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过委内瑞拉的日子–Randy 你好

10月25日

还记得上次那个很sunny的小伙子吗,他叫randy,今天我们又在一起合作。中午的休息的时候我发现他也酷爱电影;关于美国大片这东东在这里也是大受欢迎的。泰坦尼克拉、指环王拉、superman拉,娓娓道来。并且他是一个虔诚的电影院fans,我没有好意思告诉他很多电影我看盗版。没有关系啦,其实这里的电影票价和国内差不多,算下来30多RMB,如果有机会的话,找他周末一块去看一场电影。同时这里的电影院每个星期也是有半价日的,同时还有woman’s day;国内说拯救电影票房开半价日之先河原来在国外早有先见;至少在委内瑞拉,百八十年就有了。中午他开车带我去一家中餐馆吃饭,看他略微偏胖的身体就知道是一个懒虫;果其不然,这个家伙极其厌恶运动,与我正好相反,其实觉得自己喜欢运动有点目的性。自己身体一直都不太好,俗称水豆腐,如果不多多运动一下,增强一些抵抗力,估计真的是风吹就倒了。不说运动了,沿途经过一些很有趣的建筑,他热情的给我介绍,极富地主之仪。
一段不远的距离开了十几分钟,堵车嘛、单行线嘛;反正就开了好久。后来才知道这里的汽车没有报废的概念,管你从那里弄来的,能开随便你开,汽车也不用缴税,国内一大堆乱七八糟的养路费在这里不知道是啥东东。弄得我告诉他,买车每年要上tax的时候;我俩居然异口同声shit,然后他还是大赞,不管治安怎样,还是这里好呀。
本来不想吃吃中国菜,我想怎么着也得入乡随俗把,找这个randy带我去吃饭,谁知道还是吃中餐,这个家伙很喜欢中式快餐,餐馆居然还N多人排队,全是本地人,看到我一个黑头发黑眼睛,他们反倒觉得奇怪了。我原来以为这里的中餐不怎么地道;因为需要适合当地人的口味,但是味道确实不错,只是饭有点咸(他们不提供白米饭,非要给你炒饭),但比宾馆附近那家好吃多了,当然价格也好看多了。餐馆看到我是中国人,特别是难得看到一个中国帅哥,给我加了好多菜;哈哈,吃的撑得不行了,吃完回头看人家,原来她对谁都一样多,好像比我还多点,sigh,欺骗我感情。
和Randy聊天,他问我兄弟姐妹,问我有没有父亲;我突然明白过来,在宾馆附近那家中餐馆与老板娘聊天的时候,老板娘说这里的很多孩子不知道父亲是谁。于是我问他,这里的女孩子都不结婚吗?她告诉我,这里的女孩子也是拜金的,喜欢玩;玩呀玩,玩到不年轻了,她觉得该结婚了,她就结婚了。整个拉美都这样,年轻人都爱玩,男人都比较自私,不结婚,即使有了孩子也分手;女人有了孩子也不用太担心,因为自然还有下一个男朋友会照顾她。我故意对他坏笑了一下,他涨红了脸向我摆手,他不喜欢这样,他有父亲,一个很好的family,所以到现在他都没有女朋友。^_^,好像说得他很老的样子,不过今年才21岁。
Advertisements

