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房 – 黄姚-方寸之间

晚上23:30分,我踏上了去黄姚的大巴。广州还没有直达的大巴,最快的行程就是先到贺州,再由贺州入黄姚。黄姚,我看到的一则广告这样说到:中国最美的50个古乡镇之一。而我喜欢它,或许更多是因为它的名字。就好象我曾问L君,他喜欢什么车?他告诉我,他喜欢宝马,因为名字很好听。他其实对汽车一点都不懂,估计也没有兴趣去了解;他只喜欢他的感受。很多东西,很多时候,没有人能给出什么理由,也许喜欢或者讨厌只是那么一瞬间的事情。黄姚,这个地图上的名字,今天我将有更深刻的机会去感受它了。

一夜在混沌中渡过,我不得不说做夜班大巴一点都不好玩。到了贺州天才懒懒的露出一丝晨光,做了最早的一班车去钟山,再从钟山坐最早一班车到昭平的大爽,再在大爽路口截了一辆小面的。我才发现面的的厉害,我们6人,外加面的4人,居然塞得满当当的出发了。路上说什么我已模糊印象,只记得最经典的一句话:今天你们真运气,车里做的是黄姚镇的镇长。。。。。那是不可能的。一派柳式搞笑风格,我不忍窃笑,昨晚的劳累一扫而空。

到黄姚已经中午光景了,很遗憾,逃票没有成功。老楼、老牌坊、老祠堂;废弃的土墙、弯曲的小道、磨砺发光的青石砖;这就是黄姚。一座兴盛于明清的小村庄,斑驳的墙影不难看出当年的浮华。我想起一句话,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黄姚也如夕阳一样在慢慢老去,许多房屋已经年久失修,村里除了过客匆匆的旅行团与我们孤单的身影,很难看到年轻人的痕迹。有的只是门前休憩的老妪,青石板上嬉戏的顽童。我很感叹当地人的泰然自若,他们静静的生活在这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我在他们的眼里,也许都只是过眼云烟把。

黄姚已经老了,它留下来的只是那沧桑的房子,为游人如织的社会提供一丝素材。我看到街道的另一边一排排新建的楼屋,当一切美好的物质生活击败这所谓的腐朽,不知道将来的黄姚还能留下什么。我看到许多废弃的房屋,若干年后也如这旁边的一缕断墙,留下来的也成为历史。当灵魂离开躯体,它将如何依附;当房屋失去主人,它又将如何承受。世界本没有桃花源,黄姚不过是每个人心中的一份纯洁的期待。当理想背叛现实,不要说现实太无情,只怪理想太美丽。我如何扣动手中的相机,去表达黄姚的前世今生;愿望也许在现实面前本来就脆弱无力的。我默默注视,就把这份美丽长留心间吧。

黄姚有一间泊客驿站,老板是一个深圳人;携妻带子在这方土地开了一间小小的驿站。我想起明朝那些事中对驿站的描述,就好象如今的招待所,给每一个停留在这里的人一份天地。而他的驿站赋予了更进一步的含义:把你的家延续。我喜欢这位腼腆的老板,不单单因为他与我的同龄,还因为他与我有某种思绪的默契。老板写blog,我没有细看;但从驿站的布置,看得出他是一个无比热爱生活的人。他的小女儿2岁了,可爱得让人怜惜。这里没有灯红酒绿,没有彻夜欢歌;有的只是黄姚那种婉约的宁静,淡淡的音乐萦绕方寸之间。我享受这样的生活,享受老板做生意的耿直与腼腆。

晚上9点光景的黄姚如此安静,连流浪的狗狗都乖乖的趴在角落;主大街上的盏盏灯笼清风摆舞,映衬在青石板上透出淡淡的安宁。这里没有阳朔的喧闹,没有丽江的商业,有的只是一种静静的,淡淡的悠然,一个适合发呆的地方。等我回过神来,悄悄的,它已经走了。

Advertisements

磨房 – 情迷四方山

请允许我引用磨房的标题,正是因为这篇召集贴,牢牢锁住了我向往四方山的心;但幸运橄榄枝并没有向我招手,等我回过神来,已经人员爆满。直到有一天,一个叫桃源茶馆的ID掀起了另外一场四方山风暴。我,如愿以偿,吹起号角,准备出发。

四方山在哪里,直到回来到广州的那一刻我也没有搞清楚具体位置。只知道,车走广园,再杀向新欣公路到增城,至于如何拐进去的,我只能说:七拐八拐。但是走过这一次以后,我想如果把我丢在山脚下,我可以很清晰记得上山的小路。

从来没有野外露营,从来没有负重登山;今天算是完全体验。走之前,我一直在死盯着天气预报,寒冷我不怕,但是我怕下雨,担心我那浅薄的帐篷,厌恶那种全身湿漉漉的感觉;其实说到底,我怕感冒。没有经验,不代表没有勇气;既然别人如我一般选择了这样一条路,我想我也会义无反顾的走下去。老天真的很眷恋我,周五风雨大作,冷空气强烈影响南国的天空。但到了周六,一切都变了,晴空万里,除了略微飘来的寒意。

在我到达集合点的时候,我看看表,时间正好离Deadline还有一分钟。虽然没迟到,但是所有人却已早到,所以光荣的财务工作交给我了。唉,真后悔在快餐店多扒了两口米饭,要早到一点就不是我了嘛。从来都没有当过财务,后来才发现自己压根就不是干财务的料。很简单的加减乘除,反倒被我搞得很复杂,还被全车人鄙视得一塌糊涂。以致最后在下车各奔东西的那一刻,我使劲的拍打座位,大声宣称:这辈子、下辈子永远都不要当财务!唉,又笑倒一片,生活其实应该简单一点。

