜猜是干什么用的?

Advertisements

飘过巴黎的日子 – 追上Invalides的尾巴

如果你有一张巴黎地图,你可以很清晰的看见Invalides地铁站,遥想当年巴黎还蜷缩在一个小岛上的时候,Invalides应该还是不毛之地,而现在都快成为市中心了。拿破仑三世虽然比较白痴,但其对巴黎市政的贡献还是可圈可点。大巴黎城市规划的雏形由他而起,说不定你现在喝的自来水管网还是他当年的开山之作。Invalides在法语里是伤残的意思,这个地名的由来是因为这里有一座灰常灰常著名的伤残军人疗养院—荣军院。

荣军院始于路易十四那个时代,路易十四是何许人也?如果你去过凡尔赛,那你就应该知道这个号称太阳王的家伙有多么猛了。这个世界向来崇拜英雄,法兰西最早来了凯撒,再到太阳王路易十四,再再到拿破仑,一个比一个生猛。所以就有路易十四的凡尔赛与拿破仑的枫丹白露,这个我们以后慢慢说。这里再说一个有意思的,荣军院的法语叫:Hotel National des Invalides;在巴黎,你经常可以看到很多建筑都叫hotel,但你不要真把它当酒店了。实际上很多博物馆,大使馆,市政厅,警察局什么的都叫Hotel XXX,所以并不是什么地方看到Hotel都可以往里面冲的,当然你想在蹲蹲局子也可以把它当成是hotel的一种,而且还是免费的,咔咔。

路易十四当年砍人太多,自己的军队也是伤痕累累,为了安抚军队,在1670开始兴建伤残军人疗养院。太阳王心想着要建就建个大的,对这些士兵管吃,管住,管治疗,还管祈祷;所以中间的大圆顶就是Church了。一圈圈的房子连起来可以容纳4000人,除了修养,还搞搞兵工厂,训练一下士兵什么的,总之就是一完全战备的地方。当年法国大革命,巴黎群众要不是先把荣军院这大军火库的枪支弹药给抢了。光凭板砖去打巴士底狱,想赢,那是不可能的……大炮伺候。

现在的荣军院大部分成了军事博物馆,而大圆顶成了拿破仑一世,他的儿子二世以及他的侄子三世,还有众多追随他的将军们共同安息地。面对这个101m高的大圆顶,光是重新度一次就干掉12KG黄金,又是一个亮晶晶的代表作,当你仰望大圆顶的天穹,你会有一种头晕目眩的感觉。大圆顶后面的建筑群就是军事博物馆,从13~17世纪的冷兵器时代,到17~18世纪的火炮来福枪时代,再到世界大战,最后时间定格在戴高乐将军的第五共和国。喜欢军事的朋友一定不能错过,光是看骑士时代的铠甲你就会有一种眼花缭乱的感觉,当然如果你细心一点,还可以看到清朝的八旗服装与日本武士铠甲。从服装的精细与装饰的繁杂,我终于有点明白荣誉对一个军人来说,甚至大于生命。

博物馆会别出心裁的跳出古装演员,扮演普通的士兵,将军与公主,把历史演的活灵活现。

飘过巴黎的日子 – 神游爱丽舍

Palais de l’Elysee 者,爱丽舍宫是也。什么?没听说过?没听过不怪你,虽然我懂得比你多那么一点点,知道它和美国的白宫,英国的唐宁街10号一样,不是给首相住就是给总统呆的地方。不过在我看过之后我得说,说它是宫还真抬举它了,因为拿它和凡尔赛或是枫丹白露相比,简直不是一个档次的,说白了,它就一town house,外加一大花园与一个大宴会厅,生于1722年,仅此而已。遥想当年,那地是鸟不拉shit的地方,然后谁谁谁建给谁,谁谁谁卖了,谁谁谁买了,谁谁谁继承了,谁谁谁没收充公了,谁谁谁装修了……直到谁谁谁当上总统了,谁谁谁总统搬进去了。从此以往,历届法国总统好像就没有再挪窝的意思,这里最终成为总统吃喝拉撒的首选地。所以不管你是第几共和国,也不管你喜欢不喜欢,这里是法定的总统官邸。嗯,这样一听就上档次了吧,既然上了档次;咱今天有机会怎么也得踩两脚,留下个爪爪先。