飘过委内瑞拉的日子 — 1kg的饼干

10月24日

真的如老板娘所言,星期天整个大街上空荡荡的啥都没有,商店不是关门就琵琶半遮面,零零星星几个人,平时满大街叫卖的商贩与人流穿梭不息热闹非凡的市场这个时候都跑到那里去了。整个城市像睡觉一样的安静。这就是委内瑞拉人的处世哲学,钱永远是赚不完的,给自己放一天假快乐一点有啥不好的。苦就苦在我们这些异地分子了,又没有地方可以去,只好安静的呆在宾馆里面;安静得仿佛消失掉了。人在这个时候的新陈代谢仿佛都停止了,一整天只啃掉了2个面包。结果就是,星期一早上饿得两眼青光,走路飘飘;吃东西的时候仿佛和狼似的生吞活剥,不放过一丝残渣~ 星期一早上的心情就和从监狱解放出来了一样,阳光都要灿烂一点了。
这个星期一星期二我都在忙碌中度过,期间被一个问题困扰好久,就是如今开中餐馆与干IT,谁最赚钱;后来怎么算都是开中餐馆赚钱,sigh,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咋都往开中餐馆方面想呢?所以说人要是物质食粮没有满足,那会有心思想着精神食粮呀。唉,那个马斯诺真是厉害,把我现在心里看的是一清二楚,厉害厉害,哎,啥时开中餐馆呢~~~
晚上回宾馆的路上,我和W君一块走。这个城市都没有什么路灯,晚上7点光景的时候大街上的商店基本都上关门了,人也稀稀落落,汽车倒是晃晃悠悠;堵车嘛,这里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这个时候也就刚过黄金时间而已。说起这个堵车,原因一大把,比如:道路比较狭窄破旧,虽然设置了一堆的单行道,但这里的道路和水乡一样到处都是,每一个街区都很小,并且没有什么主干道的概念,走几步就到了一个路口,想不堵车都难呀;再比如:汽车激增,国家好像对汽车没啥限制,啥车都能上街跑,高级点奔驰,差一点美国那种六七十年代的破车,还有我们国产的QQ都能见到;再再比如:汽油价格便宜得一塌糊涂,加满一车油只要大概5000Bs,折合人民币也就15块钱,这里买一瓶1L的矿泉水都要2000Bs,所以经常看到那些特耗油的车在街上跑,突突突冒着浓烟。
说远了,我和W君没有车呀,脚还行把;看着天色尚早(其实已经黑了),离宾馆也挺近(其实要经过好几个街区)就走回去吧。我和他都背着笔记本,还带着一个数码相机;我一路上都在意想着:这个时候突然开来一辆突突冒着黑烟的那种特破烂的汽车把我俩截住,带到一个鸟不拉shit的地方,抢个一干二净;然后人家还挺有良心,给我们剩下做公车的钱,谁知道我俩都不会讲西班牙语,坐公车到了另外一个鸟不拉shit的地方,万般无奈之下,只好学人做乞丐,乞丐不用讲西班牙语不是;伸出手学着洗脚城里面那句湖南话:你就打发点吧~~
想得正high的时候,被W君硄当打回现实;到了一家士多店,看到有饼干卖,饼干款式看到不少,但是不知道怎么说呀。管它呢,连手带脚齐上阵,叽哩呱啦表达一番,人家商店mm估计看我长得帅(有关系吗),心领神会;拿出纸袋给我们一样装点,最后一称,shit,有1KG。又不知道怎么说不要那么多,W君是哑巴吃黄连只好咽了,估计他要吃死了,不过反正他现在吃不下中餐馆的炒饭了,先让他吃个半死再说把。后来一路上他老骂我卑鄙无耻,因为在买饼干的时候我只知道点头~~这是后话了,哈哈,笑得不行了。

飘过委内瑞拉的日子 — 不用改时间了

10月22日

今天是周末,因为正好12个小时的时差,我连电脑改时区的动作都免了,把下午5点当作早上5点好了,只是日记里显示的日期上要快上半拍。不要紧了,早上一直睡到中午12点,伸伸懒腰,摸着咕噜咕噜的肚子到外边找东西吃。街上的集市依然热闹非凡,不过我没有什么兴趣,日常用品,衣服鞋帽看起来都很大众的那种,但是价格却不那么大众。据说由于委内瑞拉的外汇管制,导致物品物价被莫无虚有的抬高了,唉,经济学原理实在太复杂,总之凡事都得量钱包而行就是了。
这里买东西一般都不讲价,我操着刚学会几个数字的西班牙语去问一件T-shirt多少钱,那位大哥叽哩呱啦说了一堆,我硬是没听出一个数字来;但我还是不甘心,试探的说了一个数字以表示价钱;他又叽哩呱啦吐出一堆话来,晕啊~~我还是不懂;sigh,摆摆手只好退隐山林;心里默念着,等老子回去再修炼几把,我们再来过过招,哼哼。不过有些地方明码标价,还是小有收获的,哈哈。
好容易找到一家中餐馆,聊天的时候老板娘告诉我;这里星期天大部分人都放假休息;除非到了12月,因为12月在这里就和我们过年前差不多,很是热闹。听她说着我倒犯愁了,明天不就是星期天?到时候要到那里找吃的啊?