自己都没有想到可以背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上山,60L的包被我塞得满当当。没有办法,勇气比不上经验。对于没有经验的我,恨不得把被子都带上了,只为了不要让自己半夜冻醒。一路负重攀爬,到达营地的时候太阳已经斜掉半个影子。水源就在附近的崖边,打水烧饭,美美的鸡汤,鲜嫩的肉丸,喝上一口老白干,今晚一定睡的很香。

我总是不明白为什么领队在两天的行山中老拿我的帐篷开唰,大声扬言帐篷开的洞可以轻易的钻进老虎。呵呵,老虎就没有,帐篷也没有想象的那么差。酒足饭饱的晚上,伴着周边男女混帐的调侃迷迷糊糊入睡了。不知道为什么,树林出奇的安静,所有的一切活着的生物都在这一刻休养生息。野外露营,泥土地面自然没有床那么舒坦,睡袋也没有被子那么伸缩自如,但是当你拉开帐篷仰望星空,明亮的北斗七星透过树梢投下它华丽的影子,这一刻,我已经觉得很满足了。这个世界不缺少天才,缺少的是发现天才的伯乐;四方山也不缺少美,缺少的是发现美的眼睛。当你的眼里充满美丽,这点苦难在美丽面前又算什么呢?

早上的太阳暖暖的翻进树林,星星点点的落在帐篷身上。我探出头来,长长呼口白气,新的一天开始了。我想我昨天一定很背,因为几次猜拳都输掉了;输掉的结果干什么呢?洗碗~还是在早上口呼白气的空气中洗碗!甚至昨晚在睡袋里,我都梦见自己一个人寒风嗖嗖的去洗碗~凄凉呀。 收拾妥当,整装出发,越过拔云寺,一路前行;在我大口大口喘气在密林深处不知所踪的时候。一片灿烂的阳光迎面扑来,等我晃清眼神,山顶一望无际的开阔尽收眼底。今天的天气非常之好,行走在莫过膝盖的草丛一路向顶峰进发,那种感觉就好象大海中的一叶帆舟,随心所欲,一往无前。从顶峰开始,下山的路就在这漫山的草坡山脊上前行,微风迎面飘来,置身于天地之间,我有一种畅快淋漓的感觉:每一次出行都是收获~

回到家的那一刻,安静的坐下;pp好痛,膝盖好痛,全身都好痛;但是我很开心。我告诉Mouse,她说我很疯狂,又去爬山了。我想,其实我只是喜欢,没有所谓快慢,没有所谓远近,就这样喜欢一个人在路上的感觉。

磨房 – 雾中的古影与梦中的红牛

3月8日,妇女节;好清爽的日子,刚考完试,在磨房上转悠。哪里来的登山节?不管哪里来的,有人放飞机,有人补位;我就是补位的那一个,糊里糊涂参加了一把山野百里。

天气真的很晃晃悠悠,昨晚还是风雨交加,今天早上探出头来,呵呵,雨停了。虽然依然是灰蒙蒙的天,不过我已经无所畏惧了。古人有言: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最近常常有一种恍惚的感觉,在长长的地铁扶梯上,在公共汽车上,在。。。。我木木的没有一丝感觉,可以坐过站,可以走错路;我似乎对一切都麻木了,妖蛇鬼怪,还有什么令我畏惧呢?拍拍PP起床,赶到体育中心小东门,居然来早了。

一切从良口的隐村开始,从吕田的古田村结束。一长串的路标,我一个都没有记住,唯一记住的,就是今天这段美丽田园风光—影古线。在蒙蒙细雨中我们出发了,就如磨房的风格,我们来自五湖四海,彼此不需要太多的牵挂,有的只是共同的兴趣,同在路上彼此有份照应,如此而已,也仅此而已。

一路前行,话语不多;只有呼哧呼哧的走路。今天天气很眷恋我们,有的只是毛毛细雨,也正因为这毛毛细雨,反倒山间雾气蒙蒙,颇有一番烟雨漓江的味道。江就没有了,但一路大大小小的水库与溪流,还有极富色彩的悠悠竹林,很有十面埋伏的味道;一路吱吱呀呀,别有一番风味。

穿过一道桃花林,步入李林深处,有点可惜,桃花已过了时节,李子也开始长出小小的果实。我喜欢这种嵌着各式各样石块的石板路,路两边是绿油油的酸咪咪和不知名的小草与小花,再远一点就是一排排的李子林了。

经过几个签到点,有人告知,走到哪哪就有红牛喝~听之一怔,兴奋有佳,一个人穿过一道山间小路,在漫漫迷雾中跌入一个小村庄,声声吠声飘然而至;呵呵,居然误打误撞走到前面了,也成为了传说中的头驴~~

在我哼哧哼哧跟着几个猛驴走到第三签到点的时候,远远的,终于看到传说中的红牛在不远处向我们招手~可是很郁闷的是,因为我脱离大部队,其实我没想脱离,是他们走迷路了;我手上又没有签到证;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别人大口喝红牛,而我只能干吐舌头,大咽口水。

漫漫等着大部队的半个多小时,实在忍受不了别人在大块朵颐吃鸡翅膀与狂喝红牛;而我只能闷闷的啃压缩饼干。吐血之后,继续一个人的旅程。后面的这段旅程,我已经黔驴技穷了,对于自然的美丽,我实在没有什么言语再去修饰。想起桃花源记,这一刻,我的心是美丽的,被周围的美丽所包围,被弥漫雾气所陶醉。

到终点了,没有红牛的终点,也没有彩旗飘飘。拧拧汗湿的衣襟,抖抖尘土,玩够了就回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