话说一年一度的法国世界文化遗产日,固定在9月的第三个周末。那两天几乎所有的博物馆/大使馆/总理府/市政厅/总统府……但凡有点名气的全都免费开放给公众参观。说起这文化遗产日,还得好好感谢法国政府。要不是法国政府率先号召,爱丽舍宫不要说留爪爪了,就是放个P,那也得500米开外。唉,人在异乡,难免生出一些情愫来,感叹我们伟大的祖国啥时候给个机会也让咱看看美丽中南海紫光阁……

紫光阁还是留到梦里去YY吧,先看看爱丽舍宫里面长啥样。转了一圈,总结如下:不管怎么看,它终究是一town house,只不过它是一个超大的town house。比如它有N个饭堂,最大的一个可以容纳200多人同时用餐,当然也可以作为新闻发布会现场搞个就职仪式啥的;最小的就喝喝下午茶,摆摆沙龙。

再比如它有N个会见各色人等的会客厅–salon,什么salon Napoleon III,salon murat,salon pompadour,green salon,等等等。每个salon的风格都不一样,有超现代的,也有超古典的;有朴素的,也有亮晶晶的。反正想见什么人就用什么厅,比如green salon用来接收大使国书的;salon murat用来开部长会议的。再再比如它还有超大的图书室,不过看起来和摆设差不多。

到了2楼就是总统办公室和起居室了;其实我此行最大的愿望就是想上一把爱丽舍宫的厕所,然后在萨科齐的舒服大床上眯上两眼。所以就为这两个小小的愿望,我足足在门口排了4个钟头,站得脚抽筋腿发软,肚子还咕咕的叫。最后好歹排上了,发现连床的影子都没看到,更别说上厕所了。人家警察叔叔早就为咱准备了简易厕所,门外一字排开。唉~ 想的人多了,你也就想想而已,只有蹲一边吐血的份了。

人家不但厕所给你准备了,还提供免费开水与导游手册。这手册写得挺有意思,大话一把萨老板一天的生活。话说2009年2月的某一天,早上8:30分,萨老板与内阁开早会,开完早会开午会,开完午会见美国特使,见完特使开新闻发布会。反正来来去去就是开会、吃饭;吃饭、开会;最后握握手,合个影,拍拍屁股各自回家。虽然说萨老板的家是到处亮晶晶,但也不要把它想的太完美,掉漆/磨损/开裂那都是这town house再正常不过的现象。据说爱丽舍宫加卫队,要好几百号人,一年发工资,养护要花掉几千万欧元;所以要住那么大的房子,还得家底足够殷实才行。

发现总统卫队带着帽子更帅一点。

再仰慕一下这尊放在总统办公室的自由女神像,看到它,我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这个就是萨老板的办公室啦,有没有注意,萨老板比较喜欢藤椅~~法国的夏天其实很舒适,晃荡了一圈爱丽舍宫,空调没找到,电风扇倒看到一个。

庭院后面摆放了许多历届总统的座驾,比如这一部蓬皮杜老板的座驾,除了车牌1-PR 75比较NB,这车实在超出我的审美观~~

飘过巴黎的日子 – 跟着憨豆去旅行

又温习了一遍《憨豆先生的假期》,看憨豆我有一种释放的感觉。如果觉得生活很无奈,很难过,那就看看憨豆先生的假期吧。我曾很搞笑地向朋友们提起憨豆先生的假期。紧接着就是一片的鄙视:同学,你是不是火星来的?憨豆先生的假期是什么年代的作品了?呵呵,年代久远又有什么关系呢?看憨豆先生的假期,我居然笑的眼泪水都飙了出来。这世界上有句话叫乐极生悲,笑的极致不就是哭了吗?突然发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纵情大笑了。于是我决定,我要跟着憨豆去做一次旅行。

《憨豆先生的假期》讲述的是一个获大奖旅行的故事。一个久居伦敦的憨豆先生,受够了伦敦阴雨天气,没想到突然撞了狗屎运,得到一部DV与一张去法国嘎纳海滩的火车票。更没想到的是,他先上错了的士,再做错了火车,又碰到了千奇百怪的事情,最后却阴差阳错成就某位导演的大电影。不过这些对他来说都不算什么,最重要的是他终于来到了他夜思梦想的嘎纳海滩,享受着法国南部灿烂的阳光……

我的起点就从大拱门开始,我猜想憨豆先生来到大拱门的时候一定有一种很茫然的感觉。因为这里是巴黎的CBD商务区,自从位于montparnasse的综合建筑体落成后,巴黎人民是极力声讨这个高高的黑东东与巴黎市区城市景观的超级不协调。于是巴黎市政府只好把高楼大厦的商务区搬到这个叫LA Defense的地方。这个大拱门也成了巴黎一景。因为其正对着香榭丽舍大街另一头的凯旋门,它俩在同一中轴线上,所以美其名曰新凯旋门。

从新凯旋门到巴黎的里昂车站,憨豆先生是坐11路过去的。我用Google map量了一把,没多远,也就12公里。咬咬牙,吐吐血,也就走过去了。于是我就咬咬牙,有样学样,沿着憨豆先生的脚步向Lyon车站出发了。

穿过一片花园,再望穿这个小湖,远远的那一头就是凯旋门了。嗯,感觉好像不是很远的样子,至少还能看到凯旋门……

穿过塞纳河,眯着眼睛看远处飘来的云朵。怎么发觉有点汗流浃背的感觉,一路无语,心里想着:这憨豆也真是一猛人啊。不知不觉来到一片摩托车专卖区,这里的摩托车可不比汽车便宜。经常整条街远远的传来轰轰的油门声,人家要的就是这效果,你还真拿它没辙。特别是这辆,怎么看怎么像变形金刚。

终于走到凯旋门了,我已经有点上气不接下的感觉,太阳老高了,怎么晒得我那么晃眼呢。凯旋门是拿破仑时代的产物,谁让人家够威呢,法国人民崇拜着呢。以至于后来拿破仑三世上台都与拿破仑这名字有莫大关系,这名字在法国人民心中有非常强烈的感染力,所以投票的时候大家都冲着名字上了。拿破仑三世就这样糊里糊涂的上了台,没过几年,咱也不玩共和国了,直接上第二帝国。那既然都上帝国了,怎么也得出去威一下。出去威的结果就是,这位三世兄在普法战争中被人家生生俘虏了,结果还搭上一个阿尔萨斯与洛林省。唉,那真是没法见他uncle的在天之灵了。

过了凯旋门,香榭丽舍大街才真正露出其灿烂本色。所有国际一线大牌,那是扎得满满当当,扎不进去的也得露露招牌晃晃脑袋。

在巴黎看雕像看多了,就有一种视觉疲劳。当我看到他时,我居然一点都没有意识到他是假的,而且这厮还大大方方的立在人流不息的大街中间。不过当你听到人群中不时飘出阵阵尖叫时候,那肯定就是这尊雕像的恶作剧了。

终于一只脚踏上协和广场的地盘,心里想:早知道地图里面有那么远,我就不吐血了。协和广场以前也叫断头广场,自从路易十六亲手改良了断头台,不知道多少人头在这里被斩下,谁知道最后路易十六也死在自己发明的断头台上。后来大家都觉得这里太血腥,就改名协和广场,还从埃及抢来了一座方尖碑放在正中避避邪。

穿过协和广场就到了卢浮宫了,穿过了卢浮宫就到了市政厅,越过市政厅就到了巴士底广场,沿着广场再走点,终于到了Lyon车站。别看我用了几个排列,到Lyon车站的时候我已经在墙角狂吐血了。憨豆先生的兴致真好,完全缩小版的巴黎一日游。亏我这个fan随着他的脚步边游边吐血,有句话叫什么来着:痛并快乐着,开心中……

这个世界上,好像每个人都很忙;我们一直都在忙,却忘记了最重要的事情;当我们想起最重要的事情,却忘记了去坚持。

身心疲惫的时候就看看憨豆先生的假期吧。

飘过巴黎的日子 – 与信仰无关

周日的上午,太阳暖洋洋的照得人好舒服;闲来无事去教堂小坐。因为心痒想去听教堂管风琴,却没有赶上唱诗班,整个偌大的教堂居然没有一个人。于是安静的坐下,思想却不知道漂到哪里去了。有人说巴黎市区的地铁有如蜘蛛网,但凡500米以内,必有地铁站;如果没有,那是你眼力不好。其实大家还忘记了一个特点,但凡500米以内,必有教堂;如果没有,那是你的信仰不够。如果你在巴黎圣母院那个教堂扎堆的地方还找不到,我只能说:地球太危险了。呵呵,这是玩笑,不过只想说明这里的教堂很多很丰富。

说教堂又得说说法国的历史,但我实在是个不太爱动脑筋的人。只大概知道很久很久以前,普罗旺斯地区开始有人类的文明,后来希腊人来了;再后来罗马人来了,统一了高卢(法国的旧称);再后来法兰克人来了,最终建立了法兰西。虽然基督教从公元元年就开始了,但不是凯撒带过来的。凯撒带来的是教育,是纪律,是神庙,是斗兽场……罗马统治者可不喜欢基督教,所以还把圣·丹尼这位基督教传入者给斩首了。自从法国皈依了天主教,圣·丹尼大教堂(Basilique De ST-Denis)成为后来N个世纪最重要的法国皇室墓群。

至于教堂的风格,能分辨出来的大概就是罗马式与哥特式。罗马式主要都是圆形拱顶,估计当时人们都希望遥想一下浩瀚的宇宙;而哥特式都是瘦瘦尖尖,好像可以直接通到天国。我曾很好奇为什么这些教堂可以保持那么久而屹立不倒,而我们的国内的建筑除了埋在地下的,地上的除了城墙,估计都是近五十年的杰作吧。想想其实很简单,这些教堂内部都是石头砌的,外部再泥浆包边,彩绘壁画与琉璃瓦;再加上西欧就没听说有什么大地震,所以主体建筑一直保存完好。更重要的一点,中世纪教会的势力是又强大又有钱,教堂作为教会的象征当然要重点保护,所以经常的修缮让教堂一直以来都很风光。特别是你到了村里走走,远远的最高的尖顶一定是教堂。而我们以前的建筑大都是木头造的,再被侵略者劫一把,烧掉一个少一个,想不吐血都难。不过就算是石头造的,想砸的话一样可以随便搬掉。比如法国大革命,圣·丹尼教堂就被熊熊的革命焰火给推掉了;所以现在很多的教堂都是18/19世纪重建与修复的。

说到这,不妨扯远一点,再胡扯一下法国大革命。想当年参加法国革命是一件很爽的事情(第一次攻破巴士底监狱不算,侃侃后面几次),某天你在一小店喝cofee,突然街头人头攒动,革命啦,革命啦。于是你就冲出小店随着人群高喊着口号冲向市政府;再把市政府一占,发表个宣言;革命就成功了。另外这个左翼与右翼的说法还是当年法国大革命给发明出来的。先是坐在主席台左边就是左翼,坐在主席台右边就是右翼;慢慢发展到左右两翼势不两立。斗口水扯衣服搞不定,那就开打吧。于是革命的革命,流血的流血;帝国,共和国一一粉墨登场……然今天再看左右两翼,似乎当年的理想已经远去,也绝不会为了政见不同而以身殉国,兵戎相见了。唉,大家都是打工的,出来混口饭吃,耍刀耍枪是为哪般嘛?该干嘛就干嘛去……

我很悠然的坐着,反正没有人,整个教堂静得出奇,阳光透过彩绘玻璃投影到整齐的椅子上,一种很静谧的气氛。一位妇女步进门来,她在耶稣的雕像面前行跪礼,然后就安静的坐下。我隐约感觉到她的不自在,她就坐在我的侧面,双脚搭上椅子又放下,再搭上再放下,始终一句话都没有说。末了,她轻轻低下头,时而抬头注视耶稣。我始终在她后面坐着,安静地坐着。不知过了多久,我隐约看到她的眼角落下眼泪,她回头看了我一眼,很不好意思的擦掉眼泪。我是一个无神论者,或者说我并不相信所谓的上帝与佛祖。我甚至有点讨厌宗教;我很尊敬那些虔诚的信徒,而我所讨厌的是那些打着宗教的旗号,利用人们朴素心灵所进行的肮脏与卑劣的压迫;就如同中世纪的欧洲教会,充满了黑暗与堕落。我想起的一句话:每个人的心中都可以有上帝。

妇女终于走了,教堂就剩下我一个人。我抬头注视着耶稣,对自己陷入了沉思,而这种内心的探索却无法用言语去表达。我终于明白那位妇女为什么会默默的来,默默的流泪,默默的离开。这里给了她一个洞察内心深处的空间,这里也同样给了我这样的时光。在这个烦躁社会,有那么一方净土,呼吸一下自由心灵的空气;嗯,我还会再来。

飘过巴黎的日子 – 大话法国葡萄酒

法国是葡萄酒的天堂,咱先不说它好不好喝,但就产量/品种/品牌的丰富来看,确实是相当的一流。当然,这是废话,你想人家玩转了几百年,要还搞不出点门道来那就不要在地球上混了。话说有一天小皮经过一街口,迎面一副红红20% off招牌映入眼帘,原来是Nicolas连锁店打折啦。

嗯,装作很有品的样子走进去,但当我一面对密密麻麻排列的葡萄酒的时候,我一种很懵的感觉;就好象被人一脚踢到荒岛上,举目四望是一望无垠的蓝。于是就开始吐血,这年头看到啥都吐吐血很流行的。反正吐啊吐啊吐,吐习惯就好了。好了,既然不懂那就奋起吧,在我花了一天零3个小时21分31秒的深刻研究Google后。我终于想明白一个道理:喝葡萄酒是用来培养感情的。

现在什么品酒文化啦,什么适酒温度啦,什么酒杯啦,什么顶级庄园啦,什么食物搭配啦,什么营养健康啦,点点点点点;这些对你来说都是nothing,真正something的是和你在同一个餐桌上的人;真正something的是你的爱人,亲人,朋友……;真正something的是你们共渡这段餐桌上的时光。每每谈起法国大餐,复杂得可以让你眼花缭乱。先来前餐,喝点前餐酒;再来正餐,喝点正餐酒,再来甜点,再来餐后酒;人家是变着法儿把时间延长;而我们现在却变着法儿把时间缩短。人家享受的是生活,享受的是与家人/友人共渡的每一刻时光。所以说法国人冷漠,那是假的;人家把时间都用在喝葡萄酒与家人培养感情去啦,谁会傻啦吧唧的和你一块蹲在街头喝西北风……

说了那么多,不过是想给下面的胡扯铺垫铺垫;生活嘛,本来就应该多一点滋味。

法国的葡萄酒主要分三种:从高到低分别是AOC(原产地 地名监制–>VINS DE PAYS(本地制造)–>VINS DE TABLE(餐桌上)。当然中间还有个VDQS(特酿葡萄酒),因为其产量太少,忽略。那么这几种到底有啥不同呢?其实没啥不同的,无非是监制标准不一样而已。酒商多着呢,干这个无非要拉开个档次,满足不同层次的需要。那么法国人平时喝得最多的是哪一种呢?其实无论是在餐馆里,还是普通寻常百姓家,法国人喝得最多的就是VINS DE TABLE。啥?我没听错吧;嗯,千真万确。那那那为啥咧?因为它叫Table啊。哈哈,其实不为啥,主要就是它便宜,并且味道也不差;真正超级性价比,价格公道,童叟无欺。所以现在所谓葡萄酒酒文化都是胡扯,那些动辄上万的葡萄酒都是少数派玩的;真正大众需要是那份餐桌上愉悦的心情。

好了,既然分了类,价格上就自然有不同的档次了(奸商就是奸商)。那么VINS DE TABLE是什么价位呢?呵呵,不瞒你说,我见过2块的,1.5块的,1块的,5毛的(Euro);除了用瓶子装的,还有用纸袋装的,用小桶装的,用几十升大桶装的。所以一点都不要奇怪法国人对葡萄酒的态度,说亲切一点,就是当白开水happy了。不过白开水是咕咚咕咚往肚里面倒,而葡萄酒是一点一点慢慢饮,享受的是生活嘛。

那么AOC呢?我从2块多的AOC一直看到上千块的。前面已经说了,法国人民平时喝得最多的是VINS DE TABLE的,如果开个party,庆祝庆祝谁谁谁生日的时候,开个5块左右的AOC就已经是很不错的葡萄酒了。所以啊,不要觉得葡萄酒这玩意有多时尚,AOC这标签有多牛X;国内的那一套全是炒米饭炒出来的。你要不搞得高档点,你能有那暴利吗?老子就对着嘴海饮怎么啦,你还真当是暴殓天物啦。当然什么东西都有极致之说,葡萄酒也是有极品好酒的,但那些极品是留给那些真正鼻子敏锐的品酒师的。那些酒估计你也买不起,你要买了真拿来喝,你还不定能喝出什么滋味来。说不定边喝还边吐血;喝上一口,心里想,妈的,又咽下了500块……

所以说到底,对我们普通大众来说,挑两瓶10块钱左右AOC的回国就已经是对自己很好的待遇了。一想到在这里吃顿饭都10来块(Euro),除了吐吐血以外,再暗暗窃笑一下这10块的葡萄酒买的真是划算~心里就开心点了。呵呵

1.拿个商标来形象说明一把吧,上面的CHABLIS是次产区,这个我们后面慢慢讲。而PETIT是较次的意思,也就是说这个叫CHABLIS的次产区还出产几种档次的葡萄酒(看,又开始搞分级了吧),依次有PETIT CHABLIS, CHABLIS, Chablis Premier Cru 和Chablis Grand Cru。不过这个分级对我们来说基本上也是胡扯,就算是PETIT,对于该次产区的酒来说也是非常好的酒了,所以这个PETIT基本不需要care。

2.然后是此酒名字叫:WILLIAM FEVRE,这个基本上也不需要care。酒商太多了,啥名字的都有,用什么村庄名,人名,产地名,产区名,次产区名,酒庄名来当品牌的不计其数。你不需要关心,就算你关心,看到这么多,估计你也记不住几个。并且那么多品牌,为啥只喝一种?多喝几种,生活多开心一点。

3.PETIT CHABLIS下面一行小字:APPELLATION PETIT CHABLIS CONTROLEE,这个就是AOC的缩写了,其中的O就代表原产地,这里的原产地就是CHABLIS。

4.WILLIAM FEVRE下面还有一个年份,比如2007;主要指的是葡萄采摘与酿造的年份。这个年份与收成有关,后面也慢慢讲。

好了,通过看四个东东,基本上你就心里有数了。首先有AOC说明至少监制有保证了;然后发现是CHABLIS,嗯,这带的白葡萄酒还不错,至少酒的类型有保证了;再看年份,2007,没听说2007大风大浪的,至少原材料葡萄有保证了;最后看价格,嗯,10块钱,已经很不错了。那还犹豫啥,赶紧买吧。

说到这,该说的基本上都说光了。剩下就胡扯一下法国产区与年份的故事。

法国的葡萄酒产区有N多,比较著名的几个:香槟产区(Champagne),阿尔萨斯产区(Alsace),卢瓦尔河谷产区(Vallee de la Loire),勃艮第产区 (Bourgogne)(Burgundy 英文),罗纳河谷产区(Rhone Valley),普罗旺斯-科西嘉产区(Provence et Corse),波尔多产区(Bordeaux)。最最著名的三个:波尔多、勃艮第和香槟

一般来说一个产区面积很大,所以法国政府又把一个产区分为N个次产区,一个次产区下又分N个村庄,一个村庄下又分N个城堡/酒庄(Chateau)。所以AOC中的O代表的产地越详细,其酒就越高档(唉~又来分了)。如果你要把所有的城堡/村庄数个遍,估计你又要吐血了。而且如果是到村庄级别,都算是比较贵的酒了,所以村庄级别就不用记了。但是要记次产区,因为酒的命名都是哪个级别高往哪靠,你要次产区都分不清楚,那和抓瞎基本上没区别,留着只有墙角吐血的份了。

波尔多产区以红葡萄酒为主,口味Supple and round(口感柔顺),其主要次产区为:Pomerol, Saint-Emilion, Graves, Haut-Médoc, Médoc与 Sauternes。其中Sauternes出产超甜的白葡萄酒。这里说个搞笑的,波尔多有个酒庄叫”CHATEAU PETRUS”,因为其土壤是陨石构成的,全球唯我一家,我不卖贵谁卖贵。在Nicolas的网上瞄了一眼,一瓶2004年的Petrus卖1585块(Euro)。物以稀为贵,咱们的鱼翅燕窝与他们的Petrus葡萄酒不同是一个道理吗?有时候也神经兮兮的感叹一下价值与价格的不对等;顺便鄙视一下,就是这些所谓物以稀为贵的东东培养出了世界上那么多斗富的扭曲心态;奢侈品之所以有市场,都是这种恶俗的心理在作祟。

1.勃艮第产区;口味Sharp and fruity(浑厚带果味)。主要次产区有Côte de Nuits, Côte de Beaune, Cote d ’or, Cote Chalonnais, Mâcon, Beaujolais。其中北部的Chablis,Beaune次产区白葡萄酒比较有名,南部多红葡萄酒。

2.香槟产区;香槟产区自然是有名的香槟酒了,香槟酒是二次发酵的酒,算是发泡葡萄酒吧。反正现在全世界只有法国的香槟产区产的发泡葡萄酒才能叫香槟了。以前美国产,意大利产的,法国其他地方产的,统统得改名(居然还有知识产权诉讼)。我说以前香槟那么好喝呢,现在连个影都找不到,原来都转地下了。香槟就没啥好说的,主要就根据其糖份含量分为特干brut,很干extra-sec,干sec,有点甜demi-sec,最甜doux。

3.卢瓦尔河谷产区,主要次产区有Pouilly-Fuissé, Vouvray, Sancerre, Bourgueil, Chinon, Saumur。这个产区品种丰富,红白双全,慢慢挑。

4.阿尔萨斯产区的白葡萄酒比较有名,由于融合了德国葡萄酒的文化(历史上曾被德国踩过几十年),可以试试麝香Muscat白葡萄酒。为啥?咦……………因为名字好听呀。咔咔,如标记“Selection de Grains nobles”或“Vendonges  tardives”,就代表比较高度的甜白葡萄酒。

5.最后就是普罗旺斯了,原产地标志“Cote de Provence”,“Coteaux d’Aix-en-Provence”都是VOA中的不错的酒。普罗旺斯主要出产桃红葡萄酒(叫玫瑰红葡萄酒是不是更有味道?为什么不买一瓶试试?)

说完产区开始掰一下年份,葡萄长得好,其出产的葡萄酒才好。另外如果葡萄酒高级一点呢,其质保期也就20年左右;普通的也就3~5年。所以好葡萄酒和年份有关,但与年龄无关。特别有些牌子的葡萄酒还是越早喝味道越好;所以我们买葡萄酒还是以2000年以后的比较好。那么哪些葡萄年份好呢?据Google的不完全统计(找了半天),2000年,2003年,2005年都是葡萄大年,所以相对来说这些年出产的葡萄酒算是比较好的。但是这个年份对我们来说意义也不大。高级别,好年份的葡萄酒,酒商们都鼓着劲囤着卖高价呢。并且这个葡萄年份地区差异非常大,说不准这块地不下雨与那块地下多点雨,结出的葡萄都会相差甚远。所以这个年份也不靠谱,其主要的参考意义在于保存年限,所以咱也不要囤着啦,买了就开心喝好了。

最后胡扯一下食物搭配,Nicolas对每瓶酒的适合餐食都注解了一下。主要就是红葡萄酒配红肉类食物,白葡萄酒配海鲜食品以及白肉类食物。比如红酒葱烧牛肉(Boeuf Bourguignon)及红酒烩鸡(Coq au Vin),一想我就口水流流。

咔咔,终于写完了,好累呀,鼓个掌先。至于以后大家要去哪里买?随便,法国机场/超市/Nicolas连锁店,只有找不到,没有想不到。不过买之前最好还是到http://www.nicolas.com/网站上多瞅瞅,毕竟其有英文版,而且时不时冒个打折。

与感情相饮,自然美到心里去了。

飘过巴黎的日子 – 毕加索的大脚

Picasso不是皮卡丘也不是机器猫,更不是铁臂阿头木;打住,打住~~我这里一点都没有嘲讽的意思。有才的人都有各自的特点,看梵高的画让我感受的是他复杂而无奈的内心世界;而看毕加索的作品,我不得不承认,我真的很愚钝,压根就没看懂。不过像我这样狼吞虎咽去欣赏别人的作品,难免内心的感受会有失偏颇。但是不管怎么样,毕加索都是一个非常才华横溢的大师级人物。如果我的中学世界历史没有忘光的话,好像二战以后,西方大师级的人物我也就记住了毕加索。如今得在Picasso博物馆里寻觅他的佳作,我已是欣欣然了。

巴黎有大大小小的博物馆上千座,很多都是一栋超大别墅改建而成,而毕加索博物馆就是坐落在这繁华市井中的一栋大别墅里。透过彩绘窗户,仿佛穿过时空的隧道,让我们从这里开始探寻毕加索的艺术人生把。

毕加索早年学画的时候也是乖乖小孩,至于什么时候开始转变他的风格,我也无从提起。只知道他的才华不单单是画画,玩玩泥巴,贴贴墙纸,搞搞雕塑,做做木吉什么的;对他来说都是小case。博物馆中展览他诸多的作品,发现两个最多的元素:女人与吉他。

当然,上面这幅你还能看懂,下面这幅对我来说就很困难了。不过这时候我会求助于旁边的说明文字,突然发现这说明文字也非常之有趣。全然没有我们水墨山水画名字的诗情画意,要么叫女人,要么叫男人;要么叫缩小的女人,要么自然是缩小的男人……还好,还好,至少我知道他的画还有个参照物。

不过他这种丰富的想象力,我觉得也不是与生俱来。如果看过他的其他作品,你可以看到一幅原作与他临摹原作并加入自己天马行空的创造。我想这一点,对于他,已经足够了。这让我想起一部电影《Serendipity》,里面讲述男主角是如何千辛万苦去寻找女主角,其中就有一幕:在一个画家家里保存着那位女主角画像。但是到最后看到的却是一幅女主角的抽象画,画中唯一能看得出来的就是一面英国国旗(因为女主角是英国来的)。呵呵,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这也许就是它的魅力所在。

其实他创作的材料也五花八门,什么废旧报纸,铅笔,铁丝,硬纸片;所有的一切,在他眼里都有其用武之地。呵呵,难得的多产大师。

小铁皮的脸,你能看出几张?

最后以<海滩的少女>结束吧,有一种美丽叫奔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